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5章 劫法场
    “我要死了吗?”牢狱之中,任侠听了司寇府官吏的话,突然就觉得面前的饭菜都不香了。

    “我说呢,今天的饭菜怎么这么丰盛,原来是断头饭啊。”

    司寇府官吏惊讶的发现,面前的这个削瘦少年,竟然瞬间就调整好了心态,开始大吃大喝。

    “你不怕?”司寇府官吏盘膝坐在任侠的对面,心中还是颇为惋惜的。

    “怕啊,谁不怕死?”任侠吞下好大一块肥肉,这会也顾不上讲究了,连筷子都不用了,“但是吧,你说怕也是要死,不怕也是要死。为什么不吃饱了,做个饱死鬼?”

    “我觉得我这辈子这么瘦,就是因为上辈子是饿死鬼的缘故。”任侠大笑几声,自嘲一笑,说道:“所以,这辈子我一定要做个饱死鬼,下辈子做个大胖子。”

    “哈哈,好。好志向。”司寇府官吏心中也是突然生出一股豪迈之情,拿起酒坛就要与任侠共饮。

    “别介,不够吃呢。你看着就行。”任侠一把打掉司寇府官吏抓向肉块的手,斜眼看着他,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你喝酒也就罢了,怎么还想吃肉啊。

    “小气,这酒肉还是我拿来的呢。”司寇府官吏将抓起酒坛就往任侠扔去,笑骂一声,“我让人再去买些来,中不中。”

    “中,中。”任侠连忙张口,差点没将舌头和肉块一起咬碎。

    十天的时间,司寇府官吏每日都会带着酒肉来看任侠,任侠也是厚脸皮,仗着自己是个将死之人,每次都是来者不拒。

    “你知道秦国吗?”司寇府官吏双眼迷离,与任侠双双箕坐。

    “听说过,天下七大诸侯之一嘛。”任侠只顾吃喝,全然没有注意到司寇府官吏此刻的神情,“不过,这秦国也是混的够惨。”

    “天下处于灭国边缘的万乘之国,也就秦国一家了吧。”任侠摇头一笑,“就连胡国这种几千乘的小国,境遇都比秦国要好一些。”

    “四代乱政,秦国不灭都已经是得天之幸了。”司寇府官吏也是笑了一声,对任侠说道:“不过你信不信,最多两百年,秦国一定能恢复穆公霸业。”

    “两百年?反正我是看不到喽。”任侠吐出骨头,突然发现司寇府官吏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便起身走上前去,蹲在他面前,偏着脑袋问道:“你不会是秦国人吧?”

    “不对啊,秦国和魏国是死敌,魏侯应当不至于启用秦国人吧?”任侠的油爪子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眼中满是求知的欲望。

    “我不是,但是我有个好友入秦了。”司寇府官吏满头黑线,推开任侠,“他和你一样,都有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哈哈,那我想他一定是个和我一样了不起的人吧。”任侠被推了个屁蹲,却也丝毫不恼,反而大笑起来。

    “你是想夸自己吧。”司寇府官吏这些时日和任侠相处下来,也算了解他了,眼珠子一眼,开口说道:“他可比你强多了,至少没有三天两头的就入狱。”

    任侠的脸一下就黑了,骂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江湖规矩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司寇府官吏两手一摊,贱笑一声。

    “一点都不像是司寇府的人。”任侠想了想,自己貌似打不过这个家伙,只能讪讪嘟囔了一句。

    “那司寇府官吏应当是怎么个样子?”看着任侠这副委屈的小模样,他忽然来了兴致,将任侠好一顿揉搓。

    “问案成癖,惜字如金。”任侠满头黑线,只是不论他的脑袋怎么躲,都逃不过司寇府官吏的手掌,“反正是绝对不会整日闲着没事干,来牢中欺负我。”

    “哈哈哈。”

    “大人,时辰到了,我们该带任侠走了。”狱卒走到司寇府官吏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不等司寇府官吏做出反应,任侠就一个虎步扑到狱卒身边,大声说道:“走,快走。不能再让这个家伙欺负我了。”

    “你年长于我,我便称你一声兄长吧。”走到牢房门口的时候,任侠突然停下脚步,回身拜道:“兄长,我先走了。”

    “嗯,去吧。”司寇府官吏并未回身,背在身后的两只手略微有些颤抖。

    从牢中出来,坐上囚车,任侠在士卒的押送之下缓缓朝城外的法场而去。

    “生不能鼎食,死当鼎烹。”任侠看着街边的百姓,突然心生感慨,大吼一声,“我任侠虽然不能鼎烹,但是能有这么多人来送我,也算不枉此生了。”

    “等一下。”从道路两侧突然冲出来一个老者,不顾士卒的殴打,跪倒在地,死死护住手中的面碗,呼喊道:“还请侠盗吃了这碗百家面吧。”

    “准。”也不知道是哪一署主官在暗中,反正声音是稳稳落入了士卒的耳中。

    “老丈,多谢了,面很好吃。”任侠的镣铐并未打开,因此他只能在老者的喂食之下,将这一碗面吃完。

    “侠盗...”老者侧开头,不忍心看此刻的任侠。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任侠,但是早在此之前,任侠的诨号他就听了无数次了。对于这个为贫者张目的大侠,老者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老丈,回去吧。若是有来生,任侠还是侠盗。”任侠笑了一声,对周围的士卒呵斥道:“对老人家好些,不然小心乃公晚上敲你的门。”

    “哈哈。”任侠犹自记得,自己上一次这般痛快,还是在投入陈耳门下之前的事情了吧。

    “哟,斩我还用上法宝了啊,这多不好。”即便是已经被绑在了柱子上,刽子手已经磨刀霍霍了,任侠轻浮嘴贱的性子还是改不了。

    “那你是丹元境界的强者吗?”任侠眼睛努力往右看,似乎是想要看看这个即将剁掉自己脑袋的家伙,长什么样子。

    “不是。”刽子手淡漠地回答了一句,便要行刑了。

    “那你是如何催动法宝的?”任侠宛如个好奇宝宝一样,絮絮叨叨问个不停。

    不过他两鬓渗出的汗水,和发抖的双腿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不是不怕死,只是要装出个不怕死的样子而已。

    “嗖。”很可惜,任侠应该是没有机会知道为何刽子手不是丹元境界,还可以催动法宝了。

    因为一柄飞刀已经插入了刽子手的咽喉之中,鲜血滴落在地面,好一副血滴图。

    “救侠盗。”不等任侠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往自己而来。

    “走。”前来救人的轻侠和士卒厮杀在一起,刀剑舞的呼呼作响,喊杀声也是震天响,可惜没死几个人。

    州牧终究还是错付了,轻侠没有他想的那么蠢,鼓舞了半天,只有三两个蠢笨的小卒子愿意劫法场派不上用场。

    因此他只能将自己蓄养的一些死士派了出来,假扮轻侠救人。

    “侠盗,快走。”终于有几个死士摆脱了士卒的纠缠,一刀砍断了绑缚着任侠的绳子。

    “我不能走。国家判我有罪,我伏法便是。”谁料任侠却是大喊一声,趁着死士愣神的功夫,一头撞在法场的柱子上,昏了过去。

    死士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要营救的对象是这么个玩意,呆愣住了。

    啪的一声,很快啊,死士扛起任侠就往外跑。任务只是说带着任侠离开法场,有没有说任侠不能昏迷,先离开此地再说。

    “怎么还在追?”在其他死士的掩护之下,扛着任侠的死士终于逃离法场。只是士卒也是紧追不舍,一路尾随在他身后。

    “是不是和你们商量好的不一样?”任侠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恶狠狠地说道:“演技也太烂了吧。”

    “安静点。”死士眉头一皱,这会可不能让任侠出来搅局了,直接抬手在任侠的脖子上一捏,任侠直截了当地昏了过去。

    这次是真昏,不是假昏。死士已经凝聚出了元丹,想要弄昏任侠这么一个被封印了修为的筑基练气士,再简单不过了。

    “这边。”好不容易到达约好的地点,被接引着逃出生天。他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同伴了,只能跟着接引的人一同离开。

    “唰。”未等他将任侠放在地上,便有一道剑光划过了他的咽喉,鲜血四射飞溅。

    “处理现场,将任侠带回牢狱。”摘下面具,这前来接引之人,竟然是黄杨州府城狱吏主官。

    “诺。”将之前抓捕到的楚国密探押上来,伪造成厮杀搏斗的样子,将他们处死。

    “狱吏,为何又将任侠押了回来?”狱吏带着任侠回到监狱,却见司寇府主官尚未离去,还逗留在监牢之中。

    “大人,有人劫法场,我们奉命夺回任侠之后,将他重新关押。”狱吏略微欠身,他和司寇府大体上处于同一个机构,一个负责破案抓人,一个负责关人看押。

    而司寇府官吏又是来自国都,见到地方上的官员,先天大三级,容不得狱吏不小心对待。

    “哦,是吗?劫人的贼子抓到了吗?”司寇府主官上前查看过后,松了一口气,任侠只是被打晕了而已,并无大碍。

    “对方反抗激烈,我们未能活捉。”狱吏低着头,面上浮现出些许的愧然之色,随即展颜说道:“不过,我们已经确认了他们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