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3章 竖子成名
    “你每次入豪右家抢劫,都会制造一些混乱,以此来让豪右家主无暇他顾。”陈耳端起茶渣,抿了一口,看在陈敖的面子上,打算与任侠多说一些,“但是,真正牵制住豪右家主的,不是制造的混乱,而是其他的大盗。”

    “那些有着成丹,乃至金丹修为的大盗。”陈耳虽然是魏国人,但是对于齐国的局势却是相当的了解,“齐国近些年来动荡不安,修为强横的大盗也是层出不穷。若不是那些豪右家主,担心出手抓你,会被可能藏在暗中的大盗钻了空子。”

    “第一次犯案的时候,你就死了。”陈耳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冰冷,吓得任侠打了一个寒颤,“而且,我家阡陌连野,也算是你要劫的富了,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吗?”

    “下去吧,等什么时候,你立下了功劳,有了真正的本事,再来找我讨要更好的待遇。”陈耳看了一眼额头直冒冷汗的任侠,挥袖说道:“现在,你还是好好跟着吾子吧。”

    “诺。”任侠这次倒是听话了,躬身退了出去。

    门口的侍者,将任侠领到一处空屋子处,推开门,笑道:“侠盗,您看还需要些什么,我去给您买来。”

    “不用了,不用了。”虽然屋内没有什么豪奢的器物,但是对于任侠这个常年在外风餐露宿的家伙来说,已经很好了。

    “那便好,侠盗先休息吧,我等会再来带您去食舍。”使者欠身,退后几步,转身离开。

    却是偷偷将任侠与陈耳的对话散播了出去,这下陈耳门下三百门客就都知道了,来了个齐国的侠盗,修为仅有筑基,又没有功劳,便直接住进了单独的客舍。

    “那竖子何德何能?竟然能单独住一所客舍?”大通炕上,几个壮汉聚在一起,骂骂咧咧,“乃公投入陈大侠门客已经快要十年了,立下了好几件功劳,也不过是睡大通炕而已。”

    “走,找他去。将他赶出陈大侠门下。”退一步越想越气,这些糙汉子索性也不忍了,呼朋引伴朝着任侠的屋子而去。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是陈耳的门下,都是些江湖人,彼此之间争个高低,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寻常陈耳也懒得去理会,只要不出现恃强凌弱的现象就好。

    “诸位是觉得我无功无能,因此不能住进单间吗?”任侠打开门一看,好家伙,乌压压的一片,至少在他门下凑了二十来个汉子。

    “那是自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叫喊,“陈大侠的门客,分为三等,末等住大通炕,一月也只能吃一次肉,喝一次酒。”

    “次等三人一间,十天出一次肉,喝一次酒,一月还能去一次女闾。”

    “上等一人一间,顿顿有酒有肉,出入有车马相送。”那人将陈耳家的规矩细细说来,斜眼看着周围之人,昂首说道:“这样的待遇,非修为高深的练气士,和立下大功的人无法享受。”

    “乃公在陈大侠门下三十一年,为陈大侠五次守卫外黄县,也不过是住个三人间而已。”任侠这算是明白了,为何这人一副高傲的样子。

    “敢问前辈修为?”任侠讷讷问道,要是修为高深,他就怂了;要是差不多的话,呵,让你知道什么是侠盗。

    “乃公即将萃取出第一缕本源灵气。”那汉子一甩长袖,傲然说道。

    “三十一年了,还是筑基境界,你的资质太差了。”一听是筑基境界,就好像风停了,雨歇了一样,任侠觉得自己又行了,大声呵斥道:“我要是陈大侠,断然不会留你。”

    “哇呀呀,气死乃公了。看我闪电五连鞭。”汉子气得大叫,将自己的胳膊当做长鞭,便向任侠甩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让开路,双手抱在胸前,甚至还有人开起了盘口,赌任侠能撑几招。

    “你不行,还是让我来教你,如何用拳吧。”任侠哈哈大笑一声,与大汉对了一拳。

    伴随着虎啸声响起的,是骨裂的声音。

    “这年轻人,太莽撞了,这下好了,连骨头都被打断了。”这话说出口,说话之人,就觉得周围人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仔细一看,失声说道:“断了骨头的,竟然不是侠盗任侠?”

    “我大意了,没有闪。”那汉子蜷缩在地上,一阵嚎叫,鲜血溅了一地。

    “貌似是你冲上来的吧。”任侠脚步讷讷说了一声,随即有昂首臭屁道:“不过你败给我,也不算丢人。”

    “毕竟,没人能比我更懂筑基境界。”任侠胯下的二两肉又将他吊住了,没让他飘到天上去。

    “嘿嘿,大话倒是说的不错。”那汉子挣扎爬起身,看着任侠冷笑道:“上等的待遇,不是你能享受的。”

    “年轻人,耗子尾汁。”许是因为受伤之后,嘴里含着血的缘故,汉子的声音都瓢了。

    “诸位,还有意见吗?”任侠臭屁扫了一眼周围之人,傲然说道:“筑基境界,若有不满,我全部都接下了。”

    “只是筑基境界吗?”声音是从人群外面传来的,众人转头看去,却是陈耳的儿子——陈敖,“若是没有筑基境界这个限制,这句话就是我听过最热血的话了。”

    “见过公子。”众人齐齐弯腰行礼。

    “任侠虽是猖狂,却也不觉得自己能战胜丹元境界的前辈。”任侠拎得清出,自己什么时候可狂,在什么人面前可以狂,因此抱拳欠身说道。

    “哈哈,侠盗不愧能纵横齐国北境,果然非凡俗。”陈敖上前抓住任侠的手,拉着他往外走去,口中说道:“父亲虽然让你跟着我,但是你也不用称我为公子。”

    “我应当年长你几岁,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敖兄长。”陈敖的这话让众人又是一阵羡艳,他们的年纪都够做了陈敖的叔叔了,也没见陈敖正眼看过他们。

    “公子。”任侠最后还是在陈敖的目光下,改了称呼,“敖兄长,你要带我去何处啊?”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你喜欢。”陈敖回头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说道:“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里面的。”

    任侠摸不着头脑,只能由着陈敖拉着自己往前走,讷讷说道:“什么地方啊?”不过看周围人羡艳的眼神,他猜测是个好地方。

    “主君,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侍者在府中转了一圈,回到陈耳的身边,欠身说道:“估计啊,这会大家都找上任侠了。”

    “嗯。”陈耳端起茶盏,微微一笑,“这个任侠,倒是个不错的苗子,看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吧。”

    “主君,小公子那边对这个任侠很是器重啊。”侍者是当年跟着陈耳一起亡命到外黄县的,有着过命的交情,因此有些话也敢说。

    “哈哈,吾儿现在也知道培养自己的班底了。”陈耳伸手想要摸个山羊胡,只可惜他没有,只能用羡艳的眼神,瞟了一眼旁边的侍者。

    “不过玉不琢不成器,这个任侠想要成为吾儿的班底,还得历练啊。”陈耳摸着下巴,对于陈敖开始拉拢班底的行为,显然很是满意。

    只不过,陈耳绝对想不到,他儿子拉拢班底的手段。

    “公子,你都好久没有来看过人家了,人家想死你了。”呆若木鸡的任侠,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更加拘束了。

    “你们好好伺候这位公子,这位公子可是齐国北境鼎鼎有名的侠盗。”陈耳吃下身旁女子放入嘴中的葡萄,砸吧着嘴对围着任侠的几个女子吩咐道。

    “啊,不用了,不用了。”任侠一下就慌了,面红耳赤,身体蜷缩成一团。

    “公子就是侠盗?”这下轮到几名女子震惊了,这个呆头鹅竟然便是侠盗?咋看咋不像啊。

    任侠讷讷称是,推掉攀上自己身体的小手,就好像被狗熊拿去擦了屁股的小白兔一样楚楚可怜。

    陈敖见状大笑一声,说道:“侠盗声名赫赫,却没想到会怕几个女子。”

    陈敖是个色中饿鬼,陪着任侠说了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眼见着那些女子对任侠来了兴趣,便左拥右抱,入了旁边的厢房。

    “公子真的是侠盗吗?”这些女子的眼中泛着小星星,抬头盯着任侠。

    对于陈耳来说,任侠只不过是个有些小聪明的后起之辈而已;对于陈敖来说,任侠是个有些名声和本事的侠客,足以成为他的班底。但是对于这些处于社会底层的贫者来说,任侠的名声可就大了去了,甚至许多人都将任侠当成了自己的偶像。

    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偶像,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会是什么感觉?尤其等会还可以,与偶像大被同眠。

    “是我。”任侠何曾见过这般场面,面红耳赤之下,恨不得夺路而逃。

    “我听闻侠盗是数一数二的大英雄呢。”倚在任侠身上的女子,娇喘吁吁,一句话就将任侠给留了下来,“侠盗为什么不给我们讲一讲,您的英雄事迹呢?”

    看着这双满是星星的眼睛,任侠只觉自己也来到了天上,整个人都飘飘然了。胯下二两肉都吊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