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4章 风浪再起
    谁也没有想到,轻侠与官府之间各退一步,便是一年再没有动静。

    “攻韩大军回来了,大胜。”州牧先是将这条好消息传播给国人,随即又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

    这一年来,若不是因为魏韩之战,上将军不在魏国,老丞相也忙着后勤保障,又岂会这般的风平浪静。

    “积压了一年多,黄扬州的风暴,又该被掀起来了。”州牧叹息一声,着令让官府各署人员都要加强戒备,免得出现意外。

    而州牧的预料果然不错,就在当晚,便有十六名衙役被人打昏,剥去了衣物之后,扔在了官府门前。

    “混蛋。”衙役头子骂了一声,看了一眼州牧之后,才转身前去处置后续影响。

    州牧面色不变,继续端坐高台之上。只是腰间的官印闪烁些许,便没了动静。

    “害,你说这叫什么事啊,我大魏国的官员,走在大魏国的土地上,还不能穿官服了。”啐骂了一声,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在衙门里将官服换车了常服,才往家中走去。

    “没办法,城中轻侠浮躁的很,这几日不少同僚都遭了毒手。”与他一道的男子摇头笑骂了一声。

    “要我说,州牧大人就是太仁慈了。要是换成我,就直接带着兵,将城里的轻侠全都抓起来。”哼了一声,颇有种‘肉食者鄙’的感觉。

    “然后你就会被轻侠联起手打死。”男子笑骂了一声,对于好友不过脑子的言论也算是习以为常了。

    “我说,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男子突然停下脚步,说了一个数字,“一千一百步了。”

    “什么?”身边同伴疑惑地看着他,出声问道:“什么一千一百步步了?”

    “这条街,以往我们八百步就能走完,但是今天走一千一百步了,还远远没到街口。”男子猛地一把拉住好友,快步就往街口跑去。

    “果然,我们也被人盯上了啊。”又是跑出八百步,男子看着依旧那般遥远的街口,苦笑一声。

    “哪位大侠在和我们两个开玩笑,还请现身吧。”松开好友,男子弯腰一拜。

    “额,其实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怎料身边的好友,竟然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根棍子来,反手敲在了他的脑袋上。

    “哎,身上也没点啥值钱的玩意。”敲晕男子之后,‘好友’在自己的脸上一搓,竟然改变了面容,在男子身上摸索了好一阵之后,才骂了一声,“穷鬼。”

    将男子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催动法宝,使得外人看起来自己是在搀扶着酒醉的朋友,便往一处房屋而去。

    “哈哈,谁让你选他的。”一起作案的同伙,听了他的抱怨,笑了一声,拿着一吊子钱币在‘好友’面前一晃悠,笑道:“不过我倒是搞到了几吊子钱,够我们哥俩喝碗凉茶了。”

    “还是算了吧,等到晚上把这两个扒干净了,扔到府衙门口,回去大侠还有赏赐呢。”将两名衙役绑在一起,随即‘好友’便和同伙一起等天黑。

    “话说,是无事可做的原因吗?我怎么感觉,今天时间过得格外的慢。”感觉都已经过了十来个时辰了,竟然还等不到天黑。

    “太阳公公,您不累吗,要不咋们打个商量,您早点下班回去休息吧。”男子将脑袋伸出窗外,对着天空的太阳嘀咕了一声。

    “好啊,不过你们得把人还我。”谁料,这句嘀咕竟然真的得到了回应。

    把两人七魄都吓跑了五魄。

    “州、州牧大人,您老人家怎么在这?”再抬头一看,原来是黄杨州牧盘膝坐在房顶上,刚才的声音也是他发出的。

    被吓走的五魄可没有因此而回来,反而连三魂都想离家出走了,这还不如是太阳显灵说话了呢。

    “哦,你们两个抓走了我家的小子,我来看看。”州牧放下酒壶,仔细端详着两人的面庞,笑骂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老鳏夫家的门客吗?”

    “大人,你和家主是老熟人了,您看......”同伙讪笑着一搓手,一缕毒烟从他的掌心生起,“嘿嘿,能不能劳烦您安排人给我两埋了。”

    “倒是忠心之人,只是可惜了。”州牧摇头叹息一声,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两人中毒而亡,连面庞都被毒烟腐蚀了。

    “近来府城之中有人袭击官吏,本座已经查明,乃是南方楚国密探所为。”一道道身形从黄杨府城各处的屋舍之中走出,定睛一看竟然全是州牧的面孔,肩上还扛着一两人。

    “本座以州牧之名在此悬赏,能提供楚国密探线索者,官府赏千金;能斩杀楚国密探者,官府赏同境界法宝一件;能活捉楚国密探者,官府赏法宝,赐爵。”身影齐齐入了府衙之中后,州牧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府城,将屎盆子扣在了楚国的头上。

    黄杨府城之中有楚国密探吗?自然是有的,毕竟黄扬州与楚国就隔着一座不算高的小山,不派点密探过来,楚王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娘希匹。”不管楚国密探心里如何骂骂咧咧的,这会面上都得装出义愤填膺的模样,免得被人看出什么来。

    “大人。”府衙之中,各署主官已经集结完毕,将各署的官员领了回去。

    “嗯,今夜之事,不要声张。”州牧摩挲着腰间暗淡了许多的官印,沉声说道:“官府这几日也要配合着做出一些动静来,将目前我们已经掌握的楚国密探,悉数铲除。”

    “诺。”各署主官纷纷领命称是。

    “大人,何不将真相公之于众,如此也能让那些大侠失了民望。”州尉迟疑些许,他比州牧只低了半阶,因此才敢质疑州牧的决定。

    “如此一来,也能平息不少的民怨。”州尉的话,差不多是说出了各署主官的心声。

    毕竟,走在大街上,不敢穿官服实在有些丢人了。若是出于不扰民的想法,那也就罢了,关键不是啊。

    “为何要平息民怨?”州牧反问一声,开口说道:“上将军得胜过来,正是要动手铲除轻侠的时候。”

    “这......”一众主官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州尉硬着头皮说道:“让轻侠失了民望,对于剿灭他们也有所帮助吧?”

    “眼光放长远一些。”州牧迟疑些许,挥手关掉房门,从抽屉中拿出上将军的书信,对众人说道:“为了方便日后的行动,今日我就和大家摊牌吧。不过今日说的话,还是不要出这个屋子的好。”

    “请州牧明示。”各署主官或是早已知晓,或是不明就里,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除了弯腰请州牧示下,还能做什么?

    “大家都清楚,这些年来轻侠对于魏国朝堂的渗透是越来越严重了,搞的庙堂是乌烟瘴气。”州牧的话引得各署主官点头,各自出口痛斥轻侠给魏国带来的弊病。

    州牧也不阻止,这个其实算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投名状了。

    而这些正在痛骂轻侠的主官,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其实和轻侠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鱼肉百姓,都是以权谋私。

    所谓的‘还大魏朝堂一片青天’,纯粹是扯淡。不过是因为轻侠集团上来了,就要分走他们这些人的利润,甚至是将他们这些人挤走。

    为利而争罢了。

    “上将军曾经多次向君侯上书,请君侯驱逐轻侠。不过可惜,因为朝中尚有不同声音,因此君侯一直下不定决心。”州牧将手中的书信一扬,高声说道:“因此,上将军要求我们趁此机会,引诱黄杨轻侠乱法,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大人,若是如此的话,我们岂不是更加应该将真相公之于众了?袭击、羞辱朝廷官吏,足够这些轻侠喝一壶的了。”州尉充当起了捧哏的角色,将一些人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不不,现在轻侠所做的事,即便被捅了出去,也只是黄杨轻侠之罪而已。”州牧摇头一笑,就着烛火将上将军手书焚烧了个干净,免得将来有人以此为借口攻歼,“而上将军想要驱逐的是整个魏国的轻侠,难不成还能每一州都如同我们这般行事?那魏国岂不是要乱套了。”

    “是下官短见了。”州尉顺势继续问道:“那下一步,我们该当如何?”

    “抓住的楚国密探先不要急着处死,逼迫他们伪造轻侠与楚国勾结的证据。”州牧看向一位主官,开口说道:“此事一定要做的天衣无缝。”

    “诺。”

    “散出消息,就说十日之后处死任侠。并且暗中鼓动黄杨轻侠前去劫法场。记住,防备松懈一些,一定要让他们将任侠劫走。”

    “诺。”

    “最后,便是将正在接头的楚国密探与劫法场的恶徒一网打尽了。”州牧嘴角带笑,环顾一圈,说道:“最后,我们将会不幸的发现,此事的幕后主使是四位道树境界的轻侠。”

    “而他们与楚国密探一起做下的恶事,数不胜数啊。”州牧眼珠子一转,笑道:“府城之中许多悬案,也是时候结案了。”

    “魏侯因此一怒之下,从此开始疏远轻侠,也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