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6章 做个交易
    “哦,是什么人?竟然胆大包天,敢劫法场。”司寇府官吏似笑非笑地拍了拍狱吏的肩膀,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还是要好好想一想的,毕竟,都城的贵人,可不是傻子。”

    “确实如此。”狱吏冷汗连连,不过还是强颜欢笑一声。

    “那就好,魏侯钦点我前来省案,任侠的事情,我跟进些许,不算过分吧。”司寇府官吏突然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用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所以,现在带我去案发现场。”

    “诺。”狱吏面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只能讷讷称是。

    “唤醒任侠,带上他一起。”司寇府官吏并未让狱吏将任侠重新押入牢中,而是带着任侠一同前往案发现场。

    被唤醒的任侠,看了一眼司寇府官吏,朝着狱吏的方向努了努嘴,便低头不语了。

    司寇府官吏了然于心,只是魏侯对于魏国的朝堂党争也是厌烦到了极点,因此对于黄杨之事放权极大,有些事即便知道了真相如何,也不会在乎。

    “也就是说,你们是一路尾随在犯人之后,追到此地的?”司寇府官吏大致看过一遍现场,开口问道。

    “正是如此,我手下的都是精炼士卒,对于追踪方面还是颇为擅长的。”狱吏跟在司寇府官吏的身边,回答着他的一些问题。

    “我看不仅追踪能力不错,就连实力都不错。”司寇府官吏大致看过一圈之后,突然笑道。

    “此话何解?”狱吏额头渗出些许冷汗,左右四下一看,布置的现场没有出问题啊。

    “所有的神通的威能,都是全数倾泻在了敌人的身上,没有半点的浪费。若不是实力碾压,如何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司寇府官吏笑着问了一声,拍了拍狱吏的肩膀,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你的专业技能,生疏了啊。”

    “大人教训的是。”狱吏略微退后半步,躬身说道:“下官以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嗯。”司寇府官吏略微点头,算是揭过此事了,“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随便来看看而已。真正判案,还得看你们黄杨官员。”

    狱吏闻言松了一口气,虽说他们背后靠着上将军,但若是司寇府紧咬着不放的话,也会平添许多的麻烦。

    毕竟,司寇府的主官,乃是道花境界的练气士,只是比上将军低了一头而已。

    “好了,将任侠交给我,我带他回去吧。”司寇府官吏面带微笑,这就打算伸手要人了。

    “这,请容下官请示一二?”狱吏迟疑些许,试探着问了一句。

    如果紧紧只是将任侠带回监狱之中,他倒是做得了主。不过看司寇府官吏这架势,可不是单纯将任侠带回监狱这么简单。

    “也罢,司寇府也不好过多干预地方上的事。”司寇府官吏笑了一声,狱吏闻言之后,身子欠的更加低了。

    狱吏心里清楚,司寇府只是不好干预地方的事而已,但并不是不能干预。

    一切都要看州牧怎么抉择了。

    “你是说,他要保任侠?”隔着通讯法器,狱吏都能感觉到州牧的不悦。

    毕竟,小心眼的州牧,原本可是打算将任侠一同处死的。

    “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体上的意思差不多。”狱吏迟疑些许,开口劝说道:“大人,任侠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但若是司寇府在这个关头插手的话,只怕我们也不好应对。”

    “司寇府的人,什么时候和任侠搅和到一起了?”州牧的指尖敲击在桌案上的声音,就宛如敲在了狱吏的心尖上一样,让他浑身一颤。

    “这个,他毕竟是都城的官员,我们也不好过分监视他,因此也不是很清楚。”狱吏心里头早就不断骂娘了,怎么就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一件倒霉差事。

    “算了,给司寇府个面子吧。”州牧的话让狱吏松了一口气,至于最后的场面话,权当没有听到,“下次去都城,倒是要和司寇府的老家伙好好碰上一碰。”

    道树、道花、道果,是修行路上的最后三个境界,每一个境界之间都是天壤之别,说是一重境界一重天也丝毫不为过。

    道树境界的练气士,必须得将道树孕养到千米的高度,才有可能结出道花;而道花生果,虽然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但是一千位道花练气士,能出现一位道果练气士就算不错了。

    而司寇府主官,年岁颇长,道树高一千三百多米,比起州牧足足多出了一千两百米,更是结出十几朵道花,隐约间一只脚已经踩在了道果境界上。

    结束了与州牧的通讯,狱吏将任侠交给司寇府官吏,临行之前,还不忘说了一声,“大人,任侠是要犯,千万不能让他走脱了。”

    “放心,本官比你明白事理。”司寇府官吏眼睛一瞪,押着任侠就离开了。

    “我说你小子,是真的点背。”司寇府官吏在任侠的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骂道:“劫法场这样的事,都让你遇上了。”

    “嘿,这谁让咋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呢。”任侠笑了一声,颇为自得。

    “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筑基修士而已。你也看到了,名望不是万能的,随便一股风浪就能拍死你。”司寇府官吏看到他这副模样,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声。

    “兄长放心,我心里有数。等这次结束之后,我就回外黄,安心给陈耳当个门客。”任侠神情也严肃了起来,这次死里逃生,的确是让他明白了很多道理。

    “这就好。陈耳对你来说,暂时还算个不错的靠山。”司寇府官吏笑了一声,“这样,我回到都城也能放心些。”

    “兄长要回去了吗?”任侠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差不多该回去了,不然小心眼州牧又要多想了。”司寇府官吏笑骂了一声,转头看着街边的酒肆,做了一个饮酒的动作,“来点?”

    “那就来点。”任侠也笑了一声,跟着司寇府官吏一同钻进了酒肆之中。

    “嘿,您看您说的,侠盗来咱家吃喝,咱能要钱吗?”两人肉倒是吃了不少,不过酒却没喝多少。等到结账的时候,司寇府官吏钱都拿出来了,结果酒肆老板却不愿意了,骂骂咧咧的将两人赶了出来。

    “害,你说我以后在黄杨吃饭,是不是就不用掏钱了?”被赶出来的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往牢狱而去,从任侠嘴中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啊你,贪嘴可不是好事。”司寇府官吏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脚感不错,趁着没离开之前,赶紧多踹几脚。

    “嘿,吃是人的本能,哪能不是好事呢?”任侠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打不过你,早就踹你屁股了。

    “行了,你自己进去吧,我要走了。”将任侠送到监狱的门口,司寇府官吏便转身离开了,只是挥了挥手而已。

    再度回到监狱之中,任侠又住回了自己的牢房,也依旧是那几个狱卒看守他。

    “嘿,哥几个眼熟啊。”自讨了个没趣的任侠,躺在床上,嘴里嚼着一根稻草,两条毛腿晃来晃去,优哉游哉。

    而在监狱外面,却已经炸开了锅。

    “封城。”州牧再度展露了道树境界练气士的强大之处,摇身一晃,百米道树出现,树根扎入地下,将地底封了严实。树冠也是不断扩大,将府城的天空也遮盖住了。

    “楚国密探与城中轻侠勾结,妄图劫法场。虽然贼人已经被击毙,但是城中不免还有同伙,因此本官决定封城一日,彻查此案。”州牧及时出现,出言安慰城中慌乱的百姓,又有各处衙役出面,在街巷之间奔走,稳住了局势,并没有出现什么慌乱。

    “贼人的尸体已经运回官府之中,本官希望城中的几位大侠能够前来帮助官府查清楚贼人的身份。”州牧迈步走入高空之中,双眼略微泛光,监察全城,见到没有作奸犯科之人,才继续说道。

    “既然州牧发话了,那我们几人自当遵从。”四位道树境界的大侠,听到州牧之言也是纷纷现身,以气势冲击州牧之后,齐齐迈步走入官府之中。

    “多谢几位。”州牧将涌上喉咙的鲜血强行咽了回去,抱拳称谢。

    “州牧大人客气了。”四位道树境界的大侠轻笑了一声。

    他们方才可不是气势冲击那么简单,其中还暗藏着各自的神通,可是半点没有含糊地打在了州牧的身上。

    不过,这也算是个交换吧。他们四人入了官府衙门,也是要受到制约的,若是州牧此刻突然暴起,和州尉联手,完全可以将他们四人一网打尽。可若是州牧提前受了伤,那就不一样了,他们还有反抗的余地。

    他们此刻还不知道州牧的心思,真当是楚国密探在暗中行事,本着国事大于私仇的态度,才会愿意前来帮助官府。不过让他们将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州牧不会突然翻脸上,他们也不放心。

    “这几人的确是城中轻侠,曾经来拜见过我。”徐煜眼帘低垂,将自己认识的几个轻侠一一甄别了出来。

    “多谢前辈,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城中都与何人相善?”司寇署主官陪同在四人的身边,装作一副认真查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