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2章 海大鱼
    “这如何使得?”任侠眼中闪过一抹羡艳之色,嘴中却是连连推辞。

    自古英雄爱宝剑,任侠作为一个励志要为天下贫者百姓出头的轻侠,如何能不想要一柄好剑。

    只是他所抢来的钱财,最后都散给了贫者百姓,留下的给只够他自己吃饭喝酒而已,因而到今日尚且没有一柄趁手的武器。

    “侠盗纵横北境,所得何止万钱,够买一车这样的剑了。侠盗能将如此巨富散出去,萧某也是佩服的很。”萧元起身上前将长剑塞入任侠的怀中,不准他推辞,笑道:“宝剑赠英雄,恰如其分。”

    “多谢前辈恩德。”任侠双手捧住宝剑,拜道。

    “这些钱财留着侠盗路上花,路上便不要在行过往之事了。”萧元又却出一些刀币,递给任侠,说道:“到了外黄县,侠盗也要收敛一些才好。”

    “前辈今日教我三侠之说,又赠我宝剑钱财,此恩任侠绝不敢忘。”任侠再度躬身下拜,随后起身向北方而去。

    “父亲,你为何如此看重这个任侠?”等到任侠远去之后,萧玉才不解问道。

    “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海大鱼’吗?”萧元转身向鱼滑乡走去,口中问道。

    “记得,在海中有一种大鱼,捕上一头便足够鱼滑乡的百姓吃上一月了。但因为有大海的保护,这种鱼却极难捕捉。”萧玉跟上父亲的脚步,略微欠身身子说道:“父亲还说,在鱼滑乡,我们便是大鱼,百姓和宗族就是保护我们的大海。”

    “善。”萧元捋须轻笑,带着萧玉来到一处水汪处,打出一道灵气,将水汪煮沸,问道:“现在这水汪能否庇护住一条鱼?”

    “不能,其中若有鱼,也只会被煮熟。”萧玉似有所悟,弯腰拜道:“孩儿明白了。”

    “如今天下局势越发混乱,父亲是觉得鱼滑乡已经无法庇护我们了,因此在寻找新的大海?”萧玉在萧元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算是聪慧了,因此很快便懂了萧元的心思,“任侠虽然实力低微,但在北境的贫者之中颇有名望,已经是一条有着大海庇护的大鱼了。因此我们将来可以托庇于他。”

    “善。”萧元口中称善,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可是将逼格拉的满满当当。

    “只是孩儿还有一事不明?”萧玉迟疑些许,出声问道:“我曾听闻,当大海被煮沸的时候,海中大鱼会一跃而起,变成大鸟,其翼若垂天之云。”

    “父亲为何不做可以自由翱翔的大鸟,要去做托庇于大海的大鱼?”

    “原因有两点。”萧元对于儿子的问题显得很是欣慰,至少这孺子已经学会思考了,而不是一味地符合自己。

    “其一,为父没有做大鸟的资质,人贵自知,若是跃出海面不得飞翔,反而会摔死在海面上。”

    “其二嘛,齐国为提供官职俸禄的同时,也限制住了我,让我这条大鱼跃不出海面。”萧元望向南方,目中神色复杂难明,满腹愤懑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

    齐国公爵之下有五位执政上卿,因此才有了天都郡等五都郡。齐公将他这条大鱼,放在上卿的眼皮底下,不就是防止他跃出海面吗?

    从鱼滑乡北去魏国外黄县,相距数百里,任侠虽有萧元赠送的钱财,但也是一路风餐露宿才到了外黄县。

    到了外黄县一打听,任侠这才明白,魏国的县和齐国的乡是同一档次的行政划分,只不过外黄县是个大县,比起鱼滑乡要大了许多。

    而在外黄县之中,最出名的豪右便是黄家,就连外黄县之中的‘黄’字,都是得于这一家。

    而在前些年,黄家子息调令,竟是没有了嫡传的男子,因此才不得不选择嫁女于陈耳。而陈耳也在黄家的帮扶之下,效仿信陵君,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侠士,当上了外黄令。

    “想要投奔陈耳大侠的门客多了去了,你有什么本事?”因为陈耳不喜别人称他‘外黄令’,反而喜欢别人叫他‘大侠’的缘故,因此他门下的门客,多以‘陈耳大侠’称呼他。

    “我曾在齐国北境纵横,被人称为‘侠盗’,如此可够了?”任侠多少有些底气不足,毕竟隔着一道国境线呢,他也无法确认自己的名声有没有传到魏国外黄县来。

    “齐国北境的侠盗?”那门客讥笑一声,说道:“我观你骨瘦如柴,身穿敝衣,怎么可能会是侠盗?”

    任侠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声名远播,如今已经跨过国境线,传到魏国来了。悲的是自己竟然因为样貌与衣着问题,还需要向旁人证明自己是侠盗。

    “但我真的是侠盗。”任侠双手一摊,口中说道:“若是你不信的话,我可以使出侠盗的成名印法来。”

    “侠盗的印法,我又没有见过,”那门客退后一步,腰间的长剑出鞘些许,万分警惕地看着任侠。

    “那你要我如何证明自己?”任侠气得跳脚,眼见那门客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便打算闯门去见陈耳,向他说明情况。

    “你敢?”那门客抽出腰间长剑,与任侠在门口对峙,双方谁也不让谁,任侠的牛脾气被激了起来,便打算捏印打进去。

    “侠客如何称呼,为何要堵住我家大门?”这时,却从大门内走出来一位公子,身后还跟着两名恶仆,呵退门客,出声问道。

    “我是齐国北境侠盗,前来投奔陈耳大侠,但是这门客狗眼看人低,不让我进去。”任侠见出来了个能主事的,当即上前弯腰拜道。

    “我听闻侠盗有一记蟠龙印法,是他纵横齐国北境的依仗,不知你可会?”那公子上下打量一眼任侠,出声问道。

    “自然会,只是请公子让我拿他试手。”任侠指着门客,厉声说道:“他小瞧乃公,乃公要出一口恶气。”

    那公子对于任侠的恶语丝毫不恼,笑着退后半步,将门客让了出来。

    “乃公是不是侠盗,你自己来感受一下。”牧野双手捏印,急速越过公子,将蟠龙印打在门客的胸膛上。那门客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他的修为也是筑基境界,不然也不至于被打发来看门,被任侠的含怒一击印在胸膛上,肋骨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碎片插在血肉里,疼的厉害。

    “哈哈,好,如此凛冽的蟠龙印法,也只有侠盗才会了吧。”公子抚掌赞叹,上前几步,挽住任侠的胳膊,笑道:“侠盗快快请进,我带你去见父亲。”

    而他身后的两名恶仆,上前给门客塞入一颗丹药,将他唤醒之后,说道:“主公麾下不养无用之人,你可以离开了。”

    “他偷袭我,不讲武德。”门客被唤醒之后,叫闹不休,喊着要与任侠再比一次。

    恶仆可不管他如何叫喊,直接将他架起来,扔到了路边上,不闻不问。

    “见过陈大侠。”任侠趁着欠身的间隙,看了一眼堂上坐着的陈耳,仪表堂堂,国字脸,五官端正,续着一个八字胡,颇有威仪。

    “请起。”陈耳眼皮略微上抬了一下,开口说道,并未因为任侠的名声而表现出异样,“既然是吾子招你入府的,那你以后就跟着他吧。”

    任侠觉得陈耳轻看了自己,便开口问道:“跟着公子,我能得到什么?”

    “每月有肉食一顿,美酒一壶,赐长剑一柄。”陈耳淡然开口,也许侠盗之名,对于他儿子陈敖,有着足够的吸引力。但是对于他这个老油条来说,任侠只不过是个胆大些的偷儿而已。

    没有什么值得另眼相待的地方。

    “不满意,那就吃食有肉,起居单间,出入有车。”陈耳见任侠面露愤怒之色,自己的儿子也面露失望,便说道。

    “我在齐国北境劫掠何止十万钱,若是为了富贵的话,又何必来投奔陈大侠。”任侠怒声说道:“我听闻陈大侠曾经当过信陵君的门客,行事颇有信陵君之风,因此才来投奔你。”

    “果然,耳听为虚,眼见方为实。”任侠的话让陈耳第一次正眼看他,倒不是其他,只是因为任侠说他有‘信陵君之风’,成功取悦了他。

    “信陵君门下养客三千,我虽不及。但是门下也有门客两三百人,给你的已是最好的待遇。”陈耳眼帘再次低垂,口中说道:“想要更好的待遇,你需得拿出自己的本事来。”

    “你能做些什么?”陈耳嘴角浮现些许的笑意,这个侠盗也许能给他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

    “不是我吹嘘,陈大侠虽有门客三百人,但是同境界能接住我蟠龙印的人,只怕还没有。”任侠洋洋得意,他的自信是建立在齐国北境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上的。

    “不够,筑基境界不过是练气士的开始而已。”陈耳却是一句话将任侠给打回了原型,“在筑基境界纵横,算不得真本事。”

    “我知道你,在齐国北境的确有些名气。”陈耳的话让任侠一喜,不等他高兴,但陈耳接下来的话就让高兴不起来了,“但也不过是小聪明,小本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