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娇妻傻婿 > 495 感觉要装不下去了(2更)
    顾义一脸的严肃,“应该是想攀上咱们家,毕竟大哥现在入了翰林院,以后前途无量。”

    “是吗?”

    宋宛月慢悠悠的问。

    顾义的心忽忽悠悠的颤了几下,努力的不眨眼睛,“不然还能有什么原因?”

    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瞬间惊讶的瞪大了眼,“她不会是还惦念着大哥,想着嫁给三叔以后有机会再见到大哥,然后勾引他?”

    宋宛月托着腮,听她说完,幽幽笑了。

    笑得顾义毛骨悚然,身上的汗毛全都立起来了,“我,我说错了吗?”

    “顾少爷……”

    宋宛月一字一句的问,“你觉得你傻还是我傻呢?”

    “少爷、宋姑娘,酒楼到了。”

    顾义觉得小四的话声就是天籁之音,从来没有这么好听过。

    看到他如释重负的表情,宋宛月站起来,在他脚面上狠狠踩了一脚,掀开车帘下去。

    顾义疼的差点喊出声,感觉小丫头再踩几次,他这只脚肯定得废。

    见宋宛月都要进去了,顾义还没动静,小四掀开车帘,看到顾义脚面上的脚印,便知道他又被宋姑娘踩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扶他下去。

    “还愣着干什么?”

    顾义瞪他。

    小四这才赶紧伸出手,把他扶下去,抬眼见宋宛月已经走了进去,这才小声说,“少爷,您又怎么惹到宋姑娘了?”

    他得打听清楚了,避免和少爷犯同样的错误。

    “想知道?”

    小四点头如捣蒜。

    “小丫头说你伺候的太不尽心了,让我换个小厮。”

    小四惊愣住。

    顾义推开他,掸了掸脚面上的土,仿佛没被踩过似的走进酒楼。

    “少爷。”

    魏掌柜和酒楼内的伙计行礼,顾义微微颔首,跟在宋宛月后面朝后走。

    魏掌柜赶紧跟上,看小四还立在门口,心里纳闷,小四一向是个机灵的,怎么犯傻了,站在门口不进来。

    “最近生意如何?”

    进了屋内坐下以后,宋宛月问。

    “天气热了,火锅吃的人少了,但总体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咱的凉茶该上了。”

    宋宛月点头,“我正好今日闲着无事,一会儿回了宅院那边吃饱饭,我便做一些出来。等没客人了,你带着伙计过去弄过来。”

    魏掌柜的应。

    “还有一件事需要您帮忙。”

    “宋姑娘请吩咐。”

    “威远镖局的齐小姐要嫁给我三叔了。”

    魏掌柜脸皮颤了一下,虽然很轻微,宋宛月还是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继续说,“家里药丸的生意我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所以不能让她家去家里,您费心再给找一处宅子,离镖局近一些的,小一些也没关系。”

    “那就是寻常的宅子,这个好说,等客人散了,我就去牙行走一趟,顺便着也给别人打听打听。”

    “不急,她现在受了伤,一时半会定不了亲,成亲也早着呢,你慢慢打听。”

    魏掌柜应是,见没什么事了,退出去。见小四抓耳挠腮的立在门口,很是纳闷,“你怎么了?”

    小四将他拉去远处,把刚才顾义说的话说给了他听,“你说少爷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魏掌柜扶额,去了京城一趟原本以为小四会长了见识,谁知道反而便傻了,“自然是假的,你从小就跟在少爷身边,少爷已经习惯你伺候了,换个人他会很不习惯。”

    “是这样?”

    小四将信将疑。

    不是他变傻了,是他知道宋宛月已经猜到了少爷的身世,偏偏少爷还不能和她说实话,他怕宋宛月会迁怒到他身上。

    魏掌柜起了疑惑,小四一向机灵,怎么会听不出来少爷这是骗他的?可他不但没听出来,连自己说的话也不信了,“你老实告诉我,在京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小四拉着他又走远了一些,还四下看了看没人,声音压的低低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宋姑娘应该猜到少爷的身份了。”

    魏掌柜惊的睁大了眼睛,“少爷怎么会如此不小心?”

    “少爷也是没办法。我们被齐国公给盯上了,如果不想法将他吓昏过去,恐怕他会给我们使绊子,不让少爷离开京城。而且,你知道,少爷他……”

    “小四!”

    顾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小四吓得一个激灵,后面的话没说完,急忙跑过去。

    “去搬一坛好酒放在马车上。”

    小四应是,去了酒窖。

    魏掌柜正准备跟上去,宋宛月和顾义从屋里出来了,魏掌柜只好打消了继续追问的念头,恭敬的送他们出来。

    回去的路上,宋宛月让车夫绕路去药铺,买了做凉茶的草药,回到家里后,饺子正好出锅。

    顾义让小四把酒坛子搬进来。

    看到酒,老先生的眼睛一下亮了。

    原来他还能被允许喝一点儿,自从那次昏倒后,宋宛月一次也不让他喝了,偏偏府中上下还都听她的。有好几次他馋的没法,到了半夜让想让许良去给他“偷”一点儿,许良都不敢。

    当着这许多小辈的面他不能太明显了,老先生尽量不动声色,“难得咱们这一大家子能聚在一起,今日要多喝一些。”

    宋老爷子立刻跟着附和,“老先生说的对,是得多喝一些,我看咱们也别用酒盅了,直接用小碗吧。”

    他这话正合了老先生的意,没等别人表态,老先生就发话了,“去,拿小碗来,我们喝个痛快。”

    孟氏想阻止,被宋宛月拦住,“外祖母放心,外曾祖父喝点酒没事的。”

    见没人阻拦,老先生胆大了,让小四给他倒了满满的一小碗,看顾义面前没有,吩咐小四,“给你家少爷也满上。”

    “他不喝。”

    宋宛月清脆的声音响起。

    顾义立刻道,“对,我不喝,我对酒过敏。”

    众人,……

    ……

    酒足饭饱,老先生微醺,宋老爷子黝黑的脸也红了起来,唯独孟阳精神奕奕,等众人都走了以后,问宋宛月,“月儿,你什么时候给舅祖父做药丸。”

    “明日我便开始做,一会儿先把酒楼需要用的凉茶做出来。

    “凉茶?”

    孟阳更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