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大明:我是五好太子 > 二百二十一
    “无妨,有谢迁,张懋同行,朕从骁骑营调了一千骑兵,到了大同,还有大同的军马,暗地里还有厂卫的人保护,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弘治皇帝宽慰着张皇后。

    弘治皇帝这话说的没问题,一千骑兵,还有厂卫暗中保护,这样的阵势,恐怕大明各个山头的小毛贼也没谁不长眼会去惹这样的泼天大祸。

    张皇后不再多问,只是让人将朱厚照传进宫来,絮絮叨叨说了好几遍,用膳时,也还不厌其烦嘱咐了多次,说是在外务必小心,若是遇到什么难处,立刻要告诉父皇母后。

    只不过朱厚照忙着吃饭,含含糊糊的答应以后,这些,全都抛之脑后。

    朱厚照也不是不长心,此行,他专门挑了王守仁同行。

    想来,凭借着王守仁强大的动手能力,自己的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再说了,王守仁已经被朝廷上上下下公认为是太子的人了,让他跟着,倒也没有什么。

    弘治皇帝接下来一连接见了谢迁和张懋,搞得谢迁和张懋也紧张兮兮的,打着包票保证太子安全。

    出了京,这一路上仪仗什么的,自然是不能少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一路上,自然也是走不快的。

    一行人马,朱厚照倒是不慌不忙,谢迁和张懋也不敢多说什么,甚至在宣府等地还停留了两日,接见了巡抚等人。

    毕竟,太子出京,还有阁老和国公一同,这么粗的大腿,饶是巡抚看见了也眼馋不已啊。

    再说,能干到这个位置的,哪一个是蠢人?

    虽说储君是还不是君,可仔细琢磨琢磨,万一,陛下也是想让咱们去拜见太子殿下呢?

    最终,在一个多月之后,已抵大同。

    听闻太子驾到,大同的代王和大同巡抚,大同总兵,镇守中官一干人等匆匆带着本地文武官员出城相迎。

    论起来,当代的代王朱俊杖还是朱厚照的叔父,当然,一个血脉偏的不能再偏的代王不敢跟朱厚照摆谱,远远看到趾高气扬的朱厚照来,便匆匆行礼,笑嘻嘻的道:“臣朱俊杖,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臣,大同总兵郑雄拜见殿下。”

    “奴婢王颖见过殿下。”

    “臣,大同巡抚洪汉见过殿下。”

    朱厚照一路上总算是学会了骑马,骑在马上,看着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亲戚,脸上笑嘻嘻,心里玛买笔。

    “王叔不必多礼,诸位卿家也免礼。”

    “谢殿下。”

    朱俊杖起身以后,笑嘻嘻的道:“殿下长途跋涉而来,想来,已是疲惫不堪,臣已在城中……”

    朱厚照一听,十之八九,就是要设宴,接风洗尘了,朱厚照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样子:“哎呀呀,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公,张国公,那咱们就入城吧。”

    谢迁,张懋互看一眼,颇有些无奈:“是,殿下。”

    代王府乃是亲王府,按规格也有三大殿,王城虽是比不得皇城,用不上明黄琉璃,但也有三大殿,占地面积,也是不菲,足足占了大同内城的一半。

    朱厚照来到大同,当仁不让的下榻主殿。

    最让朱厚照颇感意外的,别看这大同在九边,可这待遇,一点也不低啊。

    锦衣玉食,甚至还有蒙古人的舞蹈。

    蒙古人嘛,与汉人大为不同,穿的又少,又是大长腿,舞蹈火辣奔放,看着朱厚照目不转睛。

    这民风,真是要比京师开放不少啊。

    大同上上下下的官员看太子看的如痴如醉,心下松了口大气,看得出来,殿下,很满意啊,看来,这个还是很对殿下胃口的。

    王颖虽是镇守中官在大同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可现在,如同伺候自己老子一般伺候在朱厚照身边,刘瑾在一旁眯着眼睛,颇有职业危机感。

    “启禀殿下”,开口的乃是大同巡抚洪汉,“山西巡抚与山西总兵已经启程,赶往大同,不日,就可拜见殿下。”

    “殿下”,开口的郑雄也说到,“臣奉陛下旨意,早已预备好好了五千精兵,虽时可被殿下差遣。”

    “好好好,”朱厚照一面看着美人,一面含糊说到:“本宫知道了,本宫来这的事,你们也知道,那就等山西巡抚到了,和谢公一同再去查吧,此事,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对了,至于大同的五千精兵,交给张国公统领即可。”

    “殿下”,谢迁有些看不过去,“汾州府那,还望殿下是不是尽早前去………”

    “哎呀,谢公,这算是什么大事?宗室一点过错罢了,谢公不要心急啊。

    好了好了,谢公,好不容易本宫不受父皇拘束,放松几日,就不要拿此等事情来烦本宫了。

    对了,郑雄啊,本宫在京师里就听说了,九边军马为大同最强,这样,抽个空,让本宫看看,本宫也好做一回大将军。”

    “是”,郑雄连忙回到。

    朱厚照朝着王颖招招手,王颖满脸堆笑的上前:“殿下,奴婢在呢。”

    “咳”,朱厚照压低嗓音,“你们这,和蒙古离得近,有没有,更漂亮的,更热情火辣点的。”

    “啊”,王颖张大嘴,却是立马反应过来,”有的,有的,殿下,奴婢,奴婢这就下去吩咐,晚上,晚上就陪殿下侍寝。”

    “聪明聪明,哎呀呀,这么聪明伶俐的,怎么才是个镇守中官,这个萧敬。

    不行,本宫回去以后,得好好骂骂他,这样的人,进个司礼监都没啥问题。”

    王颖听完浑身一激灵,司礼监啊,王颖激动的嗓子都有些颤抖,“奴婢,奴婢多谢殿下赏识。”

    这位太子爷他可早早知道,那可是想给你一份大功劳就能抄上一份大功的。

    “嗯,嗯,好了,下去吧,下去吧。”

    朱厚照颇有乐不思蜀的样子,酒足饭饱以后,眯着眼睛,让刘瑾搀扶着回去歇息。

    刚进寝殿,朱厚照却是一改刚才睡眼朦胧的样子,“刘瑾,笔墨伺候,本宫要给父皇写信回去。”

    “是,奴婢这就准备。”

    朱厚照伏案,一桩香的功夫,遍已完成,让刘瑾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