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34章 演练军阵
    下午的修炼的时间,反正是用来扯闲篇了。

    一个下午的闲扯结束之后,任侠已经对他这一什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三位伍长之中,一人出自外黄豪右,还有一人出自里中富户,也是魏国低阶军官之中最为常见的出身。倒是最后一人,有些不一样,本身是魏国贫民,自幼丧父丧母,因此加入辅军谋求生路,后来一点点爬到了今日的位置,他也是三人之中,年级最大的。

    “等再过些年,我就打算退伍了,在家乡制版一些田产,抱孙子。”提及过往的时候,他流露出了很深的疲倦,没有他的经历,很难体会到他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多少的辛酸。

    “不打算再看一看俏姑娘?”一旁的另一位伍长,开口调笑了一句,“别等我吗去看你的时候,炕上爬着一个几岁的小儿子。”

    “那可说不定。别看乃公我年纪大了,比你们几个小伙子可强多了。”那出身不好的伍长名为张玉军,名字也是他加入魏国军队之后,请一位军官给他起的。

    不然,寻常的贫者,哪来的名字?不过都是阿猫阿狗的这样叫着罢了。

    “你个老东西,去女闾试试?”那伍长笑骂一声,挑衅地看了一眼张玉军。

    “不去。”这老头一下就蔫了,别看他吹的厉害,实际上啊,他每一次耕种,都得瘦个三圈,好几天没精打采的。

    就这样闲扯,说一些荤段子,很快就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任侠的肚子发出了强烈的提醒。

    “嗯,饿了。”任侠摸着肚子,笑了一声,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那就吃饭。”三名伍长簇拥着任侠,往军营食堂而去。

    不得不说,在吃食这方面,他们还真没有撒谎,当真是美味又管饱。

    虽然做的不是很精细,菜和肉块切的大小不一。但是精细菜有精细菜的好吃,大锅菜有大锅菜的好吃,正是各有胜场。

    吃过饭,大家也就没有再闲聊,该熟悉的都已经熟悉过了,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吧。反倒是修行,是个水滴石穿的事情,都一天天地去磨。

    张玉军虽然嘴上说着,过几年就要退伍了,身上有一股暮气。但是心里却憋着一股劲呢,想要突破到丹元境界,也捞个十夫长当当。

    一夜无话,各自修行、睡觉。第二天一早,任侠便被号声喊醒,洗漱之后,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军阵演练。

    寻常时候,都是以伍为单位进行军阵演练,每隔三天以什为单位,进行军阵演练,每隔十天,以百人为单位,进行军阵演练,每月还要进行一次,整体的军阵演练。

    今日,本应是十五人演练武卒军阵,不过因为任侠初来乍到,不懂军阵的缘故,他们这一什的武卒军阵演练,被推迟了一日。

    “见过屯长大人。”教授任侠军阵演练的是军中屯长,手下管着五名百夫长,修为修为也是到了种道境界。

    “这是我魏国的军阵图,你自己先参详半日。”屯长也并没有因为任侠的名气,就对他有什么特殊对待之处,只是将阵图扔给了他,口中说道:“有什么不懂得地方,问我。下午你们什,不休息,演练军阵。”

    “诺。”任侠接过阵图,大致扫过一眼,记住之后又将阵图还了回去。

    这样的军阵阵图,其实算不得难。毕竟士卒都是低阶练气士,若是太过复杂的话,他们也搞不明白。若是种道境界的练气士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将魏国的军阵阵图推演出来。

    只是,推演出来阵图是一回事,想得到阵图的精髓,那就难了。

    像武卒军阵图,就是只有到了武卒司马这一级别,才可以得到一份不一样的阵图,上面记录着武卒军阵的精髓,司马也可以此使得武卒军阵图发生一次质变。

    再往上,到了将军的级别,又可以得到一份新的阵图,可以在司马的基础上,使得武卒军阵再发生一次质变。

    而这种质变之法,才是一国军阵不能泄露的部分。

    半日的时间,任侠一直在心中尝试推演军阵,每当遇到晦涩难懂之处,便会起身去询问屯长,而后继续推演。

    “若是没有看懂的话,中午就别吃饭了,继续参悟。”屯长瞥了一眼任侠,淡然开口说道:“我陪着你,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问。”

    “多谢大人。”任侠连忙诚谢,心中暗道:“倒是个面冷心善的人。”

    这武卒军阵,虽说不难,但好歹也是十五人军阵,又岂会过于简单?不过任侠好歹是在屯长的帮助下,大致摸清楚了,剩下的就要等到实际操作的时候,去慢慢熟练了。

    “武卒军阵,起。”屯长又将任侠赶去吃饭,等到半个时辰之后,才寻了一个阴凉处,检验任侠。

    只见士卒各自环绕在伍长的身边,全力催动体内灵气,以某种特殊的韵律行走于经脉之间,脚下也是踩着一种特殊的步伐,缓缓向前。

    但是相对而言,因为踩着同一种步子前进的缘故,他们五人之间,却是保持着相对的静止。

    而任侠也是在他们走出一步之后,鼓动全身灵气,与伍长之间的韵律搭上,脚下踩着的步子却和他们有所不同,要比他们的步子更加复杂一些。

    “彭。”因为还不是很熟练的缘故,任侠竟然两脚纠缠,将自己绊倒了。

    “再来。”屯长面色不变,对于新手来说,不过是常事罢了。

    “诺。”众人齐声应诺,再次开始演练。

    这次任侠倒是坚持的久了些,只是很快再次被自己绊倒,上演了一场平地摔。

    “继续。”

    渐渐的,随着熟练度的提升,任侠的身体渐渐适应了这种步子,从一步摔倒,到五步摔到,再到十来步才摔到,进步卓越。

    “很好,进入下一阶段。”屯长脸上也流露出些许的赞赏之色。

    不过这只是第一阶段的演练而已,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现在他们只是在韵律和步伐上达成了一致,军阵的加持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

    “吭。”任侠闷吭一声,鼻子中流淌出两条蜿蜒的小蛇。

    任侠的肉身毕竟还是弱了一些,当接收到武卒军阵的加持之时,肉身不堪重负,因此受伤。

    不过,屯长并没有下令停止,他们便还要继续演练,不得停止。

    任侠走出几步之后,心中也是略微诧异,这武卒军阵竟然还有强化肉身的作用。如此一来的话,他就可以更快突破到丹元境界了。

    “好了,今日到此为止。”下午吃饭的时间,屯长仍旧没有下令停止,直到月亮爬上天空的时候,他才让众人回去休息。

    任侠听到解散之言,心神一松,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后面,虽然因为熟练的缘故,对肉身的伤害不是那么大了,但是积少成多之下,任侠的伤势也颇重,需要好好调养。

    “为何我们是十六人演练,我记得武卒不是十五人吗?”任侠犹自记得,自己再荒原上与武卒大战之时,他们都是十五人一队。

    “十夫长有所不知。”最后还是豪右出身的那位伍长给任侠解释道:“虽然我们演练的也叫武卒军阵,但实际上与武卒演练的军阵并不相同,只是因为都是武子所创造的阵法,因此才叫做武卒军阵。”

    “多谢。”任侠拱手称谢。

    他与这位伍长,算是奸夫**一拍即合了。

    任侠想要改善一下与外黄县豪右的关系,而这位伍长家中,虽然顶着一个豪右的名号,但是在黄氏的侵蚀之下,算不得强大,也需要引入外援。

    正是因为这种利益诉求,任侠与这位伍长的关系迅速升温,至少表面上两人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样子。

    因为屯长提前叮嘱过的缘故,任侠他们赶到食堂的时候,还有饭可吃。

    不然,军中虽然管饱,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饭的。

    “十夫长,貌似没有什么胃口啊。”草草刨了两口饭食入肚,任侠便先回营帐了。伤势虽然不是特别重,但是却疼的难受,任侠要赶回去上药。

    到了第二日的演练,任侠的熟练度便上升了许多,行进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虽然比起其他什来说,比乌龟快不了多少。

    结束了这一日的演练之后,任侠便有了两天的假期,可以自行修炼。而伍长等人,还要继续演练五人军阵。

    毕竟,五人军阵对肉身的压迫小了许多。

    若是战时,军方会提供丹药,以供士卒调养身体,以确保随时可以投入战斗。但是现在只是寻常操练而已,魏国即便是天下第一大国,富庶无比,也舍不得这么干。

    军中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枯燥,尤其是对于任侠这样的新兵蛋子,不是在演练军阵,就是在调养身体,实在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

    至于女闾,任侠很少会去。但不是他洁身自好,实在是他不喜欢那种上一个留下的热乎感。即便偶尔去了,也只是喊个人,听他吹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