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 归来做凡人 > 第008章:手段初显
    “呃”

    这小子真狂;

    这种伤还是小伤?

    此时站在任逍遥面前的这一群人,可都是江城市人民医院的各科室的大拿啊;

    尤其那些外科专家,他们只是抬眼看了看袁崇焕的情况,就大概得出了一个答案;

    “嘶.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狂么?还小伤...”

    ”就是,你看那双腿,半天了,都没动一动,应该市断了吧,其他的伤先不说,就单独接两条断腿上的神经,没有两个小时的手术,能行”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狂妄了,真是的”

    “胸内有瘀血,头部有创伤,两条腿就是没断,也差不多了,这伤势就是交给我,没有两个小时以上的手术,我都没把握”;

    “小伙子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张国政一脸威严的看向任逍遥;

    任逍遥抬眼看了看四周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众人,扭头对张国政说到:“这个一会再说,净室准备好了么?”

    显然他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太久;

    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如果他说自己没有上过学,那么肯定会面对更多的质疑的;

    所以、凡事还是保持点神秘比较好;

    “那如果你没有治好这位先生身上的伤,责任在谁?”站在张国政身侧的一个中年医生问道;

    他是张国政的助理,帮院长排忧解难、是他的本职工作;

    “与医院无关”袁姗姗直接开口道;

    现在的她对任逍遥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感,所以在见到有人用自己父亲的事情想要为难任逍遥的时候;

    她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对于袁姗姗的话,任逍遥有点诧异,这姑娘怎么比自己还相信自己呢;

    班美玲抬眼看了一眼自己闺女,心中微叹;

    她其实很想阻止袁姗姗的决定的,但她知道女儿肯定不会害自己的父亲的,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比较年轻,但或许真的有些本事呢,毕竟自己家的老头子,以前也不是个普通人,不是么;

    张国政见家属都同意了,他还能说什么,于是对着自己身旁的助理点点头,让他去按排去了;

    待到任逍遥推着急救床走进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术室后,他第一时间又按排了骨科专家做好抢救的准备;

    他不怕担责任,他只是害怕万一出了问题,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

    “院长,您既然不相信他,为什么不直接阻止他呢?”助理胡海按排好事情后,来到了张国政的身边;

    张国政盯着紧闭的手术室,叹声道:“那不是家属的意思么,如果我不同意,他们极可能会直接带着伤者离开医院的,如果离开医院后,出现了意外,我就是想救也救不了咯”

    胡海听到张院长的话,眼神怔怔的看着头发已经花白的张国政,心中油然而生的,肃然起敬;

    “手术室有监控,不行咱们去监控室吧,那样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有意外,您也可以第一时间按排”

    胡海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轻声请示道;

    “走,去监控室,让李主任他们也来”张国政大步流星的朝着监控室赶去;

    “好的”胡海紧跟在张国政的身后,边走边应道;

    手术室内安装监控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临床的借鉴和学习,一般时候不会打开,只有遇到特殊事情的时候才会被打开;

    比如遇到挑战性手术或者大型手术需要跟其他医院的专家联同合作时;

    不过一般在打开手术室监控的时候,院方都会征得病人和家属的同意后才会去做的;

    今天私自打开监控,其实是有违规定的,但人命关天的事情,张国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可是当张国政刚刚走到监控室的时候,却被告知,伤者已经被推出来了;

    “什么?”胡海惊讶道;

    “走”张国政顾不得询问详细细节,直接转身朝着手术室奔去;

    “院长,院长,急诊那边的同事说,伤者已经被送到普通病房了..”胡海见到院长急匆匆的神色,赶紧追了上去;

    “让李主任也过来”张国政一脸的严肃,但那双久经风霜额眼神重,此时却有光芒在闪烁;

    江城人民医院,509号病房,骨科主任李长河亲自上手,正在对袁崇焕做着仔细的检查;

    这是一间独立的单间,房间是张国政按排的,其名曰是为了让伤者更好的修养,其实就是为了更方便检查;

    袁姗姗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母亲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双美眸却直直的盯着门口处的那道身影,眼神重异彩涟涟;

    一个小时前,父亲的模样,她至今记忆犹新,可是当父亲从手术室内出来后,整个人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那两条腿,就像没被伤过一样;

    整个人身上除了一些小伤外,再无其他;

    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任逍遥特意做的而已,不然、事情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

    他可不想刚回来,就被一些人惦记上,虽然他不怕,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可以无敌天下;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比较认同的一至理名言;

    “检查完,伤者身上除了头部的一处创伤比较严重外,其他的都是一些小伤”李长河检查完后,低声站在张国政的耳朵旁说道;

    “腿部呢?”张国政眉头紧皱,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到现在还有种做梦的感觉,这怎么可能,一个浑身是血的伤者转眼间,好啦!

    “呵.我就知道您会问这个问题,我刚才对他的两条腿做了不下三遍的检查,除了在他的大腿内测找到一处创伤外,其他的地方毫无所获”

    李长河师从国医大师,在骨科领域深耕三十余载,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那他腿上的血怎么解释?”张国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在急诊室内,袁崇焕双腿膝盖处那种血淋淋的场景,还犹在眼前呢,现在脱了裤子看到腿,却发现腿上没有损伤,这解释不过去啊;

    “按常理来说”,出了那么多血,应该是推断或者出现静脉破损的,可是现在只有一个解释了”

    “什么解释?”

    “静侧脉破损,我刚才也检查了他大腿内侧的那处伤口,应该是被处理过的,至于用的什么方法,我不清楚”李长河解释道;

    “呵..这方面,还有你不清楚的静脉止血之法?”

    “哎..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小伙子学的应该是师脉相传或者家传的医术”李长河苦笑道;

    “哦,那倒挺有意思的了”张国政颇有兴趣的抬眼朝着任逍遥看了过去;

    不过他这一眼没看到任逍遥却看到了另一个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