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武侠仙侠 > 禁区猎人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报酬
    童幼颜这么一解释,大伙儿依然没怎么听明白。

    墓里头有东西,这不废话么,没东西这伙人干嘛来呢?

    按照猎门的说法,说哪儿哪儿有东西,那就是有猛兽异种。

    可坟墓是密闭空间,而且这种古墓动辄三千年以上,里面存在猛兽异种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而且封灵二字,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这个“灵”好像是比较玄乎的东西,并不是有血有肉的猛兽异种。

    “嫂子。”林朔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我只是有这种感觉,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清楚。”童幼颜说道,“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一旦发现是封灵墓,那就一切复原倒退而出,墓穴里的东西是万万不能动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这,回去之后还有人横死的呢。”

    “那……如何是好啊?”楚弘毅在一旁着急了。

    林朔又对着童幼颜抱拳拱手:“这要是一般的探墓人,这种墓穴或许是不能进,可您是不一般的,还请想想办法。”

    童幼颜抬眼看了看林朔,说道:“那得加报酬了。”

    林朔听完松了口气,心想原来是叫价,那好办:“您尽管开口。”

    “我看叔叔的模样,也挺俊俏的。”童幼颜嗤嗤笑道,“我若能同时嫁给你们兄弟俩,大被同眠,这倒是一件美事。”

    在场几个男的都听傻了。

    要说是个男的,确实是有那种色中恶鬼,看见美色完全不管不顾的。

    可女子也这样,少见。

    哪怕是刁灵雁,这也是把蚀骨的钢刀,可人家那是藏着掖着的,而且是一个一个来,没听说过有“你们几个全上老娘又有何惧”这种范儿的。

    江湖传言童幼颜自从被苗光启甩了之后,性情大变水性杨花,林朔本以为这里面有以讹传讹的成分,如今这一看,好像这传言还显得保守了。

    不过呢,这事儿有好有坏。

    至少看她这个样子,对苗成云也不过是一时纵欲罢了,这个嫂子只是个口头便宜,当不得真。

    林朔这会儿求生欲望极强,苦着脸说道:“嫂子,你别看我貌似还行,其实是个虚架子。我家里五个老婆呢,都三十好几如狼似虎,我榨都被榨干了。”

    说完这话,林朔一把就把魏行山给揪过来了:“嫂子您看,这是我徒弟,一身腱子肉那是龙精虎猛,我猎门女魁首都得向他借种,这么好的货色,要不您得着?”

    魏行山人都懵了。

    那边童幼颜则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魏行山,嘬了个牙花子,似是有些嫌弃:“看上去倒是不错,可就怕是银样镴枪头啊。”

    魏行山被拉过来就已经很郁闷了,还被人嫌弃,那脸上更挂不住,正要发飙呢,林朔拍了他一下,以巽风传音劝道:

    “褒贬是买主,喝彩是闲人。人家褒贬你,那是真想买,你忍着点儿。”

    魏行山骂道:“林朔你特么……”

    这话刚骂到一半,童幼颜就已经上手“验货”了,老魏“嗷”一嗓子,全身弓成了个虾米。

    林朔问道:“怎么样嫂子?”

    “是还行。”童幼颜收回手微微点头,然后似是记起了什么,扭头问苗成云道,“相好的,你不会介意吧?”

    苗公子那是真厉害,就这么会儿功夫,他已经用树枝编了个绿色的帽子了,往自己脑袋上一放,和颜悦色地说道:“颜儿,你有所不知,我就好这一口,刺激。”

    童幼颜眼睛微微一眯,随后笑得面若桃花:“你真是个贴心人。”

    林朔在一旁看着苗成云,心里是又佩服又恶心。

    而楚弘毅把这些看在眼里,心里是七上八下。

    林朔要探墓穴是为了自己,结果人还没进去呢,就搞成这样子,回头可怎么收场?

    回头要是真闯了祸,祸害了苗成云和魏行山,那自己又如何自处?

    楚弘毅一边想着一边看着童幼颜,不知不觉心中起了杀意。

    事后把这女人做掉,一了百了。

    刚想到这儿,楚弘毅耳边就响起了苗成云的声音,听这个音效,他意识到这是巽风传音:“老楚,你眼神露杀气了,藏一藏。这事情我自会料理,你不用操心。”

    有了苗成云这句提醒,楚弘毅这才松了口气,明白目前这样只是狩猎队跟这女人虚与委蛇而已,并不是真要陪人家睡觉。

    这边苗成云在提醒楚弘毅,另一边林朔跟童幼颜已经在谈价格了。

    这位童阿姨要价跟别人还真不一样,不要什么真金白银,而是论夜。

    林朔跟她是一晚上一晚上地划价,一开始谈下来,苗成云和魏行山都是一年又三个月。

    主要业务就是侍寝,当然期间只要不违反国内的法律法规,童幼颜让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后来她问林朔能不能把苗光启也纳入议价范围,被林朔断然拒绝,于是苗成云又额外加一年。

    谈完这笔买卖之后,一行人就开始往墓穴里进了。

    苗成云和魏行山两人走在最后面,闷声不响,各自踹了林朔屁股一脚。

    林朔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跟着童幼颜和楚弘毅继续往前走。

    ……

    这一进墓穴走廊,林朔的鼻子自然就调动起来了。

    用鼻子一闻,他就知道事情不太对头。

    这会儿林朔念力是比较充沛的,因此除了嗅觉之外,阳八卦和云家炼神的感知能力也放出去了,防止意外。

    果然,走着走着,走在林朔前面的楚弘毅全身一震,扭过头来看着林朔,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

    墓穴里一片漆黑,这会儿大家都是打着手电的,手电光一照楚弘毅那张脸,把后面的人都吓一跳。

    “什么情况?”魏行山问道。

    “尸体……不见了。”楚弘毅指着前面的拐角,“之前我看到老特就倒在那儿的,当时弩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我实在是没办法把他抢出来……”

    楚弘毅这么一说,在场的人不禁寒毛都竖起来了。

    其中林朔还好一些,因为他刚才闻着味儿就觉得不对,附近只有血腥气。

    这里虽然已经是地下了,可气温依然在三十度左右,尸体搁在这儿一晚上应该已经有异味了,可林朔没闻到尸体的味道。

    这时候苗成云问道:“老楚,你当时看清楚了吗?老特是不是可能没死?”

    不等楚弘毅回答,走在最前面的童幼颜说道:“人应该死了,尸体被东西拖进去了,你们看。”

    众人顺着声音往前看,童幼颜手电照亮的地方,那是一个拐角,有一滩血迹。

    血迹的存在,让尸体被拖行的痕迹就很明显了,就跟毛笔字撇出去似的。

    然后前面就是拐角了,拖行的血迹也跟着拐弯了。

    童幼颜用手电照着消失在拐角的血迹,人却不往前走了。

    “嫂子,怎么了?”林朔问道。

    “机关封灵墓,一般封得是死灵。”童幼颜说道,“可现在看着样子,这座墓封得是活灵。”

    “那又如何?”林朔问道。

    “得加价。”童幼颜说道。

    “苗成云再给你加一年,行吗?”林朔问道。

    “他已经够多了,我到时候会腻歪。”童幼颜说道,“你林朔也别跟我装蒜,你们林家人什么体魄我早有耳闻。

    当年你爹林乐山就很好,可惜他背后有云悦心,我惹不起。

    通过苗成云这件事,我也想明白了,老子吃不着,儿子也行,谁还不喜欢吃口嫩的了?

    这样,你林朔陪我一晚,这座墓我给你探到底。”

    林朔听得是脑瓜子嗡嗡的,正想着应该怎么拒绝这个色中恶鬼,结果只听后面苗成云叫道:“好!没问题!”

    魏行山也跟着说道:“就这么定了!”

    “哎你们俩……”林朔扭头就要骂人。

    只听苗成云说道:“你做初一我们就能做十五,要死就一块儿死,谁也别说谁。”

    “就是,凭什么你啥事儿没有,我俩就得陪人睡觉啊!”魏行山也说道。

    “那就怎么说定了啊,林朔哥哥。”童幼颜笑眯眯地说完,这就扭过头去了,开始观察这附近的弩箭机关。

    林朔这会儿心很乱,赶紧用巽风传音跟苗成云说道:“不是,你跟着闹什么啊,又不是真睡。”

    “就算不是真睡,那你也得跟我们一块儿。”苗成云说道,“否则凭什么我和魏行山担这个污名啊?”

    “你俩想多了吧,童幼颜这几十年睡过的男人不计其数,你们俩也就是沧海一粟而已,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林朔说道,“而且听说童幼颜也算是盗亦有道,睡归睡,事后不会跟别人说,到底谁跟她睡过,外人是不知情的。所以一不是真睡,二她不会跟别人说,那你们有什么污名啊?”

    “就算没有污名,这事儿在技术上也是有难度的。”苗成云说道。

    “有什么难度啊,你不是最擅长了嘛,之前在大西洲,六个修女呢,你都能搞定,还怕她一个?”林朔问道。

    “你是不是傻,那是几个晚上就完事儿了。”苗成云说道,“云家传承的幻术,场景人物是可以设置,时间流逝那是没办法的,因为一旦在时间上动手脚,她醒过来跟现实一对照,那就穿帮了啊。

    然后你小子是把我许出去两年多呢,我这两年得天天晚上给她做法啊,有这个精力我还不如直接睡呢!”

    “哦,是哦。”林朔这才想起来,“不好意思,疏忽了。”

    “苗成云还能做法,那我怎么办呢?”魏行山也说道,“我又不会炼神幻术!”

    “那这个没事儿。”苗成云说道,“我把你做进场景里去就是了。”

    “成云,那什么。”林朔问道吗,“刚才你们不是替我答应人家了嘛,能不能把我也做进去一晚?”

    “要做你自己做!”

    “不是,我不会……”

    “我不信你不会!”

    “会是会,可这事儿虽然不是肉体出轨,那也是精神出轨啊,我干不来……”

    “你特么把我们豁出去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们也要精神出轨啊?”苗成云那是气不打一处来。

    “哎呀你别吼那么大声,巽风通道都要撑不住了。”

    “你们几个,偷偷摸摸的在聊什么呢?”童幼颜扭过头来问道。

    “嗐,这不是商量着怎么给你报酬嘛。”苗成云回道。

    童幼颜被说得媚眼如丝:“那你们可得给我惊喜才行,别事先告诉我。”

    “你放心,肯定会很惊喜。”苗成云笑道。

    “好了,机关解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童幼颜说完,就一脚踩在了拐角的地砖上。

    她是往前走了,楚弘毅愣在原地,挡着后面人了。

    “老楚,别挡着,往前挪。”林朔提醒道。

    “不是,我都没看见她动弹过,这机关是怎么解的?”楚弘毅惊讶道。

    “这叫金木术,是一种极为上乘的借物手段,跟我苗家阳八卦有相似之处。”苗成云解释道,“就是以念力探查和驱动金木之物,解开机关。”

    “这么厉害呢?”

    “那当然。”苗成云说完又踢了林朔屁股一脚,“你也知道这女人是炼神驱动借物的修行路数,神念屏障厚实得很,我以后这两年得费多少精力啊!”

    林朔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闷声不响,继续往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