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二百七十三章:乾纲独断不容易
    大明的兵权被分为统兵权和调兵权,统兵权在五军都督府,调兵权在兵部。

    尤其是,现在京营是于谦在亲自提督,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天子的这道旨意,都该由于谦来接。

    但是于大人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对于天子的独断行为十分不满。

    眼瞧着这殿中的气氛有些凝固,俞士悦暗道一声不好。

    他是知道于谦的那副性子的,说好听了叫刚正不阿,敢言直谏,说不好听了,就是容易犯拧。

    说到底,他还是太年轻了,那股棱角还没被磨平,胸中热血仍在激荡。

    要知道,往常时候,六部都察院的主官,平均年龄都在六十五岁左右,年轻一些的,也要六十岁左右,基本上是干上五到十年,然后就致仕由下一批新秀顶上。

    土木之役后,朝中老臣死伤惨重,新晋的部院大臣,都算是相对年轻的,但即便如此,也都在五十七八往上。

    但于谦今年多大呢?

    过了这个年,他虚岁才五十二!

    对于一个七卿级别的大臣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年轻了。

    要是没有这次土木之役,他至少要在侍郎的位置上,熬上至少七八年,才有机会升迁到工部或刑部,这样排名相对靠后的衙门当主官,即便如此,已经是算快的了。

    但是如今,机缘巧合之下,他有扶立新君之功,力抗外敌之绩,手握京营大权,外加少保之衔。

    在朝中的威望,甚至稳稳的压过了都察院的陈镒和户部的沈翼,仅次于新晋的吏部尚书王文和历仕数朝的老臣胡濙。

    在俞士悦看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如今的天子虽然英明睿断,但是毕竟年轻气盛。

    而且,从土木的消息传来之后,俞士悦就隐有所觉。

    这位天子虽然看似谦和守礼,能纳谏言,但是实际上,心中的主见极强。

    上回登基之时的法统之争,便足可见这一点。

    彼时,今上尚是郕王,京中人心惶惶,动荡不安,外有大敌虎视眈眈,情势不可说是不危急。

    但就是在那个尚需依仗群臣力保社稷之时,对于看似无关紧要的法统之事,今上却寸步不让。

    六部七卿连番施压,天子却丝毫不为所动,可见其内心之坚定果敢。

    对于朝廷来说,有于谦这样的板荡之臣是好事,对社稷来说,有天子这样的谋断千里的君主,也是好事。

    但是俩人碰到一块,终究是会发生冲突的。

    应该说,俞士悦的感觉很准确,前世的时候,朱祁钰突逢大变,迷迷糊糊就被扶上了皇位,底气自然不足,事事都有依仗于谦,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冲突,于谦的这种性格,反而是好事。

    但是如今,于谦的性格没变,可他不是前世那个懦弱的朱祁钰了。

    眼瞧着于谦黑着脸就要开口,可以预料到说出的话不会怎么好听。

    俞士悦连忙抢先一步,一闪身就到了于谦的身前,恰恰挡住了他出班的步伐,道

    “臣领旨,稍后便为陛下拟诏。”

    这种调兵的诏命,必然是要形成正式的文书的。

    而一道合乎规制的诏书,首先便要由内阁来负责拟诏,因此,俞士悦上前领旨,倒也算是正常。

    说着话,俞士悦便瞧见于谦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眼瞧着就要起身,就算他挡着都没有用。

    于是俞士悦连忙又道。

    “不过陛下,按制,圣旨需经六科签发,但是如今六科封印,无法副署,就算内阁拟好诏命,调兵一事,也要等年后朝廷开印,才能真正实行。”

    “故臣之见,此事是否暂缓几日,待年节过了,朝廷开印之后,再行处置。”

    次辅高谷也站了起来,道。

    “陛下,俞阁老所言甚是,您忧心苗地百姓,被贼子肆虐之心,臣能够体察,陛下时时心存百姓,乃万民之福也。”

    “然如今正是年节,即便是派遣新的总兵官前去,一时之间,也无法开战,何况京营的将士,也有不少因年节归家,贸然调动,恐京师守备兵力有所空缺。”

    “故臣斗胆,请陛下暂缓此事,待年节过后再行商议。”

    内阁的职责就是调和内外,眼瞧着这殿中的气氛不对,这两位内阁大臣,也不提什么是非对错,争论什么到底该不该换人了。

    就尽量的想要将事情先拖延下去,等到过了年节,朝廷开印,这件事情上往早朝上一扔。

    就算是吵得再厉害也无所谓了。

    有这两人的一番打圆场,于谦总算是没有梗着脖子继续往前冲,强自坐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上首的天子。

    俞士悦和高谷的盘算,朱祁钰又岂会不知道?

    王骥在朝多年,势力还是有的,何况他和孙太后那边有所牵连,那边自然也会保他。

    实话实说,朱祁钰这次其实是不占理的,就如于谦所说,要撤换王骥这么一个十万大军的总兵官,单凭如今的理由还不够。

    毕竟,苗地的情况特殊,如今又临近年节,军心难免不稳,保守一点的战略调整,也并非不可解释。

    所以要是真到了早朝上,这件事情多半要吵上半天,不了了之。

    于是,朱祁钰也沉下了脸,冷声道。

    “六科封印,就召他们回来开印,前番军报上说,平越城被围已有数月,城中情况现在一概不知。”

    “朝廷这边过着年,平越的百姓却食不果腹,多耽搁一日,便不知会有多少百姓饿死。”

    “这种情况之下,你们有何颜面,在朕面前说暂缓?”

    “年节之下,大军的确不宜即刻开战,但是正因如此,才正好给新的总兵官熟悉军情的时间,待年节过后,总兵官整合兵力,方可毕功于一役。”

    “至于京营换防,兵力不足?”

    朱祁钰三言两语将两个阁臣摆出来的理由一一驳斥,说到最后,话头却停了停,目光落在于谦的身上。

    他的口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斥道。

    “兵部又是做什么吃的?”

    “京营有二十万大军,十大团营,若因年节换防,便连两万的兵力都凑不出来,那朕看你这个兵部尚书也不必做了。”

    “不然不知道哪一日,贼子带兵冲破宫禁,刀都架到朕的脖子上了,京营说不定还在休沐呢!”

    天子突然而来的雷霆之怒,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他们能够混到这个地步,自然都是善于察言观色之辈,一眼就看得出来,此番天子是动了真怒。

    尤其是最后的那几句话,天子眼中闪过的寒意,让一帮老大人心中都不由得一颤。

    顾不得其他,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起身,拜倒在地,道。

    “臣等有罪,请陛下息怒。”

    这些跪下的人,自然也包括于谦在内。

    但是眼瞧着于谦的脸色突然平静下来,俞士悦的心头却突然涌起一阵浓重的不安。

    果不其然,都是请罪,但是于谦下一刻,却摘掉了头上的官帽,双手捧着举过头顶,道。

    “陛下,臣蒙陛下恩典,拔擢为兵部尚书,身负提督京营之责,当粉身以报,苗地十万大军,撤换总兵官并非小事,臣实难违心遵从陛下之命。”

    “然身为人臣,违抗圣命,此为不忠也,故臣请陛下,罢去臣兵部尚书及提督京营之职,以谢天下。”

    说罢,于谦重重的叩首在地,头颅和大殿的青石板撞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顿时让一帮老大人全都愣在了当场。

    俞士悦一阵头疼,心中不由得哀叹一声。

    这下,真的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