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都市现实 > 妻子被辱:我战神身份要曝光了 > 第270章 你还如何狡辩?
    祖祭日当天是要去祖坟祭祀的,没有时间召开宴会,因此祖祭日的宴会都提前举办。

    上午九点的时候,外边传来了一道高喝,“陈锋陈阁老到!”

    庄园中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望了过去,想看到陈锋本人。

    在大门口,陈锋带着两个警卫,朝着众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看到精神抖擞、一身冷峻气质的陈锋,不少人都心中暗叹,真不愧是从疆场中杀出来的人,果然很不凡。

    燕北放下手中的东西,从高台上走下,面带微笑的走到陈锋的面前,拱手道,“陈阁老,别来无恙啊!”

    “哈哈哈哈!”

    陈锋忽然放声大笑,伸手重重的拍了拍燕北的肩膀,“燕北,你很不错!曹孟德曾言,生子当如孙仲谋,我却觉得,生子当如燕龙主啊!”

    听到他直接说出了燕北的秘密身份,各大家族的人都不禁脸色微变。

    燕北的秘密身份是不能轻易说出来的,陈锋这是要上来就放大招?

    燕北轻笑一声,笔直的腰杆挺的更直了一些,“承蒙陈阁老如此厚爱,我燕北惶恐不安啊,快快请进……”

    陈锋微微点头,大步流星的朝里走。

    四周的与会者纷纷起身迎接陈锋,态度大多都极为尊敬。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陈锋这样身居阁老会要职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作出叛变之事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的魔幻。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锋等人坐在了一座凉亭下。

    大佬们相继入席,众人在四周簇拥,燕北右手端起一杯酒,起身朗声道,“祭祖敬宗,告慰先人,告慰列祖列宗,自燕氏先祖景之起,至今已有六百八十三年整……”

    各大家族的族谱都能延伸到数百年之前,甚至有的家族能追溯到一千多年前。

    如果能够知道起初先祖诞辰之日,那么就会以其诞辰之日作为祭祖日,如果追溯不出来,那就只能往后追溯,直到能知道诞辰之日的祖先为止。

    祭祖,自古以来都是大事中的大事,各大家族极为看重。

    现如今钱娟等人虽然和燕北不对付,但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他们依然不得不来,毕竟如果不来,绝对会被天下人耻笑。

    待燕北诵完祭祖词后,宴会正式开始。

    来此的很多宾客们并未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杀机,但源武级的高手们,都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杀气。

    “哈哈哈,燕北贤侄,来,我敬你一杯!”

    陈锋突然起身,对燕北举杯道。

    众人的目光瞬间汇聚到了他的身上,场中的气氛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燕北缓缓起身,道,“陈阁老,请……”

    就在燕北起身的一瞬间,外边突然冲进来一位满脸杀气的中年大汉,朝着燕北怒吼,“燕北,你还我女儿来!”

    众人瞬间都愣住了。

    啥情况?

    燕北掳走了别人家的闺女?

    燕北神情一滞,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淡淡道,“这位先生,我连你女儿都不认识,如何说掳走了你女儿?”

    “哼,你在上京大酒店当众拐走我女儿,还有脸辩驳?”

    大汉怒吼一声,手中瞬间甩出无数蜜蜂,朝着燕北猛冲而去。

    望着漫天嗡嗡叫的蜜蜂,众人都惊呆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随身携带这么多蜜蜂,这人是怎么做到的?

    燕北瞄了眼面含微笑的陈锋,冷哼一声,手中甩出磅礴的源武能量,直接将所有蜜蜂化为齑粉!

    “啊!”

    大汉的蜜蜂被杀尽,他本人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创伤,神色瞬间变得有些萎靡了。

    燕北冷声道,“阁下是谁?为何来我燕家宴会上闹事?”

    大汉看向燕北的神色充满了戒备,双脚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这才说道,“我是苗疆苗家苗中杰,我女儿苗金珂前些日子去了上京,在上京大酒店外突然失踪了,她最后接触的人是你,因此我有理由怀疑,是你绑走我的女儿。”

    原来是苗金珂的父亲!

    燕北背负双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此事,必然和陈锋摆脱不了干系!

    他淡然道,“陈阁老,你对此事怎么看?”

    陈锋见燕北竟然丝毫不慌,反而问自己,暗道果然是天纵之人,这要是搁在寻常的家族子弟身上,恐怕立刻就开始辩驳了,但一旦辩驳,就正中了他的计谋了。

    不过,陈锋可是老狐狸,怎么会没有算到这一茬?

    他微微笑道,“燕北贤侄,这是你的家事,我一个外人而已,何敢掺和啊!”

    “嗯?原来在陈伯父的眼中,我和你的关系竟然如此疏远吗?唉,没想到啊没想到,太伤我心了……”燕北痛心疾首的哀叹着,眼眶中甚至还有斑斑泪水,让人看了就觉得,他肯定是非常伤心。

    陈锋顿时愣住了。

    自己什么时候和燕北这么熟了?

    满打满算,两人也不过是见了两次面而已啊!

    他瞬间明白了,燕北这家伙是想玩道德绑架啊!

    自己绝对不能上套!

    一旦被燕北道德绑架了,那自己可就很难置身事外了,而苗中杰的事情很棘手,苗金珂现在不知道在何处,一日找不到苗金珂,就一日无法解决此事,这是自己甩给燕北的一个烂摊子,自己可不能又接回来。

    想到此,陈锋立刻说道,“燕北贤侄,自古有云,亲疏有别,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足以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你的家事,我更没有掺和的理由啊……”

    燕北双眼直直的看着陈锋,眼中的泪水瞬间流了出来,“我自幼丧亲,无依无靠,全赖爷爷含辛茹苦的培养,但爷爷如今却年迈体弱,无力抚养,家中叔伯互相争斗,无人可依,我只以为唯有陈伯父是我今后的依靠,却没想到……唉,陈伯父无需多言,我不强求……”

    看到燕北如此哭泣的样子,众人都惊住了。

    这还是往常强势无比的燕北吗?

    但更多的人则是有些唏嘘,原来成年人的崩溃,果然是在一瞬间啊。

    往日里看似强悍的燕北,原来也有崩溃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