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 归来做凡人 > 第011章:各怀鬼胎
    “啊!”

    杜振南一脸的震惊,然后扭头顺着任逍遥的手指看去,

    只见刘苟浑身发抖的正在向门口退去,很明显,他想溜。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太恐怖啦,他不是人,他就是个魔鬼,自己必须赶紧跑,

    尤其是在听到任逍遥刚才的话后,刘苟更加的恐惧。

    因为恐惧而带来的身体上的紧张,再看到杜振南望向自己的狠辣眼神,一股黄色的液体,直接顺着裤管流到了鞋子里。

    瞬间、在他的周边空域内,一股骚臭味,弥漫开来。

    “胡闹,你知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是要偿命的”张国政这位刚正不阿的老头,再次跳了出来。

    只不过,刚才,他阻止的是杜振南。

    现在、他阻止的是眼前的年轻人,

    杜振南看着刘苟,舔舐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伸手从手下的手里,拿过了枪,扭头看了任逍遥一眼。

    待看到任逍遥云淡风轻的笑意后,他提着枪,缓步朝着刘苟走去。

    他知道,这是任逍遥给自己的一个机会!

    刘苟死,他活,刘苟活他死,

    “杜总,杜爷,您不要听这小子的话啊,我跟您父亲是朋友,您不能杀我啊,他就是个魔鬼,您手里有枪,您用枪杀他啊,刚才一定是巧合,他能接得住一颗子弹,绝对不能接得住两颗三颗的,杜爷,您饶了我吧”

    刘苟一屁股蹲在地上,屁滚尿流的向后倒着,他身体划过的地面上,一条很黄很骚的痕迹清晰可见。

    “张院长,救我、张院长,我错啦,我以后再也不跟您作对啦,张院长,求求您救救我啊”

    刘苟满脸的恐惧,哇哇的哭着喊着,向张国政求救道。

    他现在已经把自己活命的机会,全部放在了张国政的身上。

    他以为,张国政的话,那个魔鬼会听,可惜,他还是高估了张国政在任逍遥心中的面子和分量。

    试想,两个才认识一个多小时的人,关系就是再好,又能好哪去?

    更何况,要杀他的是任逍遥

    任逍遥欲要杀谁,除非他自己改变主意,不然寰宇内外,谁又能阻挡得了呢?

    “小伙子,你就饶了他吧,他就是再有错,但也罪不至死啊”张国政一看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给老头子一个面子行不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得面子值钱么?”任逍遥抬眼看了张国政一眼,随即扭过了头去,对杜振南说:“十秒钟内,你如果不动手,那么我就自己亲自来”

    杜振南听闻此话,一双看向刘苟得眼神瞬间狠厉。

    此刻、其实他也在徘徊,如果自己在这里杀了这个刘苟,自己一定会进大狱,能不能被判死刑另说,可是从此以后自己将会成为社会的公敌,肯定是必须的。

    可是、如果自己不杀了刘苟,身后的那位,肯定饶不了自己,自己虽然在江城权力滔天,但在某些人眼里,也就是一只乱蹦跶的小蚂蚁而已。

    自己要活,绝对不能死,那么,自己既然不想死,那么只有他死了。

    杜振南眼神中闪过一抹疯狂,子弹上膛,枪口对着一脸惊恐的刘苟,咬牙扣动了扳机。

    “杜振南,你敢”张国政的一声怒吼,还未落地。

    “呯”的一声枪响,瞬间传遍了整个房间。

    张国政紧忙朝着刘苟看去。

    待看到刘苟苍白的眼神,张国政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心叹:“完啦”

    “我、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哈哈,我还活着”

    被吓破胆得刘苟连滚带爬得跑出了急诊室。

    杜振南却一脸惊异得看着手中得枪。

    这把枪是他自己得,就在来前,他还在上油保养呢,所以他很清楚得记得,这把枪内,是满满的一弹夹子弹的啊,可是怎么现在没有了呢。

    反转枪身,杜振南将弹夹从枪内拿出一看,更是傻眼了。

    只见,弹夹内,子弹依旧满满当当的,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一枪没有射出子弹呢?

    “先生,这?”杜振南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弹夹,一脸苦涩的看向任逍遥。

    任逍遥却在这时,对他直接摆了摆手:“滚吧,我有事会找你”

    “是、先生”杜振南听到此话,如蒙大赦,赶忙向着任逍遥拱手退去。

    而刘苟,却彻底呃疯了,在医院内,见到谁,都会哈哈大笑着说:“哈哈,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刚刚出了医院的杜振南,看着已经跑到马路上去的刘苟,伸手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你俩去跟着他,无论他去哪里都跟着,然后等我的电话”

    杜振南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刘苟活不长了。

    所以他才派人跟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的。

    坐到车内的杜振南直接将上衣外套脱了下来,

    此时,才看到,他穿在里面的内衬,已经水湿、水湿的了。

    “杜总、我们要不要”手下边说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住嘴、以后再对先生有这种想法,我先把你沉到江里去”杜振南直接抬脚朝着那名手下踹了过去。

    “海天盛筵”是杜振南名下的一家洗浴中心,杜振南躺在顶楼的套房里,一边享受着女技师给自己带来的超一流服务,一遍将自己今天的遭遇说了出来。

    “杜总,那您就这么算了?您真的就甘心做那人的一条.”坐在落地床前的一名五旬老者,嘴里抽了一口烟后,皱眉问道。

    最后一个狗字,他没有说,因为他跟了杜振南十几年了,他太了解自己老板的脾性了。

    有一些底线,即使作为杜振南军师的程四海,也不敢逾越。

    “哎.给谁当狗,不是当啊,给那些人当,我得到的是眼前的荣华富贵,给那人当狗,或许我能得到的是荣华富贵都不能比的东西呢”

    此时呃杜振南精神焕发,一双平凡的眼睛里,却有着丝丝异色闪动。

    “呃.您是想?”程四海作为杜振南的军师多年,如果说对杜振南的了解,他敢说第二,杜振南的现任老婆都不敢说第一。

    因此,他也知道了杜振南身上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

    “嘿嘿,那么年强的一位陆地强者,谁要说他没有来头,打死我都不信”

    杜振南伸手摩挲着身侧给自己做服务的美艳女技师的精致脸蛋,眼神中满是邪淫之色。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放心吧老程,我可是常年玩鹰的好手呢.呵呵”

    杜振南说完,对着程四海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自己要干正事了。

    程四海看了眼杜振南身侧那美若桃花的女人,心中叹了口气,便走出了房间。

    其实他有句话没有说的,那就是“常年玩鹰,小心别被鹰啄了眼”

    可是、了解杜振南脾气的他知道,自己说出来后,只能让杜振南生气,其他的起不了任何效果。

    不过,杜振南越是这样,他在某些事情上,不是越好操控么。

    “陆地强者?有多强?”程四海喃喃自语,抬头望天,眼神中瞬息万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