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 归来做凡人 > 第014章:车祸现场
    而自那日起

    袁崇焕还真的就天天捧着那本破书练了起来,

    并且还真让他给练成了,

    不仅练成了,

    还成为了袁家百年来,第一位晋入人王境的奇才。

    “呵呵…那你还真是一个奇才呢”任逍遥抽着烟轻笑。

    袁崇焕的自身条件其实并不是太优秀,就他这种资质的人,在寰宇多如牛毛。

    他能修炼至此地步,其中大多原因,应该是因为他主动给予乞丐的那一块钱,而不是那一百块;

    一丝善念可能造就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一丝恶念也可能毁掉一个家族的荣华。

    在寰宇千年游历,就单自己就不知造就了多少豪门巨擎,更不知毁掉了多少倾世豪门。

    “呵呵…恩公过誉了…”袁崇焕拱手恭维道,

    “有时间了,我帮你补全吧”任逍遥抿嘴吐着一个个溜圆的烟圈,语气中带着随意和洒脱。

    修补残法,于他而言,只不过是随手为之罢了,小事一桩。

    但这话落在袁崇焕耳中,确实如同平声惊雷,

    整个人顿时激动不已,起身就拜:“多谢恩公大恩大德,老朽感激不尽…从此以后老朽这命就给恩公了,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任逍遥摆手轻笑:“你于我而言,不过是看着一时顺眼罢了,不必如此,再说,我与令爱,也算是朋友”

    “呃…”袁崇焕,两只老眼突然圆瞪,心中切泛起层层漪涟:“原来你是惦记着我闺女呢…不过,也行,有这么一个女婿,我老袁也不吃亏…”

    对于袁崇焕的内心想法,任逍遥肯定不知,如果他知晓,

    必定猛拍脑门,一脸黑线。

    书房内,烟雾缭绕,书房外,袁姗姗与母亲焦急等待。

    终于,日落欲落西山之时、久闭的书房门从内打开,

    一阵烟雾先是飘出,随即袁任两人才如仙家下凡般,从内走出。

    婉拒了袁崇焕的挽留,任逍遥手中拿着半盒香烟,欣然离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去哪,

    但是,此时不离开,似乎又有点不合适,哎!

    “爸…你们在里面聊什么呢?聊这么长时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抽这么多烟”袁姗姗轻掩着口鼻,一脸嫌弃的问。

    不是她想如此这般,主要是此时袁崇焕的身上的烟油子味,太浓了。

    “呵呵…主要是恩公的烟瘾太大了…”袁崇焕抬起手臂,嗅了嗅自己身上浓郁的烟草味,不好意思的笑道。

    “老头子…你真的恢复了?”

    班美玲眼神闪烁,意有所指的盯着袁崇焕。

    “嗯…恢复啦…”袁崇焕对着妻子,狠狠的点了点头,一双老眼再次泛红。

    “妈,你不看我爸现在活蹦乱跳的呢么,不恢复能这样么!”袁姗姗挽着母亲的胳膊插嘴道。

    班美玲红着眼圈,抬眼看了一眼女儿,对袁崇焕说道:“你给女儿说吧”

    “好,走进屋”袁崇焕长喘了口气,大手一挥激动道。

    袁姗姗看了看同时一脸几栋的父母,疑惑不解的在后面追问:“你们在打什么哑迷呀?”

    “姗姗,其实你爸,不是普通人”班美玲说道这,不由的轻轻抽泣了起来。

    因为如果不是因为她,袁崇焕这么些年来,断然不会,遭这么大的罪,受这么多磨难。

    “好啦好啦…守着孩子呢,哭哭凄凄的成何体统,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哈,不哭了”袁崇焕转身,将班美玲拉进自己的怀里,安慰道。

    破墙残瓦,陋室简餐,常人估计也很难想象,在这么一个环境下,一对年过半百的老年人间,竟然还有这么一幕。

    袁姗姗站立在一旁,看着哭哭啼啼的母亲,温柔以待的父亲,眼中不明所以,心中却泛着丝丝甜蜜。

    “姗姗,这就是你从小到大一直问我们要爷爷奶奶,而没有的原因”

    袁崇焕将自己的身份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告诉自己的女儿,

    听到父母的故事,袁姗姗泪流满面,低头哭泣着;

    “闺女你会怪我们么?”班美玲紧张的盯着自己女儿问;

    袁姗姗抬手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抽泣着轻语道:“不,女儿怎么会怪你们呢,女儿心疼您们还来不及呢…呜呜”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只是这泪水里,含的更多的是喜悦,是幸福罢了。

    任逍遥离开袁姗姗家后,手里夹着烟,漫步在街道上,一边欣赏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故土的人文风景,一边品尝着手中的烟草味道。

    他发现,抽烟还是坐着抽舒服,走着路抽烟,吐出的烟雾没有在室内那么浓郁,更不要说抽烟吐圈圈了。

    正当他,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玩烟的时候,

    突然、

    旁边的街道上,传来了一声巨响,

    他扭头一看,

    原来是车祸了,

    于是闲来无事的他,直接朝着事故现场凑了过去。

    临近后,就看见一辆红色的四轮铁壳子汽车,车灯一闪一闪的停在路中间偏左的位置,

    而在车头的前面,一位长相贼眉鼠眼,年龄大概三十左右的男子,躺在地上。

    而、周边两百米内,被车祸吸引来的人们,不一会就将整个车祸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吃瓜凑热闹的热心群众,

    当然,一代大帝任逍遥,此时,也在此列。

    四轮铁壳子门打开,

    先出现的,是一双套在白色高跟凉鞋的白皙美足,裸露在外的十只豆蔻,在阳光下泛着炫目的晶莹。

    紧接着,是一双纤细修长的白皙玉腿,玉腿上套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通明裤子,

    任逍遥知道,这种裤子叫做丝袜,是故土当代女性的一种腿上穿搭,

    至于穿这个丝袜的作用,任逍遥不知道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是为了御寒,更不是为了隔热。

    很快,一名靓丽的佳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脱尘出俗,明眸皓齿,这是任逍遥的第一感觉。

    但对于她的穿着,任逍遥却不敢恭维

    红色的连衣短裙,裙子堪堪可以遮住大腿,上面更是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肩膀头子。

    虽然看起来,确实美艳,

    但落在任逍遥眼中,却总有那么一丝不忍直视。

    尤其是那被连衣裙勾显出的婀娜身段,以及那酒红色的长发以及鲜艳欲滴的红艳樱唇,整个人都向外散发着一股成熟妖娆的妩媚感。

    任逍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压了压自己那千年未曾松动过的帝心。

    眼睛却又不自觉的慢慢飘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