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觅侠 > 第1章 你听说过三侠吗?
    “抓贼了,抓贼了...”平静的深夜被火光陡然刺破,豪右海家的粮仓,竟然被人一把火给点燃了。

    火光映照在任侠的脸上,只见他背着一个麻袋,手掌猛地上抬,从粮仓的火海之中,招出一条火龙。

    “混账。”豪右家主被惊动之下,急忙赶来,眼见自家粮仓已经被大火吞噬,愤恨之下,抽出腰间长剑便向牧野杀去。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今日我任侠替天行道了。”大笑一声,抬掌控制火龙撞向豪右家主。

    “嘭。”任侠的火龙张牙舞爪,看起来不可一世,但是面对豪右家主的长剑,却是不得寸进,反而崩碎成火星。

    “哈哈。”只是豪右家主的面色却是好看不起来,原来任侠已经趁着火龙与他相撞的间隙,借力远去了,只留下一串嚣张的大笑声。

    “大名鼎鼎的侠盗,竟然也盯上了我鱼滑乡吗?”一道人影急速掠过豪右家主,向牧野追去。

    只见他张口吐出一颗金丹,比起他本人飞掠的速度还要快,狠狠地撞在任侠的腰间。

    喷出一口鲜血,任侠心中大骇,体内灵气以特殊的手法刺激穴道。一阵宛如蚂蚁钻进了骨髓般的痛苦,侵蚀了他的灵台。

    不过相应的,任侠逃逸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反手借力以手背将金丹推开,闪身逃窜。

    “乡老。”豪右家主面色阴晴不定。

    “嗯。”作为鱼滑乡军政一把手的乡老,将金丹吞回腹中,用手指在地上蘸了一些任侠喷出的鲜血,放在鼻尖嗅了嗅后说道:“不是服用了特殊药物。”

    “看来这个纵横北境的侠盗,有些本事啊。”乡老感叹了一声,身旁豪右家主的面色又是难看了几分。

    “大人,那些钱财,我是一定要收回来的。”豪右家主的修为虽然低了乡老一个级别,但毕竟是地头蛇,言语之间,颇有不敬之意。

    “随你。”乡老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自从当年宋公将天子威严踩在脚下之后,天下已然是大乱了,各方国征战不休。这种时候,不想着如何收拢人心,反而盘剥不止,这样的蠢货,乡老也懒得与他言语。

    倒是这个任侠,有些意思。前些年横空出世,专挑豪右世家下手,劫掠了不知道多少财富。这些财富又被他分发给了贫苦百姓,为他在齐国北境迎来了‘侠盗’的名头。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乡老喃喃自语一声,停下转步,转头看向任侠离去的方向,“这个任侠,说不得会是一艘值得依靠的大船。”

    “玉儿,你去将任侠请回来。”回到私宅之中,乡老对自己儿子说道:“记住,千万不能伤了他的性命。”

    “诺。”萧玉低声领命而去,他与乡中豪右家主是一个修为境界,擒拿一个受了伤的任侠,算不得难事。

    而任侠,逃出鱼滑乡之后,一路逃窜,连咳出的鲜血都顾不上收拾了。留下一路痕迹,向着一处深山而去。

    “嘶,嘶。真是疼啊。”牧野靠在洞壁上,脱掉身上的衣物,全身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

    “深山夜里阴寒,不打算点个篝火吗?”洞外传来的声音,吓了任侠一跳,连滚带爬地起身后,只见一个倒提玉箫的男子已经堵住了洞口。

    “我不怕阴寒。”任侠脚下轻微挪动,想要找一个适合出手的位置,但是洞口的男子也很是谨慎,一直使自己保持在一个方便出手的位置上。

    “我奉父命前来请你回去。”男子向前踏出一步,探手抓向任侠,掌中有一股吸力传来,使得任侠躲避受阻。

    任侠好似认命一般,被萧玉压着往山外走去。眼看着里鱼滑乡越来越近,一直提防着他反扑的萧玉也是松了一口气,却不料任侠会在鱼滑乡在望之际,陡然暴起。

    身体猛地向后一挣,双手脱臼之后,任侠以灵气贯通关节,一记印法印在萧玉的胸膛上,留下一个蟠龙印记。

    而任侠也趁着这个机会,手臂前推,强行复原了关节。转身鞭腿打在萧玉的身上,趁势逃走。

    “侠盗,我没有恶意。”乡老萧元乐呵呵地将扑过来的任侠揽入怀中,低头笑道:“只是想和你聊几句而已。”

    “咳咳。”任侠慌忙退后几步,这时萧玉也吐出一口鲜血,在他的身后虎视眈眈。

    “见过前辈。”任侠眼见无路可逃,一改凶悍模样,欠身行礼。

    “侠盗客气了。”萧元席地而坐,又对着任侠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笑道:“请坐。”

    任侠与萧元席地而坐,萧玉站在萧元的身后,面色惨白。方才任侠的那击印法,够他消受的了。

    “侠盗是在养望吗?”萧元开门见山,笑道:“你在北境劫富济贫,百姓归德于你,归怨于豪右。若是将来侠盗登高一呼,必然是赢粮而影从的局面。”

    “前辈说笑了,我不过是看不惯而已。”任侠说话的时候,咳出一口带血的浓痰,面色也适时苍白了几分,只是不知道几分真假。

    “看来你还是不死心。不若这样吧,我坐着不动,你要是能逃走,我便不再追你。”萧元见他如此作态,便捋须笑道。

    “当真?”任侠一改方才病恹恹的姿态,跃跃欲试。

    “自然。”萧元的话音刚落,任侠便从地上弹起,双手结了一个蟠龙印法,印向萧元的脑袋。

    “你的蟠龙印法,形得了一两分,神更是半分都无,伤不到我。”话虽如此,但是萧元还是抬手与他的印法碰撞在一起,掀起一阵冲击波。而任侠本人,早就预料到了此景,人在半空之中强行扭身,脚尖在冲击波上一踩,便要借势冲入鱼滑乡,另谋他途逃走。

    “好身法。”萧元赞叹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在任侠的逃跑路线上,便出现了一头栩栩如生的狮子,抬爪便向牧野拍去。

    “灵气凝物,金丹修士,我不是你的对手。”任侠被狮子拍回原地之后,却仍是心有不甘,刻意通过极其不雅观的箕坐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灵气凝物是金丹修士的特殊手段,可以使得神通发挥出更强的威力,远不是任侠可以比拟的。

    之前任侠在海家粮仓招出火龙,只不过是取巧而已,利用了本就有的大火,与灵气凝物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能谈谈了吗?”萧元面带微笑,不出言讥讽,也不出言安慰。

    “侠盗怎么看如今的天下局势?”萧元捋须轻笑,一艘只有名望,而无眼力的大船,是注定开不远的。

    “富者阡陌连野,贫者无立锥之地,除了大乱还能有什么出路?”任侠以为萧元要抓自己去交差,便恶狠狠地说道:“就算你把我抓了也没用,倒下一个任侠,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任侠站起来。”

    “这倒也是,那就不抓你了。”萧元大笑一声,继续问道:“那侠盗觉得自己的行为如何?”

    “不是我吹嘘,从业两年半以来,我抢遍了北境,救活了不知道多少贫者百姓,当得起一声侠盗。”任侠自鸣得意,若不是胯下二两肉吊着,只怕已经飘到天上去了。

    “侠盗当真这样觉得?”萧元似笑非笑地看着牧野,任侠面红耳赤,讷讷不能言。

    “侠盗以为豪右被你烧了粮食,抢了钱财之后会怎样?还不是从闾左贫者的身上加倍取回来。”萧元见任侠恼怒不已,便讥笑一声,问道:“怎么?侠盗不信?”

    任侠恶狠狠地瞪着萧元,最后还是泄了气,讷讷说道:“我也知道,但是却无可奈何。”

    “总不能,看着那些富者享受着贫者的血汗,却什么都不做吧?”任侠讷讷说道,声音越来越小。

    “侠盗听说过三侠吗?”萧元问道。

    “请前辈赐教。”任侠改箕坐为跪坐,虚心请教道。

    “有一种侠,匹夫一怒,拔剑杀人。自以为是在劫富济贫,但是却是在加重百姓的负担。这样的侠,是下侠,是害虫。”萧元的话让任侠汗颜,毫无疑问,他就是这种下侠。

    “有一种侠,阡陌连野,仗义疏财,门下养客三千,雄踞一方。但是他们的恩德,却一直施舍不到百姓的身上去,故而只能是中侠,依旧是害虫。”萧元看着忍不住近前一步的任侠,嘴角出现些许笑容,继续说道:“因为他们散的财富,都是贫者的血汗。”

    “有一种侠,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利国利民,造福一方,这种侠是大侠,是国侠,已经值得被人们称颂了。”萧元捋须笑道,眼见任侠又是近前几步,心中更是满意。

    “这正是我想做的。”任侠拊掌赞道,改跪坐为跪拜,口中说道:“请前辈教我,该如何当一个大侠?”

    “位于齐国北方的魏国,有一外黄令,当过信陵君的门客,侠盗或许可以去向他求教。”萧元将自身腰间宝剑解下来,递于任侠笑道:“只是从齐国到魏国,路途遥远,侠盗可以此剑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