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8章 彩排过的大义
    “哎,你听说了吗?昨天侠盗在牢狱之中险些被人毒死了。”因为任侠入狱的缘故,这几日外黄县的轻侠要比往常更加频繁地碰面。

    “你听谁说的?侠盗是闻名天下的义士,谁敢毒杀他?”围在他身边的轻侠纷纷一愣,讷讷出声。

    “我大表哥的三舅子的小姑子的老公在监狱里当狱卒,他说的还能说错。”最先说话的轻侠,哼了一声,傲然说道。

    不过他自己面上也带着几分慌乱之色,说任侠天下闻名纯粹是场面吹捧话,但在外黄县这方圆几百里,任侠还是有些名气的。

    “岂有此理。侠盗为民出头,结果竟然还有人想要毒杀他。”这些轻侠本就是干柴,被这么一点,自然是烧起了冲天大火。

    纷纷跨刀持剑,往牢狱而去,嘴里嚷嚷着,“要是今天狗官还不放人,我们就闯进去将侠盗救出来。”

    语出惊人,但是却没有人觉得不可以。

    魏国虽然有成文法,但不过是上代魏侯刚刚制定的,没有深入人心。而且律法本身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就以任侠殴打官吏来说,可以只罚钱一万,也可以沦为奴隶。

    而这些轻侠本就是社会中最不安定的因素,更加不将这样的律法放在眼里。

    “狱吏出来,出来。”刀鞘敲击在门上的声音,惊动了狱吏,连忙穿上鞋子就跑了出来。

    “诸位,本官职责所在,不敢放人。”狱吏硬了一瞬间,就软了,“前几日陈敖公子不是说了吗,他一定要救任侠出去,诸位何不等陈敖公子?”

    “陈敖公子想救人,你这狱吏不放,公子能如何?”陈耳暗中培养的轻侠,连忙在人群之中出声,将球又踢给了狱吏。

    “这,只要陈令发话,本官岂敢不放人?”狱吏一摊手,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又将球踢了回去,“但陈令不发话,本官实在不敢放人。”

    不同于轻侠,外黄县的官吏更加喜欢称呼陈耳为‘陈令’。而狱吏也很巧妙地避开了陈敖,将球传给了陈耳。

    从礼法上来说,陈敖的确不能指挥他,但是陈敖的父亲陈耳可以啊。至于陈耳的苦衷,轻侠会不会去体谅,那关狱吏什么事?

    “诸位,何不去请求陈耳大侠,请他出面救助侠盗?”为了博取轻侠们的认同,狱吏也跟着轻侠的称呼喊道:“陈大侠一向急公好义,必然愿意出面。”

    “可是,陈公子说......”一众轻侠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乱了一会后,才有人怯懦出声。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另一名轻侠打断了,“陈公子不愿请求陈大侠出面,是出于孝,那时侠盗也没有今日这般危险,不想父亲为难。”

    “但是吾等不同,吾等身为外黄大好男儿,岂能因为害怕背负‘为难陈大侠’的名声,就畏惧不前,不敢请陈大侠出面救人?”

    狱吏听了这话,都想给这轻侠一个大大的赞了,偷偷看了一眼,在人群之中将他找到,记下容貌。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聪慧,还是其他县的豪右派来搅局的?

    “诸位,陈公子的孝是一人之孝。但是吾等请命救侠盗,却是为了无数贫者张目。孰轻孰重,请各位自行斟酌。”那轻侠许是感受到了狱吏的目光,索性也不在隐藏自己,三两步走到人群前面,对着诸多轻侠躬身拜道:“愿救侠盗者,随我一同去向陈大侠请命”

    说完之后,他便率先越过人群向陈府而去。

    狱吏和外县豪右,自然也是有所准备的,他们藏在人群之中的轻侠,纷纷跟上那人的脚步,一同往陈府而去。

    一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轻侠,眼见这般模样,也纷纷盲从,跟上他们就往陈府而去。

    得到消息的陈耳,端着茶杯的手只是一抖,便稳住了,转头见身旁的儿子有些慌乱,笑道:“敖儿,你的手,在抖。”

    “回父亲,我担心我家的名声会因此毁于一旦。”陈敖慌忙起身答话。

    轻侠的立身之本就是名望,尤其是他们这样的轻侠之家,没了名望,影响力要削弱一半不止。

    但是名望这种东西,不向辛辛苦苦修来的实力,是空中楼阁,今日名满天下,也许明天就人人喊打了。

    因此,各类所谓的大侠,才要经常抛头露面,宛如一朵交际花般,四处与人交游,还要时不时做些好事,传播出去。

    “你太小瞧为父半生打造出来的名望了。”陈耳放下茶盏,讥笑一声,对陈敖说道:“而且,坏事也未必不能变成好事。”

    “为父且问你,你觉得这些轻侠往我家而来,是何人指使?”

    许是因为陈耳智珠在握,陈敖也没有之前那么慌乱了,沉吟些许,出声答道:“黄氏中人,亦或是其余不想见到我家做大的豪右?”

    “谁知道呢?”陈耳轻笑一声,重新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之后,笑道:“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出府。违者,杖毙。”

    “家主,那些轻侠又该怎么处理?”身旁的老管家,迟疑些许,出声问道:“是赶还是伺候着?”

    “伺候舒服了。”陈耳笑了一声,在老虎的身边跟的时间长了,也能染上几分虎威。老管家跟了他大半辈子了,也跟着他这头狐狸,学了几分狡诈。

    “诺。”老管家领命而去,差人去着重叮嘱了府中的门客,不让他们外出。又差人去厨房之中,烧了热汤,做了些简单的吃食,搬到了府外,由着那些前来请命的轻侠随意吃喝。

    这些轻侠大半都受过陈耳的恩惠,陈府又摆出这般姿态,他们也不好强闯,也不好叫嚷,只能默默将府门堵住,反倒如同护卫一般。

    “接下来,就看你外祖父的行动了。”听了老管家的回报,陈耳转头对陈敖如是说道。

    而被陈耳寄予了厚望的黄曦风,得到消息不比陈耳慢多少。只是他比陈耳多出了几分迟疑,当年他本欲找陈耳入赘,不得成之后才选择嫁女。

    那时黄氏嫡系男丁凋零,急需一个能镇住旁系,与其他虎视眈眈的豪右之人,因此他不得不选择与陈耳联姻。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嫡系已有了男丁。而陈耳也借着黄氏的扶持日渐壮大,有了自立门户的趋势。

    若是双方能好聚好散,自然是极好的,权当双方做了一个交易罢了。但是黄曦风担心的是,陈耳不想就此离去,而是要反噬他黄氏。

    黄曦风估摸着自己活着的时候,陈耳是不敢有所动作的,但等到自己死后呢?

    “要是我放任不管的话,陈耳会不会因此名声扫地?”黄曦风起身,在屋内缓缓踱步,随即摇头一笑,自问自答,“只怕不行,陈耳这是在试探我这个老家伙呢。”

    “也罢。”嘀咕了一声之后,黄曦风出门让管家备好马车,喊上那日的子弟,往牢狱而去。

    “拜见黄公。”狱吏连忙出来迎接,腰都快弯成九十度了,比见陈耳这个外黄令还要诚惶诚恐。

    而这个‘公’字,自然不是周天子分封的‘公侯伯子男’的公,而是对年老德高望重之人的尊称。

    “我家女婿有个门客,被你关了起来,我来接他出狱。”黄曦风也不扶狱吏,直接迈步往牢狱走去。

    无人敢挡他,毕竟铁打的黄氏,流水的外黄令。在外黄县是宁愿得罪外黄令,也不能得罪黄氏。更何况,他们是连外黄令都得罪不起的小人物了。

    黄曦风虽然走得匆忙,但是也不忘带上几个门客,开门放人这种粗活自然是门客去做。

    而这些门客,事后喝醉了酒,将今日的事情夸大几分抖落了出去,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轻侠好酒嘛。

    “依我先侯法令,我出万钱给任侠抵罪。”出来黄曦风看了一眼还在躬身下拜的狱吏,这才满意点了点头,自然有人将万钱奉送上。

    虽然他不给这万钱,狱吏也会自觉垫上,但是大家都是一个县的豪右,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做事也不能一点余地都不留。

    “多谢黄公。”狱吏再拜,此事就算是这么揭过了。

    而黄曦风在救出任侠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眼任侠,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太瘦了,不像是能纵横齐国北境的侠盗。”

    “黄公也知世间有侠盗?”任侠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真假不论,单是这个姿态,黄曦风就觉得很受用。

    与任侠同乘一辆马车,车夫又赶着马车往陈府而去。赶在马车前的黄氏门客,将堵住府门的轻侠驱散,留出一条道,静候自家主人的到来。

    “拜见黄公。”在一连串的问好声中,黄曦风在任侠的搀扶下走下马车,朝着众人还礼。

    “去告诉吾婿,就说我来给他还任侠了。”黄曦风环顾一圈,笑骂道:“以后少让陈敖那小混蛋来烦我。”

    “黄公大义。”一众轻侠再度弯腰下拜,口中称颂黄曦风恩德。

    “哈哈,吾婿都求到我头上了,我这老骨头可不得出面。”黄曦风捋须大笑,受了这一礼。又顺带将陈耳也提了出来,一同受惠。

    “是吾等错怪陈大侠了。”等到陈耳出来后,一众轻侠又宛如排练好的一般,齐齐弯腰向陈耳致歉。

    “诸位快快请起,陈耳不敢当此大礼。”趁着陈耳扶人的这会功夫,又有轻侠发问了,“陈大侠既然已让黄公出面救助侠盗了,何不早早告诉吾等,不然吾等绝不会来陈府闹事。”

    “壮士言之有理,此事是陈耳疏忽了。”陈耳正色一拜,戏是做的足足的,起身展颜笑道:“不过未曾做成的事,陈耳不敢四处言说。”

    “陈大侠大义。”又是一阵宛如彩排过的称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