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 霸天乐神 > 第二十二章:风之哀伤一。
    枫叶草原峡谷,是离着马过渡关口大约200公里的地方。平时人兽罕见的地方,今天却是聚集着不少人兽,给予这片荒芜的小天地,带了些活力。

    两批人在此对峙,红色衣服一方的人多兽众,黑色衣服一方的人少兽弱,明显的实力不均衡。

    “笑天星,你们怎么会来这里?还有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引起风萧两家的战争么?”风成看清楚来人后,直接问道。

    同时他心如电转盘算,究竟哪个环节有了纰漏,让萧家之人准确找到护送路线的?霸天族的嫌疑一闪而过,以霸天族的强大,绝对不需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那究竟会是谁呢?

    任风成想破脑袋都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无奈只能施以拖敌之计。

    “桀桀,风成老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哼哼,还想耍小聪明拖延时间?乖乖受死还能给你个痛快!”骑在一匹高大的亚龙兽的笑天星怪笑道。

    亚龙兽样子像是恐龙,只是小很多,嘴里会喷发炙热火球,魔兽里面的佼佼者,刚拉车的风行兽就是被这种魔兽的火焰给烧死的,导致车辆失衡。

    “这次风家认栽了,风雷兽送一半给到萧家,你们就此退去如何?否则我们两家要是拼起来,岂不是要白白便宜其他家族了么?”

    风成对于此事发生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决定来个缓兵之计,只要援兵看到没有准时达到约定地点,一定会找来,但时候谁怕谁还很难说。

    “风老头,这可不像你这抠门佬的风格,你这礼未免太重了吧!要是平时你这么送劳资礼,劳资倒是笑纳了,不过今天劳资最想要的礼可是你的命啊,这批风雷兽难道还轮得到你这个死人来安排嘛?”笑天星一摸光头,狞笑说道。

    说完后的笑天星,大喝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火君降临”,只见一个像是浑身冒着火的乌鸦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随时待命。

    “萧光头,你应该知道,这巫国还没有谁能留的下我!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你现在还留在这里跟我死磕,晚点离不开的可是你们了!”

    风成已经看出来了,今天的笑天星不知哪里来的信心跟自己死磕。

    风家巫魂风神,别的能力不说,论速度可是巫国最快的。说完这句话的风成,准备带领风子丰跟风子业撤了,风雷兽带不走也只能等援军来了再抢回来就是。

    镰鼬魔兽虚影刚动就停了下来,这是因为风成的左手传来一阵阵剧痛,差点就昏了过去,巫力暂停输送。

    强行忍住剧痛稳住心神的风成,下意识的松手查看,发现一只色彩斑斓,发着暗黑色光芒,蜈蚣模样的物体,正牢牢地咬住他的左手。

    这是九彩真皇蜈蚣兽!为何会有这种西部才有的超稀罕的毒兽在这里?我的左手不是牵风子业么,风成念头飞转,今天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太诡异了。

    还没得及再细想,又听到了爱子的呼救声,紧握的右手被挣开了,眼前出现了朝着笑天星飞去的爱子身影。再接着,身后传来了风子业的狂笑中夹杂着谩骂声!

    风成已经凌乱了,他瞬间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不明白。风成转身看着风子业,他的亲外甥,事情的始作俑者!

    风子业对着风成就是一顿咆哮道:“风成老狗,这次看你还如何看不起我!在你眼里我是不是连条狗都不如啊?要不是我爹是二长老,你是不是都把我弄死好几回了。我娘可是你亲妹妹啊,就因为她不同意嫁给三皇子,而要嫁给我爹,你就要跟她断绝关系,让她不到两年时间就抑郁而终。”

    “十二年了,你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么机会都不给我,只会骂我,在众人面前羞辱我,完全不当我是你们风家人,就连下人都敢来欺负我。今日终于是你的报应来了,大快我心啊,大快我心。”

    风子业指着风成鼻子就是一顿乱骂,样子极其疯癫狰狞,跟以往的懦弱样子判若两人。

    对面的笑天星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一掌把飞过来的风子丰拍在了旁边的地上,吴子丰哼唧了一声痛晕了过去。随手做完这些,翘起手来观赏这舅舅与外甥互撕的好戏。

    “风子业,你你……”风成听到这里,也是语塞了!毕竟这也是事实,在风家,不,在整个天宇大陆,哪个家族不是以强大家族为己任啊!

    强者为尊,弱小总是被欺负,每天上演多少的从神坛跌入深渊,甚至被奴役灭亡比比皆是,生存何等艰难。别看风家现在风光无限,背后里承受了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压力。

    风成身为一个人类,心自然也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不讲亲情伦理?

    只是这作为一族之长,家族延续已经远远超过个人感情。风子业的母亲那是他唯一的妹妹,她的死自然让风成痛苦不已,只是这种难言的伤痛更多藏在心里而已。

    对于风子业这个外甥,他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恨人不成材罢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如何在他人面前立足?但凡他风子业敢于跟他正面对抗,都能得到他的另眼相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祸起萧墙。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旁边风子业歇斯底里的叫骂与笑天星的狂笑声音,已经渐渐的听不见了。因为他已经快没有知觉了,但是身为风家脊梁的他,就这么一直稳稳的站着,死也要站着死。

    最后看了眼爱子风子丰的方向,留下无尽的悔恨、渴望、自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