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7章 任侠出狱
    “相善之人吗?”徐煜沉吟些许,开口说道:“那就多了去,都是些广交好友的轻侠。”

    “这样吗?那想必与几位前辈,也很是熟识了?”司寇署主官笑着问了一句,惹得四人颇为不快。

    “怎么,你觉得我们和楚国勾结了是吗?”那能将道树与自身融合的轻侠瞪眼骂道:“乃公这些人,杀掉的楚国人,比你见过的楚国人都多。”

    “前辈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司寇署主官连忙赔笑一声,虽然最后肯定是要拉他们下水的,但不是现在,“我只是觉得,这些密探的方法不错,广交朋友,消息的来源自然也广。”

    “哼。”壮汉轻侠犹自不满意,怒哼了一声。不过好歹是没有当众发作。

    “州牧大人想一日之后就将城中的密探找出来,只怕有些困难啊。”文人轻侠胡建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说道:“这些楚国密探在府城之中扎根已久,彼此掩护之下,想要找出他们,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急于一时。”这是州牧正好从外面走进来,笑了一声说道:“经过这次大搜查,楚国密探应该很长时间都不敢出来搅局了。”

    “这倒也是。不过州牧大人若是再不释放任侠的话,不用楚国密探搅局,黄杨州都要生变了。”胡建眼神闪烁些许,带着些许威胁的意味,开口说道。

    “只要诸位安分守己,黄扬州便不会生乱。”州牧笑了一声,转头对跟着他而来的狱吏说道:“抓紧腾几间牢房出来,好让几位前辈住进去。”

    “诺。”狱吏也是个妙人,竟然一板一眼地应诺称是。

    “哈哈哈,好。”州牧大笑几声,浑然不顾徐煜等四人眉头紧皱。

    今日的搜捕工作,也不能说是全无进展。沿着上次抓捕楚国密探时发现的线索,州尉亲自带人,抓回来了百十人。

    这百十人自然不会都是密探,能有三四个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有时候,不是密探反而更加好开口一些。

    “放出消息,就说楚国密探营救任侠失败,官府怀疑任侠与楚国密探有所勾结。因此决定三日之后,在城中公开行刑拷打。”将徐煜等四人送走,州牧摸着自己的下巴笑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就说,楚国密探,胆量足够的话,尽管来救人。”

    “诺。”狱吏恭声领命而去。

    本就动荡的府城之中,这则消息又是掀起了一阵好大的风浪。尤其是府城之中的轻侠,纷纷摩拳擦掌,要去请命。

    “请命?无用之举罢了。”徐煜喝了一口热茶,不过也并未出面制止,只要他们这几个老家伙不乱,黄杨州的轻侠就乱不了。

    “父亲,此话何意?之前大家请命的成果还算不错,就连国君都......”徐煜之子讷讷出声询问,他将徐煜的轻侠豪情学了个干净,却也将徐煜的老谋深算丢了个干净。

    “国君怎么了?国君给了黄杨轻侠什么赏赐?还是下令释放任侠了?”徐煜呵斥一声,吓得他儿子连忙躬身。

    “你要记住,魏国礼法悉数出自君侯一人之口,他说吾等行为不合礼法,那就是不合理法。可若是他不说,旁人哪个敢言语?”徐煜又是呵斥一声,让他抬起头来,开口解释道:“现在,你还认为请命有用吗?”

    “孩儿明白了,父亲。”也不知道他是真明白了,还是假明白了,反正面上是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嗯,记得约束好我家门客,不许他们卷入此事之中。”临了,徐煜还是吩咐了一句。

    “诺。”

    再说司寇府官吏,离开黄扬州之后,便日夜兼程,披星戴月般的赶回大梁城。在司寇府报道之后,便进宫见驾去了,片刻未曾歇息。

    “来人,赐座。”魏侯见到他这般风尘仆仆,面上也是露出些许怜惜之色,出言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迟些时日也不打紧。”

    “君上,臣如此匆忙而来,实在是有要是禀报。”司寇府官吏左右一看,只见周围侍女都是些魏侯亲信之人,这才开口说道。

    “哦,何事啊?”魏侯含笑询问,却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双方所处的层次不一样,对于司寇府官吏来说可能是大事,但对于魏侯来说,可能还不及今日要不要吃早饭来的重要。

    “君上,臣在黄杨州与任侠详谈,深觉此人乃是大才,因此敢请君上赦免重用他。”司寇府官吏改跪坐为跪拜,以大礼向魏侯举荐任侠。

    “这任侠有何本事,值得你如此推荐?”魏侯颇为诧异,笑道:“能入你法眼,自然是个人才,你看着安排就是。”

    别看司寇府官吏在任侠面前没个正形,但是他可是司寇府之中的二把手,仅此于那位道花境界的练气士。祖上也是名门望族,本事大着哩。

    “君上,任侠之才,已经不是臣可以用的了。”司寇府官吏任是觉得不够,继续建言道:“此人当入我魏国中枢。”

    “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境界练气士?”魏侯摇头一笑,不过看在司寇府官吏的面子上,还是问道:“他是何人的高徒啊?”

    “看人不是看修为,就是看老师,君上只怕有失偏颇啊。”司寇府官吏的话让魏侯一笑,心中清楚这任侠也并非名师之徒了。

    “我魏国毕竟是个大国,让一个不是既非强者,又非名家之后的轻侠进入中枢,岂不是贻笑大方?”魏侯正欲结束这场谈话,却被司寇府官吏接下来的话语,惹得颇为不快。

    “君上是忘记了鞅吗?”司寇府官吏想起自己的这位旧友,便以他为例来劝谏魏侯,“昔日老公叔向君上举荐鞅之时,君上也是如此借口。现在如何?不过几十年而已,那个金丹境界的弱者,已经成为道树境界的强者了。秦国变法也是如火如荼,声势浩大。”

    “你不说,本侯倒是忘了,明年开春,就该伐秦了。”魏侯笑了一声,压下心中的不快,决定强行结束这场谈话,“这样吧,本侯给你个面子,下令释放任侠,让他继续跟着陈耳做事。日后若是有功绩,本侯一定重用,如何?”

    司寇府官吏也知道魏侯心意已定,再劝谏下去只能适得其反,便低声应诺。

    “哎,这不就好了嘛。”魏侯身体略微后倾,笑了一声,说道:“你刚才黄杨回来,只怕还没有回家,早些回去歇息吧。”

    “多谢君上挂怀。”称谢之后,司寇府官吏便起身告辞了。

    而魏侯也并未失信,当即就写了一封特赦书,让人送往黄杨州。

    “只是这样一来,任侠违法乱国的名声,可是背定了啊。”魏侯收起笔墨,如此特赦,对于任侠可未必是好事。

    “当真和老公叔一个样,举荐不成,便要杀才了。”摇头轻笑一声,魏侯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就如同当年在丞相府,他也未曾将老公叔的话放在心上一样。

    “秦国,毕竟是个弱国。不是多出一个道树练气士,就能挽救回来的。”不过攻秦之事,还是不能放下,这个数代的仇敌,该消失了。

    等到信使赶到黄杨府城的时候,州牧对于任侠的公开刑罚已经结束了,黄杨州正是群情鼎沸的时候。

    “宣君上令,任侠虽有违法乱国之举,但念及黄杨轻侠百姓请命,因此特赦。”随着信使将诏书宣读完,整个府城都陷入了欢呼的海洋之中,仿佛他们打了一个多大的胜仗一样。

    “恭迎侠盗出狱。”经过此事,任侠的名气已经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出狱之时不少府城的轻侠百姓都争相前来迎接。

    “多谢诸位仗义援手。”任侠身上虽是伤痕累累,但却依旧以大礼见众生。

    “这群狗官,竟然将侠盗残害至此。”众人纷纷还礼,又看到任侠满身伤痕,愤怒不已,“侠盗何等大义,我听说楚国密探劫法场之时,侠盗高呼‘愿伏法’,如此深明大义,狗官非但不奖,还要公开羞辱侠盗。”

    “对,侠盗虽然救出了,但是却决不能放过狗官。”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楚叫嚣的是轻侠了,还是州牧安排的人。

    “对,此事必须要有个交代。不然吾等就去大梁鸣冤。”

    信使面色阴沉,魏侯都已经释放了任侠,你们还想如何?让魏侯现在出面,将州牧下狱?简直是不知进退。

    “诸位,还请听我一言。”任侠额头渗出些许冷汗,深知此刻不能让轻侠集团为乱,不然自己迟早还得入狱。

    “任侠本是一介轻侠,违法乱纪。官府要杀我,要施刑于我,都是常事。如今更是幸得君上特赦,任侠心中感激不已。”说到此处,任侠似是动了真感情,掩面低声啜泣,又高声道:“任侠本就劳烦诸位奔走相救,心中感激不已。”

    “若是诸位今日因我再多操劳奔波,任侠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说完,任侠便长拜不起。

    “吾等不去便是了,侠盗快快请起。”今日轻侠之中也没个领头的,多是些底层的小人物来迎任侠出狱,此刻也无人打头,还是等了许久,才有人出声说道。

    “上使,轻侠粗鄙,胡言乱语,还请见谅。”任侠起身之后,又是朝着信使行大礼。

    他心里清楚,今日结果如何,全看信使这张嘴回去后怎么说了。

    “侠盗弯腰而拜,想必腰酸了吧。”信使似笑非笑,环视了一圈轻侠,果然今日有见识,有身份的一个没来。

    毕竟,到了这一步,任侠可有可无罢了。

    “可那也比心酸好。”信使说完之后,含笑看着任侠,等着他的下文。

    “请上使放心,任侠绝不忘恩。”任侠再度躬身而拜,身后的轻侠也是跟着向信使致歉。

    “那就好。”信使笑了一声,再才上前扶起任侠,环顾一圈放声说道:“黄杨轻侠,还是很明事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