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8章 荒原比斗
    出狱之后的任侠,并不打算在黄杨府城停留,推辞掉诸多轻侠的宴请,欠身行礼道:“任侠是陈耳门客,非但没有替家主分忧,反而多次给家主添乱。如今出狱,顾不得其他,唯有回外黄向家主告罪。”

    “侠盗也不必过于自责,陈大侠并未怪罪你。”府城中轻侠多半都来相送,又以路途遥远,任侠需要花销为由,各自赠送钱财,或是数百,或是数千。

    “我家家主胡建感念侠盗之豪情,特命老仆前来赠钱一万,良驹一匹,法宝一件。”不过,送行之人中,也唯有胡建的家老算是个人物了。

    “任侠万万不敢受如此大礼。”任侠百般推辞,最后只说收下钱财与马匹,但是对于法宝却是万万不敢受。

    “我家家主说了,侠盗在筑基境界时,难觅敌手。到了丹元境界多半也是如此,需得配上一件上好的法宝,请侠盗不要推辞了。”胡建家老四下一看,嘴唇紊动,将声音以灵气包裹,传入任侠的耳中,“若是侠盗当真觉得过意不去,日后可在司寇府帮我家主人美言几句。”

    任侠哭笑不得,原以为这胡建是冲着自己来的,搞了半天是冲着司寇府官吏去的啊。

    不过自己与司寇府官吏相善的事情,算是隐秘了,除却官府的几位主官之外,并无他人知晓。

    这胡建的情报,倒是精准。

    旁人都只当魏侯是为了消除民怨才下旨释放任侠的,唯有胡建知晓其中缘由,今日特地让家老赶来交好。

    “这,实不相瞒。晚辈与那位大人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任侠也不知道该如何言语了,只能邀请家老到一旁,低声说道。

    “无妨,我家主人爱落闲子,一切收成看天意就是。”家老又是笑着拒绝了任侠的推辞,任侠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收下这件法宝。心中惦念着,日后要将这份恩情还回去。

    “侠盗,慢走。”与众人辞别,任侠正要翻身上马,好歹等到了人言稀少之处,再抗马狂奔。

    却见城东方有一人踏空而来,身穿武卒铠甲,身披五彩流云裳,一众轻侠见到他,纷纷弯腰下拜,口称‘将军。’

    “免礼。”来人正是武卒驻黄扬州的最高军官—黄杨将军。

    “见过将军。”任侠连忙行礼。

    “嗯,我来看看能把我军中军粮司马吃哭的大肚皮,是什么样的人物。”黄杨将军仔细省事一番任侠,调侃之后,吐出两个字,“太瘦。”

    任侠讪笑一声,讷讷不敢语,心想这位总不至于是来收饭钱的吧。

    “上次,你将我武卒之中筑基练气士悉数打翻,我可没少因此被人嘲笑。”黄杨将军自嘲一笑,却是吓得所有人齐齐一颤。

    若是黄杨将军对任侠动了杀心,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将军恕罪。”任侠跪伏在地上,诚惶诚恐,颤声请罪。

    “你何罪之有?”黄杨将军笑了一声,挥袖间甩出百十名筑基练气士,开口说道:“这些都是我从其他武卒将军那里借来的,是我武卒军中最为强大的筑基练气士,若你能胜过他们,称一声筑基无敌,倒也不为过。”

    任侠默默从地上爬起来,你不杀我,早说啊,害得我磕头如捣蒜,丢人丢大发了。

    “你敢应战吗?”黄杨将军似是看穿了任侠的想法,大笑几声。

    “将军这次还管饭吗?”任侠讷讷出声问了一句,引得黄杨将军又是一阵大笑。

    “不管饭。上次让你吃哭了军粮司马,这次我怕你连军粮将军都吃哭了。”黄杨将军又是调侃一声,惹来一声不满的怒哼声。

    “任侠,从府城到外黄县,你若是能从他们的追杀之中活下来,本将军赠你肉千斤,酒千斤,法宝一件。”未曾现身的军粮将军说完之后,便有一股狂风吹过,将任侠与百十名武卒练气士都卷走了。

    “你啊你,小气。”黄杨将军笑骂了一声,又转头看向前来送行的轻侠,柔声说道:“诸位放宽心,武卒并无杀心。”

    轻侠敢对州牧言辞不敬,但是对于黄杨将军却不会如此。

    即便是他们这些不安定因素,心中也清楚,他们能在府城的街头上横行霸道,出了魏国也能仗剑纵横,全是凭借武卒在战场上的战无不胜。

    而被一阵狂风卷走的任侠,这会正骂娘呢,倒不是嫌军粮将军小气,只是还有些赠钱没有装进口袋,就连那匹宝马也未曾带上。

    “事后,自然有人给你送到外黄县。”被一卷地图打在脑袋上的任侠,娘也不骂了,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摊开地图,趴在地上仔细研究呢。

    “三百余里,将近一百人的追杀,有趣啊。”咧嘴一笑,将地图揣入怀中。

    “不就是武卒精锐吗?老子打的就是武卒精锐。”笑容尚未完全绽放开,便凝固住了,原来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多出了十五名武卒练气士。

    “是吗?”武卒练气士幽幽说道,抬手便是武卒神通,合力向任侠打去。

    “比武切磋,点到为止。”任侠喊叫一声,抬手便是蟠龙印,却不与武卒神通正面相撞,而是侧身避过武卒神通的锋芒,斜击在了武卒神通上。

    “煌煌大气,任侠佩服。”吐出一口鲜血,任侠借着反震之力便开始逃窜。

    武卒神通并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地方,拳就是拳,剑就是剑,宛如返璞归真一般,有的只是天下无敌的信念。

    “好侠盗。”武卒练气士对于任侠也是颇为佩服,他们联手之下,打出的武卒神通,比起丹元修士的神通也不遑多让,任侠拼过一记之后,竟然只是口吐鲜血而已,尚有余力。

    “一般一般,也就天下第一。”任侠放肆大笑一声,脚尖踩在风尖上潇洒离去。

    武卒练气士追出几里地之后,面面相觑,武卒大军向来是定准一个目的地,扑杀过去,很少有这种荒野追踪。即便是追杀逃敌,那也是目标众多,不像任侠这般滑不留手。

    “若是有军中斥候在此便好了。”一名武卒练气士恨恨啐骂了一声,军中司职不同,他们是负责临战杀人的,擅长此道的军中斥候并未参与进来。

    “往西十三里。”军粮将军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隐约间似乎还有黄杨将军的调侃声。

    “不曾交手,如何算是分出胜负了?”对于黄杨将军的调侃,军粮将军自有说法。

    “随你吧。”黄杨将军笑了一声,略微侧身,从云端往下望去,只见任侠又一次和武卒的一个十五人小队相遇了。

    “武卒分明有十五人军阵,但是你们的心思为何总是在万人军阵上?”看着下方任侠再一次脱身而去,黄杨将军回头对盘膝坐在云端之上的军粮将军说道:“看,如今弊端显现出来了吧。”

    “战场之上,十五人军阵太过渺小。”军粮将军面不改色,再次将任侠的行踪透漏了出去。

    “屁。分明就是你们蠢笨,不懂微操。”黄杨将军骂了一声,说了一个军粮将军不懂的词语。

    “何为微操?”军粮将军沉吟些许,想遍天下名将,似乎无一人以此出名。

    “就是细微操作,简单来说就是为将者在万人军阵之中,号令一个十五人军阵。”黄杨将军从怀中取出一个酒壶,美美地喝了一口。

    “上将军尚且不会所谓微操,天下谁人会?”军粮将军不以为意,只当是黄杨将军又在疯言疯语了。

    “我会,齐国军师也会。”黄杨将军傲然一笑,相比于老子脑中五千年不知多少代的过往,你们才哪到哪,小嫩葱一颗而已。

    “所谓微操,就是你想要带给武卒的东西吗?”军粮司马沉吟些许,想到齐国那位军师以八千练气士灭一国,似乎暗合黄杨将军的‘微操’之言。

    “不止如此。”黄杨将军笑了一声,不再多说,留下了几分悬念。

    两人再次低头从云端望下,只见任侠和个荒原野兔没什么区别,到处蹿跳,武卒将近百人四处围追堵截,就是抓不住他。

    “哈哈,你可认输了?”黄杨将军大笑一声,运转灵气,催动一门双目神通,顿时将地面上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好印法,当真是好印法。”黄杨将军啧啧称奇,对比过自己的所有神通之后,愧然道:“我的神通之中,应当没有一门能超过任侠的印法。”

    “我也没有。”军粮将军也是自认不如,猜测道:“你说任侠的老师,会是哪一位?”

    “不清楚,天下能人异士海了去了,猜不到。”黄杨将军随口说道:“总不至于,又是鬼谷子的学生吧?”

    随即便讪笑一声,讷讷说道:“我啥都没说,你啥都没记住哦。”

    “没有,没有。”军粮将军苦笑不得,继续低头看向武卒的追杀。

    “他娘的,让那些狗东西再笑话我。他们的士卒更加不行,被任侠耍的团团转啊。”黄杨将军这下是乐开了怀,催动神通,将这一幕幕拓印下来,等着日后酒桌上拿出来。

    “再这样下去,他可就要逃回外黄县了。”随口对军粮将军说了一句,黄杨将军却是陷入了回忆。

    任侠,历史上没有这号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