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 归来做凡人 > 第001章:撕票
    瀚海星宇,纷绕众辰,一颗蓝色星辰外的黑色节点处,一袭白衣略微颤抖着的语气说道:“终于找到了...”

    是的,那已经几百年不曾有过变化的古板脸上,此时竟出现了一丝丝的颤动,如果这一表情,让星宇中那些熟悉他的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眼珠子都能掉一地。

    千年来,自己游荡于众辰星宇,虽见过各种星辰的生命体,但对于眼前这颗蓝色星辰的怀念却没有一丝的减弱;

    千百年来,自己孤身一人,拒绝了千万人的追随,就是为了今天归来时的了无牵挂,而今,终于归来了,自己又怎能不激动。

    一步踏出,白衣消失在黑色节点处,随着白衣消失,节点处却突兀的震荡起来……,

    “终于回来了…”距离地球几万光年外,一个声音在这寂寥的黑洞空间里回荡;

    夏季的天黑的比较晚,人们睡的更晚.,尤其那些忙碌或宅了一天的年轻男女,当夜幕降临,他们的生活仿佛才刚刚开始....灯红酒绿、姹紫嫣红...,迷失、堕落、释放、发泄...

    殊不知....月高风黑夜,杀人越货时...

    凌晨过后,繁华落幕,行人逐渐的稀少的街道上,在幽暗的路灯下,一辆破旧的金杯面包车轰鸣着它那老旧的发动机,七拐八拐的朝着城外驰去..

    半个小时后,江城的海岸线上,一个很是僻静的地方,那辆破金杯就停在那里,车已经熄了火,车灯也关上了,车内寂静无声。

    当海波涌动,远处的灯光通过海面的映射,偶尔撒在车的前玻璃上时,你才会发现,车里的主驾驶和副驾驶座上各坐着另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两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里面,气氛透着丝丝的诡异。

    “我CAO...这俩人怎么还没完事...”柴猛一双手摩挲着方向盘,咬着后槽牙沉声嘟囔道。

    丰杰低头凑着海面映射来的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闻言瞥了一眼车前不远处的那块石头下,神色淡漠的说道:“不用着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哥...我憋不住了,烟瘾上来了...”车后座的黑暗中,一个声音伴随着布料摩擦坐垫皮革的声音响起;

    “憋着...”丰杰垂着的眼睑微抬,头也不回,语气略带着几丝训斥;

    丰东听到丰杰的话后,先是喉结涌动做了一个艰难的吞咽动作,随即又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精神的紧绷和身体上的紧张,已经使得整个人口渴了很久,更何况远处的场景...!

    其实他的烟瘾并没有那么大,刚才那么说也只是一种试探而已,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究竟是烟瘾犯了,还是因为远处的男女的酣战,勾起了他的某种欲望。

    同样坐在后排的侯宝瞄了一眼脚下被捆绑的女人,喉结涌动,艰难的做着吞咽的动作...,怯怯的看了一眼丰杰的侧脸,随即低下来头;

    终于、远处石头下的两人,开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柴猛原本摩挲着方向盘的手,紧张的紧了紧,眼睛微眯,伸手从车座下拿出一把弯刀,后座出的丰东和侯宝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应,迅速的将整个身体,掩藏在了主副驾驶座的靠背后面,同时手里不知何时也各攥着一把刀...,因为那两个解决野战的男女,此时正朝着车的方向走来;

    随着两名男女的逐渐走进,整个车内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甚至连四人的呼吸都开始变的若有若无,这是丰杰跟一个老兵学来的呼吸法子,这呼吸的法子曾经不止一次的救过几人的命了,尤其是在那段躲避追杀的岁月里;

    有着几分姿色,身段妖娆的女人,面带着丝丝潮红,上岸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径直的朝着金杯车走去,就在她刚刚走到车前,伸手向从包里掏什么的时候;

    身后跟她一起的男,伸手朝着女人丰满的臀部拍了一把,一脸的坏笑着:“嘿嘿...刺激么?宝贝..”

    “呵呵...你坏死啦...人家不跟你玩啦...”,娇羞着拍打了一下男子,迈开步子朝前跑去;

    “哈哈...你不是就喜欢我坏么.嘿嘿.”男子一脸坏笑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追了上去;

    两人浑然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们刚才路过的那辆破旧金杯车内,死神与他们擦肩而过;

    “呼...特么的...终于走了...”柴猛骂骂咧咧的说道。

    丰杰依旧紧紧的注视着后视镜,直到又过了三四分钟后,才收回了眼神,沉声说道:“动作麻利点...别留后患”

    “嗯...放心吧哥...,柴猛应了一声,拉开车门就下了车,后座上的侯宝和丰东也与此同时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柴猛打开后备箱,将一个麻袋拖出,直接抗在了肩上,此时丰杰也下了车,“猴子你上树上看着点,有动静了发信号...”丰杰说完就和柴猛、丰东两人朝着海岸线走去。

    丰杰四人是流窜于各地的黑手,专门接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而柴猛肩上的麻袋里,就是他们这次接的单子,一个企业的老总,也是自己雇主仇人的女儿。

    三人刚刚下到海滩,走了没几步,突然柴猛肩膀的上麻袋突然掉了下来,麻袋掉到地上显然出乎了三人的意外,包括丰杰..,丰杰低头看了一眼扭来扭去的麻袋,抬眼看向柴猛:“不是已经死了么?”

    “是...是啊,我和东子亲自动的手...真是奇了怪了...”柴猛嘴皮子有点哆嗦的说道,对于自己的头,他是从心底里惧怕的。

    “管他呢,既然没死,再补几刀不就完事了...”丰东说着就从后腰上,抽出来一把匕首,朝着麻袋刺去...。

    麻袋内、袁姗姗边大口喘着气,边努力挣扎着,她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因为严重缺血而已经开始缺氧的大脑也不允许她想太多,她只想活着,她今年才25岁,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结婚,年迈的父母,绝对接受不了自己惨死无音的消息...,所以她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努力的扭动起身躯,当感受到身体下坠到地面上后,她根本顾不得感受自己身体自由坠落地面的疼痛感...,就想张开嘴巴呼救,可是...被封住的嘴巴,除了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外,其它的一概都发不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