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都市现实 > 镇守府求生指北 > 第六百一十二章 不一样的毛子船
    这是星期一,又到了工作日了。

    无敌、多摩和鹰刚刚加入镇守府,需要一定时间熟悉镇守府,镇守府就那么大那么多建筑,两天时间已经足够她们熟悉得差不多了。等到星期一,大家也开始上班了,等待几个人的事情可不少。

    根据历史可以得知皇家海军G3级战列巡洋舰的无敌绝对十分强大,而作为球磨级轻巡洋舰的多摩和鹰级潜艇鹰要什么没什么,既不是新锐战舰,也没有什么赫赫有名的战绩,放在一众轻巡洋舰和潜艇当中毫不起眼,肯定不是太强,但详细的战斗力还不得而知,必须经过测试才行。

    胜利号既是助手,又主管演习工作,每天忙得飞起来,测试的工作只能交给没有什么事情的阿芙乐尔了。

    苏夏不久前还大建了一番,参与了测试大家能力的工作,早已经学会了怎么测试一个舰娘的能力,已经学会的东西没有必要太上心,今天也就没有再参与测试了,全权交给阿芙乐尔。

    另外刚刚进行一番大建,后续工作还是不少的。

    首先必须根据现有的资源调整远征计划。

    这不是不久前大建了一番,建造出弗兰德尔等等人,这一次圣建日又大建一番导致资源消耗相当多,尤其是钢铁,但是考虑到以后建造的情况应该不会太多,镇守府的主要消耗应该是燃料和弹药,也不应该太侧重钢铁的样子。

    然后不能总是让一批人远征,那也太欺负人了。不过现在远征有不少奖励,大家基本是抢着去的,那么派谁出去又是一个问题了。

    镇守府足足好几百人,愿意参加远征的人数不少,而镇守府的远征任务不多。远征任务少的原因来自舰娘总部——就算镇守府可以吃了绝大部分远征任务,舰娘总部需要考虑其它镇守府的发展,于是只能分给镇守府一部分远征任务。

    即便如此,有企业号做秘书舰,一个上午的时间也处理得差不多了,很快就是午餐时间了。

    就算和企业一起去的食堂,苏夏没有陪着她一起吃午餐,端着餐盘东张西望最后坐到阿芙乐尔的前面,不过刚刚坐下就后悔了。

    “同志来了……”和阿芙乐尔坐一个桌子是右眼戴着一个黑色眼罩金发及腰的少女,她发现苏夏的出现立刻站了起来。

    其他系的舰娘,不管以前喜欢叫苏夏什么,司令官、指挥官还是将军,现在基本改口叫提督,哪怕刚刚加入镇守府几天的无敌等等人也是一样,但是苏系还是经常叫他同志。为什么会这样,谁也说不清楚。

    就算平时很少见面,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作为提督好几个月的苏夏认得他所有舰娘,不过那么多宠物还是不太分得清楚了。事实上有些宠物,好像胡滕的三只鹰,除开她之外其他人都分不清楚。

    他自然认得对方——摩尔曼斯克。

    摩尔曼斯克,原美国海军奥马哈级轻巡洋舰密尔沃基号。

    历史上的密尔沃基号在战争前期主要在大西洋执行巡逻任务,后出于支援盟友和顶替意大利赔偿的原因被租借给苏联海军使用,并命名为摩尔曼斯克号。摩尔曼斯克在北冰洋航线参与了剩余的战争,并作为训练舰继续在战后服役,之后交还给美国。

    游戏中的摩尔曼斯克虽然拥有改造,架不住属性和技能都不太强,主要也是轻巡洋舰实在太鸡肋了,难得有一个位置,只要有海伦娜就没有其他人,以至于基本没有什么出击机会。

    最后游戏中的摩尔曼斯克绑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看起来有些土气。现在的摩尔曼斯克一头金发披散,穿着高领毛衣搭配长裤,看起来十分时尚,不过因为眼罩的关系总是给人一点凶的感觉。

    苏夏看着摩尔曼斯克拿过他的杯子放到鼻子边,鼻子皱起来,轻轻嗅了嗅,什么味道也没有,于是眉头蹙了起来,他心慌道:“摩尔曼斯克你干什么啊?”

    “什么颜色也没有,我还以为同志会喝酒了……这就是水吧。”摩尔曼斯克嫌弃说。

    “是水,有什么问题吗?”苏夏说,他平时喜欢喝果汁,但是今天……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想喝水了。

    “没问题。”摩尔曼斯克放下苏夏的杯子,弯下腰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什么瓶子,“我推荐生命之水?”

    “那是水吗?”苏夏问。

    “怎么不是水。”摩尔曼斯克理所当然说。

    “你饶了我吧。”在毛子船的面前,苏夏完全不敢逞能,“下午还有工作,不能喝酒。”

    “你哪来什么工作。”摩尔曼斯克说,“每天下午就看见你不上班在镇守府乱晃,广场、沙滩、海边堤坝、活动室大楼、商业楼……又或者是哪里。”

    苏夏想要解释,他不是闲逛,正是履行提督的责任,在办公室努力工作相反是不务正业,刚刚张嘴又闭了起来,他打趣道:“我去哪里都知道,摩尔曼斯克那么关注我,是不是喜欢我?”

    很显然,他找错对象了,作为毛妹的摩尔曼斯克从来不知道害羞是什么,只听见她兴奋说道:“同志总算注意到了?我对同志的爱。”

    苏夏笑了起来,笑他居然会对毛子船采用揶揄对策,真是大失策。

    “同志现在才发现我的心意吗,真是过分。”摩尔曼斯克已经拧开了酒瓶盖,“必须罚酒一杯。”

    “不行,真的不行。”苏夏抢回杯子,“下午真的要上班。”

    “中午不是要休息吗?”摩尔曼斯克说,“喝一杯酒,中午更容易睡觉,下午倍儿精神,想怎么工作怎么工作。”

    “直接起不来了才对吧。”苏夏没好气说,他拿着筷子清理鱼肉,海鱼的肉里面没有小刺,很容易剔除鱼刺,吃多了海鱼不想吃那些淡水鱼了,当然同样没什么刺的鳜鱼、黑鱼、鲈鱼什么的例外,他尝试着转移话题,“摩尔曼斯克,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摩尔曼斯克问。

    苏夏指了指眼睛,问道:“你怎么戴着眼罩?”

    “你想看我眼罩下面的眼睛?”摩尔曼斯克又问。

    “嗯。”苏夏捏着裤子夹起鱼肉送进嘴中。

    “一杯生命之水。”摩尔曼斯克讨价还价道。。

    “算了。”苏夏直截了当拒绝了,他想起摩尔曼斯克未改前的立绘,花名册上面也有摩尔曼斯克以前的照片,那是一个青涩、稚嫩的姑娘,“摩尔曼斯克以前不是这样的吧。”

    摩尔曼斯克端着酒杯送到嘴巴,突然幽幽说:“人总是会变的。就算是我,也有青涩的时候……同志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苏夏想了想少年时候的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随后轻轻摇头。

    “不说这个,……苏夏转向阿芙乐尔,双眼下意识眯起来。

    不管怎么看,阿芙乐尔的胸部都十分有料,但是比起镇守府四大天王,就不要说碾压众生的德梅因,不过平平无奇罢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她的胸部十分鼓,圆鼓鼓的,苏夏继续说:“我过来是找阿芙乐尔有事的。”

    “什么事情?”阿芙乐尔问,她的手上当然少不了一杯酒了。

    “今天早上不是让你负责测试无敌等等人的事情吗?”苏夏说,“我想知道她们的实力怎么样,有数据了吗?”

    “提督不知道吗?”阿芙乐尔奇怪说,她作为苏系却喜欢叫苏夏提督,“齐柏林今天早上找到我,说她来负责这次测试。她没有告诉提督这件事情吗?”

    “没有啊。”苏夏问,“她为什么想要负责这次测试?”

    “她说无聊。”阿芙乐尔说,“提督不会怪我随便把任务交给齐柏林吧。”

    “不会。”苏夏说,他从来不是规矩那么严的人,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就好了,“既然是齐柏林负责测试,那我找时间问问她好了。”

    “齐柏林测试完了自然会把报告交到办公室。”阿芙乐尔说,“提督等到时候不是看看报告就好了。”

    “等不及了,有点好奇。”苏夏说,“无敌的战斗力如何。”作为G3级战列巡洋舰的无敌给苏夏很大的期待,镇守府从此要多一员虎将了。

    “那就去问齐柏林吧。”阿芙乐尔说。

    “嗯。”苏夏左顾右盼想去找齐柏林,想了想还是算了。既然坐下来了,那就陪陪阿芙乐尔和摩尔曼斯克,“说起来,阿芙乐尔作为一艘轻巡洋舰,还是有一点战斗力的吧,为什么从来不出击。”

    “一战船都算不上真的有机会出击吗?”阿芙乐尔说,“轻巡洋舰里面,除开海伦娜经常有出击的机会,其他人基本没有什么机会吧。”

    苏夏笑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出击。”阿芙乐尔说,“还不如当教官……本来比起战斗,我还是更擅长教育,还有一点存在感。”

    阿芙乐尔在历史上一度作为训练舰。

    “好像也是。”苏夏喜欢吃鱼皮。

    苏夏最终还是走开了,他是真想要陪两个人好好吃午餐的,架不住她们一直劝酒,果然还是躲开比较好。

    苏夏现在坐在不惧的对面。没有特别的原因,单纯地因为不惧所在的桌子距离他比较近,据说她不喜欢喝酒,绝对不是因为她明明是一个驱逐舰,一个萝莉,却有着十分过分的身材,应该说小毛妹就是小毛妹吗?

    不惧,苏联海军41型驱逐舰一号舰。

    历史上的不惧是苏联在二战后设计建造的第一级大型驱逐舰,原计划设计建造十一艘,但因设计与技术问题最终仅建成不惧一艘船。由于在二战后设计建造的,理所当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战绩了,不如说什么战绩也没有。

    游戏当中没有改造,也没有技能,不太行,不过立绘绝对顶呱呱。大就是好。

    苏夏看着不惧,不管怎么看怎么可爱,想一想不惧其实可以说少女吧,他问道:“不惧是因为不能喝酒,所以一个人坐吗?”

    “信赖。”不惧说,“信赖今天和她的姐妹一起吃饭了,所以我一个人吃。”

    “不是一个人。”苏夏说,“还有提督陪不惧。”

    “嗯。”不惧重重的点头。

    “不惧明明是苏系。”苏夏问,“为什么不喜欢喝酒?”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喜欢。”不惧小声说,“喝不惯。”

    “喝不惯就不喝。”苏夏说。

    “我听说提督也不喜欢喝酒。”不惧说,作为镇守府的一员她自然也听说了的,苏夏不喜欢喝酒的事情。

    “是啊,我也不喜欢喝酒。”苏夏说,“不惧,我们一样耶。”

    “我喜欢喝果汁。”不惧说。

    “我也喜欢喝果汁。”苏夏好笑说,“我们好有缘啊。”

    苏夏看着不惧的杯子里面装着明黄色的液体,他说道:“不惧的杯子里面装的是芒果汁吗?”

    “那么多水果里面,”苏夏顿了顿,“我最喜欢芒果了。”

    他没有说谎,那么多水果里面他真的最喜欢芒果,只是芒果热量高,不敢吃得太多了。

    “啊?”不惧拿起她的杯子,“这个不是芒果汁,这是玉米汁。”

    “玉米汁啊……看起来好像芒果汁。”苏夏感觉有些尴尬,“我也挺喜欢玉米汁的。一般早上喝,代替牛奶和豆浆。”

    “哦。”不惧没有多想,比如某个人一直试图和她拉近关系,她看着杯子,“大家能喝酒,唯独我不能喝酒……我也想要喝酒,像是苏联大姐头那样。”

    “会喝酒好帅。”不惧憧憬说。

    “喝酒很容易的。”苏夏说。

    “提督不是不会喝酒吗?”不惧说。

    “会喝,只是不想喝。”苏夏说,“不会和不想是两回事。不惧不要小看我。”

    苏夏笑着,眼角的余光发现阿芙乐尔和摩尔曼斯克看着他,他选择闭嘴。

    苏夏一直陪着不惧吃完午餐,不惧真的太可爱了,各种意义上的可爱,明明是毛子船却不会喝酒,明明是驱逐舰小孩子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