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输不起了
    泽源郡主不满的瞄一眼苏怀野,见苏怀野瞪着自己,赶忙将头低下。

    苏怀野看到女儿嫌烦的眼神,转头看向庆安长公主,“你看看她,我是她阿爹,她那是什么眼神?

    我说错了吗?好好的一个郡主,不做王妃,而去做侧妃。这不是脑子有病?”

    说得激动了,苏怀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庆安长公主扫了苏怀野一眼,说道:“驸马你少说两句。”

    苏怀野收到庆安长公主冷厉的眼神,重新坐回团椅,伸手端起桌几上的茶杯,连喝几口茶才平复心里的愤懑。

    庆安长公主看向泽源郡主,说道:“泽源,话说到这里了,母亲得将话与你说清楚。否则,母亲就是害你了。”

    庆安长公主说得平心静气,今日进宫之前,她以女儿的意愿为主,一切为了女儿,盘算着如何让皇上为女儿赐婚。

    从宫里出来,她不敢再以女儿的意愿为主,她只有一个女儿,她输不起。

    泽源郡主极敏感,只是一瞬间,她便从庆安长公主的态度里察觉到异样,于是小心的问道:“好,母亲请说。”

    庆安长主说道:“秦王认祖归宗前,一直在英国公府长大。咱们也知道,秦王在英国公府吃了不少苦。

    皇上觉得他亏欠秦王。

    所以,在秦王的婚事这件事上,皇上会尊重秦王的意愿。

    皇上说了,秦王的王妃或侧妃,都是要与秦王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一辈子的人。需得秦王喜欢,秦王点头方才可以。

    皇上不会横加干涉!”

    泽源郡主听后,说道:“那我去寻秦王,给他说,我愿意做他的侧妃。”

    泽源郡主边说边站起身来。

    “你……”

    苏怀野见女儿要往外走,忙出声叫道。

    庆安长公主同时也开了口,“泽源,你先坐下。”

    泽源郡主见庆安长公主沉下脸,停下脚步,重新坐下来。

    “母亲,你明白女儿的心意,女儿只想嫁给秦王。”

    庆安长公主叹口气,声音软下来,说道:“你是本宫的女儿,你的想法,本宫怎会不知?

    可是,泽源,世间事,不是事事都能称心如意。

    人与人相处,讲究缘法。你与青岩,差些缘份。”

    泽源郡主不认可庆安长公主的说法,“母亲,咱们都没有试,怎么就说缘份不够了?”

    苏怀野忍住说道:“你没听公主说,秦王心有所属了。

    秦王是谁?他是叶尚书的外孙,从小在叶家长大的。你看看叶家人,哪个不是从一而终的?”

    “秦王他姓周,他又不姓叶。”泽源郡主反驳道。

    庆安长公主看看吼来吼去的父女二人,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泽源,皇上只给你一次机会。

    你若选做秦王的侧妃,就没有做王妃的机会了,这是其一。

    最重要的一点,秦王若不接纳你做侧妃,你不能死缠烂打的去缠秦王。

    皇上说了,任何碍秦王眼的,他都会将其摒得远远的。

    想想英国公府的吕子勋,只是说几句秦王的坏话,便被发配到三千里外,永世不得入京。

    泽源,母亲只有你一个女儿,若你被发配到这么远的地方,你让母亲如何活?”

    “吕子勋被发配,难道不是他挪用公款吗?”

    庆安长公主摇摇头,“挪用公款,不过是个借口。真正惹恼皇上的,是他欺负秦王了。”

    泽源郡主心有不甘的说道:“可是,女儿只想嫁给秦王,别的人,女儿都不想嫁。”

    苏怀野说道:“不想嫁,那你就别嫁,你不能给家里招祸。

    你看看吕子勋做的好事,自己被发配到山穷水恶的地方,还连累英国公府,一夜间,英国公府就没了。”

    泽源郡主低头不说话。

    庆安长公主说道:“你父亲说的有道理,咱们不能触了天威。

    否则,往后余生会生不如死。”

    “听父亲母亲的,好好想想,在齐王,陈王,楚王三人里选一个来嫁,做个身份尊贵,受人敬拜的王妃,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多好?”苏怀野劝道。

    庆安长公主说道:“泽源,你好好想想,想好了,母亲进宫去禀明皇上,皇上为你下旨赐婚。”

    “女儿不可单独去寻秦王吗?”

    庆安长公主摇摇头,“皇上说了,机会只此一回。”

    泽源郡主垂下头,愣愣的傻坐着。

    庆安长公主说道:“你回去吧,不急,慢慢的想,想好了来告诉本宫。”

    泽源郡主点头,起身回熙苑。

    泽源郡主离开后,庆安长公主扬声叫道:“来人。”

    孙嬷嬷应声进来,曲膝问道:“请问长公主有何吩咐。”

    庆安长公主略作沉思,吩咐道:“吩咐门房,从今儿起,熙苑的人,一律不准外出。

    若有人来寻泽源,就说泽源去庄子玩了,没在府里。

    有关泽源的帖子,全送到本宫这儿来。”

    孙嬷嬷曲膝应下,退出去作吩咐。

    苏怀野诧异的看着庆安长公主,问道:“公主这是要禁泽源的足,让公主与世隔绝?”

    庆安长公主叹气道:“泽源的性子太执拗,本宫怕她背着本宫做出出格的举动来,到时后悔就晚了。”

    苏怀野点点头,“这样也好!也不知道这孩子的性子怎么这么倔。”

    庆安长公主靠着椅背,没有接苏怀野的话。她有直觉,秦王的回归,京城会有变动。

    另一边,秦王与花嫣然在一起腻歪时,如安再次敲门。

    花嫣然忙从秦王的怀里跳起来,几步窜到窗边,抬手推开窗户,背对着门看着窗外。

    秦王看看惊慌的花嫣然,抿嘴笑笑,朝门口扬声道:“进来。”

    如安推门进来,欠身道:“爷,宫里的林公公来了。”

    秦王一愣,随即道:“有请!”父皇这个点寻他,出了什么事?

    林公公进到屋里,欠身道:“王爷,万岁爷传王爷进宫觐见。”

    秦王打量着林公公的神色,问道:“即刻吗?”

    林公公面无波澜,瞧不出情绪,没有急切,没有慌乱,说明不是大事,秦王微微松了口气。

    林公公欠身应下,“是。”

    秦王说道:“公公稍等片刻。”

    “好!”林公公退到门外。

    秦王对花嫣然道:“小语,你先回府,我去趟宫里。”

    花嫣然点点头,“行,你赶紧去吧。”

    秦王叮嘱道:“我从宫里回来,若是早,我就去郡主府找你。”

    “好,我知道了,赶紧去吧。”花嫣然担心皇上寻秦王有急事,催促他赶紧去。

    秦王这一去,直到宫门落钥匙才从太和殿出来,因天太晚,秦王没有再去郡主府。

    秦王回到王府,阮楚进来禀道:“王爷,夏山已经带人提前去布防了,咱们明早卯时出发,一路骑马过去,一个时辰可以到祭坛。咱们到那边处理完事,下晌未时返回,大概申时可以回到城里。”

    因贤王被禁足,曾由贤王管的事分到秦王,齐王与楚王手里。而祭天的事,分到秦王手上。

    秦王点点头,问道:“随行的,都有哪些人?”

    阮楚回道:“主要是太常寺的人,除此外,还有礼部的人及御林军的樊统领等人。”

    秦王叮嘱道:“此次祭天,安全放在首位,事关父皇的安危,处处需谨慎,你这边好好与樊统领商议,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阮楚欠身道:“王爷放心,在下知道轻重,会将一切安顿好。”

    一段时间的相处,秦王知道阮楚是个胆大心细的人,“行,你下去忙吧。”

    阮楚退出去后,秦王转身对如安道:“明早,你去趟郡主府,将父皇今日赐的金丝酥雀,如意卷给小语送过去,小语若问起,告诉她,这两日我不得闲,等我忙过这两日再去郡主府看她。”

    如安欠身应下。

    花嫣然接到如安送过来的金丝酥雀与如意卷,随口问起秦王的行踪,如安如实应答。

    冬至的隔天就是施亚梅大婚的日子,花嫣然这几日需去施府帮忙。

    秦王忙,她也忙,正好的,互不影响。

    如安离开后,花大问道:“郡主,明日冬至,皇上会带着众皇子及文武百官往祭坛举行隆重的祭天仪式,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会,普天同庆,热闹非凡。

    郡主要去观礼吗?咱们拱辰街的半日闲正好是祭祀的必经之路,郡主若是要去看热闹,可以到半日闲去坐坐。”

    花嫣然热热头,“你们自行安排,我不喜欢凑热闹,这几天,我要去施府陪亚梅。”

    “那行,那在下就放他们沐休一日,让他们自行安排。”

    花嫣然点点头,“你去安排吧,我这边,让忍冬,海棠,梨花跟着就行。”

    早饭后,花嫣然带着忍冬几人去了施府。

    施亚梅嫌她来回跑着辛苦,让人收拾一处院落出,留花嫣然住在施府。

    花嫣然没有推迟,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

    王相下了衙,来到静泊茶楼的雅间,吕超已经候在这边多时。

    王相进门歉意的说道:“明儿有祭天大礼,要过问的事多,让你久等了。”

    吕超自嘲的笑了笑,示意王相坐,然后给王相斟茶递过去,“无妨,如今的我,别的没有,就是时间多。一天闲来无事,在那儿都是闲着。”

    王相端起茶抿一口,说道:“跟我还自谦,你何时闲过。对了,娘娘在宫里也被禁足了,与王爷一样,被禁足半年。”

    吕超点点头,“这些日子一直没收娘娘的信,我想着应该是被禁足了。这样也好,禁足也是一种保护。接下来京中发生的事,就与他们不相干了。”

    王相认同的点点头,“是,禁足也是一种保护。贤王被禁足后,祭天的事务落到秦王手上。

    我得到的信儿,齐王知道,皇上这回之所以查上河修缮之事,是秦王这边的动作。

    齐王心有不甘,会在祭天的事上动手脚,用来回敬秦王。”

    吕超听到这里,顿时眉飞色舞的连连叫好。“老子想要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真是天助我矣!好!明儿普天同庆,咱们蹭蹭齐王的东风,将事情搞大。”

    王相点点头,“是,我也是这样想的,咱们助齐王一臂之力,让他把事做成了。”

    吕超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就是不知齐王能做到哪一步?咱们该配合到哪一步才好?”

    王相笑着说道:“咱们这位齐王,一直以皇长子自居。秦王回归,他心里的怨气可想而知。加之秦王朝他使绊子,这新仇旧恨的,齐王的动作一定不会小。”

    吕超听得眼冒晶光,“我到希望他将动作做得越大越好。这样,咱们可以趁乱干掉花家那丫头,再帮着他将秦王除了。”

    王相点点头,“若能将花家那丫头除了,又能除去秦王,接下来,贤王上位的成算大了八成。”

    “是,秦王与齐王,是王爷最大的对手。这次齐王若是除去秦王,皇上一定饶不了齐王,等待齐王的,就是高墙之困。为贤王一次除去两位劲敌,这买卖太划算了。”

    俩人越说越兴奋,王相看向吕超,问道:“你那边怎样?都安排下去了吗?你的人,除去花家丫头没问题吧?”

    吕超自信满满的说道:“你放心,我的那些人,身手不比龙影卫的人差。明儿,只要花家丫头出来,她是有来无回。”

    王相叮嘱道:“咱俩在花家丫头那里都吃过亏,花家丫头谨慎得很,你要叮嘱你的人,让他们不可掉以轻心,要如临大敌般看待那丫头。”

    吕超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跟他们反复交待过了。而且,杜斌跟了我几十年,他做事向来仔细。这回的事,我交到杜斌手上。”

    王相点点头,“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咱们现在不出手则矣。一旦出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吕超点点头,“是,这个我明白。咱们输不起了!”

    王相站起身来,“你心里有数就行。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明早还得早起。”

    吕超坐着未动,说道:“你先走,我再坐会儿。”

    王相明白吕超的意思,点头道:“好,万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