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4章 轻财重名
    “嘿嘿,这说来可就话长了。”任侠一改之前的木讷模样,将自己纵横齐国北境的事迹说了出来。

    “嘿,那豪右家主还敢负隅顽抗,被我一记蟠龙印打在身上,当时就怕了,跪地求饶。”任侠偷偷看了一眼厢房的门,这才继续放心吹嘘。

    好家伙,直把自己说成了地上难得几回闻的大英雄。

    那些倚在他身上的女子,也不知道是真信了,还是不想戳破,时不时发出赞叹声,让任侠更加开心了。

    “这任侠。”厢房内的陈敖苦笑一声,停止了自己的偷听行为,“吹牛都不带打草稿的。”

    不过这样也好,原本他还对于收服任侠没有把握,毕竟这是一个抢得十万钱,又能随手散掉的人。结果现在一看,此人是喜名不喜财啊。

    只要你有喜欢的就好,你有喜欢的,我就能给你,就能那你喜欢的吊着你。

    想通这些事情,陈敖是彻底放开了自我,埋头两峰之间,辛勤耕耘。

    等到陈敖完事的时候,任侠还在外面吹嘘自己的功绩呢,说的嘴巴都干了,茶叶都泡的没味了。

    “敖兄长,你还真是带我来了个好地方啊。”走在路上,任侠红光满面,得意洋洋,对陈敖说道:“这里的人,果然说话好听。”

    陈敖不知如何接话,索性就装作没有听见,这个人果然还没有成熟。等到他长大了,就知道自己今日的行为,有多么愚蠢了。

    回到家中,陈敖立马就安排人去将任侠的名声散布了出去,说他如何的义薄云天,说他如何的仗义疏财,甚至还编出了几个小故事,讲任侠惩治不仁豪右。

    原本在外黄县就小有名气的任侠,这下可是彻底成了外黄县的风云人物,茶前饭后,说书酒馆,贪欢女闾,无不在称颂任侠的‘侠盗’之名。

    “公子,任侠的名声大了,会不会生出什么别样的心思啊?”陈敖身旁的谋士,不无担心地说道。

    “无妨,任侠的名声越大,他就越是只能依靠我家。”陈敖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也开始蓄须了,有着一点点让他父亲羡慕的山羊胡。

    “任侠是劫富济贫,他的名声越是大,豪右就越是讨厌他。他能够依靠的,就只有我陈家这种侠客之家。”陈敖眼中闪过些许光芒,他心里清楚,自己与父亲毕竟不是黄家人。

    黄家可以扶持自己的父亲,但是黄家的家产,最后还是要黄家的子孙去继承的。

    现在黄家没有嫡子,还需要他们父子两来撑门面,等到黄家有能担当大任的嫡子了,就不好说了。

    因此,他们父子两,需要现在就培植自己的亲信党羽,攒自己的家业。

    “我家收留了他,给他衣食,又助他扬名。若是他弃我家而去,就会背上不义的名声。”陈敖双眼放光,对自己这次的算计,很是满意,“到时候他就会发现,他的身上,已经贴满了我家的标签,以至于他只能为我家卖命。”

    “公子此计甚妙。”谋士眼珠骨碌碌滚了几圈,组织好语言,对陈敖说道:“但是公子之计,还有一个漏洞。”

    “是何漏洞?快快说与我听。”陈敖转头问道,目中有着几分惊疑。

    “任侠对此毫不知情啊。”谋士也很是无可奈何,效命于两个聪明的主君,他也只能做一些拾缺补漏的事情了,“公子,收买人心,不单单要做,还要让那人知道,公子为他做了些什么。”

    “是吗?”陈敖眼珠子一转,回想自己的父亲的确喜欢将做过的事情,拿出来与人显摆;齐国的那位孟尝君,也总是喜欢将自己与门客吃同样的食物,说与门客听。

    “自然。”谋士松了一口气,还好公子虽然聪慧,但是毕竟年岁轻了一些,欠缺一些经验,自己也能有些用处。

    虽说陈敖已经三十好几了,但是相对于他成丹境界两百年的寿元来说,的确还只是个稚嫩的孩童。

    “依先生之见,我该如何告诉他?”陈敖不耻下问,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陷在何处,因此时常会向这位谋士请教。

    “带任侠在外黄县四处看一看,让他知道,自己在外黄县的名声有多大。”谋士含笑说道:“再找一个恰当的时机,让他知道,是府中的下人在散布他的名声。”

    “任侠是个聪明人,自然会想到公子的身上。”谋士的话让陈敖双眼虚眯,似乎已经在想象任侠对他感激涕零的场面了。

    “善。”陈敖本是打算说‘好’的,但是又想到,自己如今也开始拉拢班底了,在手下人面前还是要注意些逼格的,因此便从‘好’字,改成了‘善’字。

    谋士含笑不语,一个聪明的谋士,不仅要学会彰显自己的价值,还要让主君有出风头的机会。不至于遮掩了主君的风光。

    那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信陵君,都不是因为名声大过了国君,才落了猜忌身死的下场吗?

    既然有了决策,那陈敖就不会迟疑了,三天两头地邀请任侠外出踏青,路上又安排了不少人,大声讨论任侠的侠名。

    这可正是挠在了任侠的养处,他不喜钱财,唯独对于侠名看的很重,听到外黄县之中满是称颂他的声音,这可激动坏了,连多年的腰间盘突出都不治而愈了。

    不过,随着名声而来的,往往还有麻烦。

    这次的麻烦倒是与陈耳门客无关,毕竟他们都见识过任侠的本事了,不会自讨没趣。

    原来,在陈敖的刻意安排之下,任侠被宣扬成了一个专门为贫苦百姓出头的侠客,着重点出了任侠为了救助百姓,在齐国北境为盗的事情。

    这下可了不得了,外黄县的贫者百姓,纷纷将任侠当成了自己的救世主,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愿意来找任侠帮忙。

    任侠也从不拒绝,反正多半都是一些拿钱财就能解决的问题。每次凭着自己是陈耳的门客,又从陈府之中,支取一些钱财,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虽然,因为将从陈府支取的钱财,都散给了贫者百姓的缘故,任侠自己没了钱财可花销。但是陈府却将他的衣食住行都包了,因此任侠也不用为此烦心。

    只是这次找上门的女子却是不同,跪伏在任侠的面前啜泣连连,不知道的还以为任侠当了负心汉呢。

    “姑娘快快请起。”任侠慌忙下了马车,将拦路的姑娘扶起,柔声问道:“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在下一定相帮。”

    “求侠盗救救我家良人,他被里正给关起来了。”女子哭哭啼啼,好歹是将事情的经过给解释清楚了。

    原来,这女子嫁给了长华里的农户,因为貌美惹得里正的儿子几次想要轻薄她。虽然都没有得逞,但是农户对于一直有人窥视他的妻子,很是不满。

    因此趁着里正的儿子一次醉酒,将他暴揍了一顿。

    最后这男子吃了官司不说,还得罪了里正一家,时常被里正寻借口刁难。

    按说,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以往是觉得无人能给自家出头,因此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现在听了任侠的‘侠盗’之名,觉得自己有了靠山,才跑到任侠面前哭哭啼啼,求他做主。

    “倒是俏丽的姑娘。”任侠心中嘀咕了几句,随即暗骂,“跟着陈敖学坏了。”

    “你先上我的马车。”任侠一听是里正欺负人,当即就来了火气,将女子请上马车,自己和车夫坐在一起,就往长华里而去。

    这又为任侠迎来了一波好评,为人出头是好评;为了避嫌,不入车厢,与车夫同坐,也是好评。

    不用陈敖的人宣扬,这事又被百姓口口相传,不一会就传遍了整个外黄县城。

    里,是魏国最基本的行政单位,一般都是由里中的百姓自行推选有名望的人担任里正,但是落到了实际上,就成了家产丰厚,修为强大的人担任里正了。

    不过所谓的家产丰厚,修为强大,也只是相对于一里之中的百姓而言的。

    “你就是里正?”来到长华里,任侠在女子的带领下,直接来到里正的家中,踹开大门怒声问道。

    “我是。”里正看见任侠身后的女子,便皱起了眉头,呵斥道:“你怎么又来了,我都说了......”

    “先吃我一拳。”任侠哪里会等他把话说完,直接捏了个拳印,便打在了里正的身上。

    “杀人了,杀人了。”里正虽然也是筑基境界,但是常年不与人动手,又上了年岁,直接被任侠这一拳打晕了过去。

    这可吓坏了里正的家人,纷纷叫嚷着跑了出去,任侠眉头一皱,却也没有阻拦。

    “多谢恩公。”救出农户后,两人齐齐向任侠下拜。

    “天下穷人是一家,不用这么客气。”任侠笑呵呵地将两人扶起,全然没有想到,自己打了里正,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我没有错,你们不能抓我。”正因为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任侠在被抓捕的时候,还在大喊大叫。不过好在,他虽然不知道打了里正有什么后果,但是知道打了军卒的后果,因此并未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