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二百六十六章:朕相信
    京师的冬夜很凉,夜色很好。

    甬道当中,一阵冷风吹过,让朱祁钰冷静了下来。

    他刚才是因为担心济哥,过于生气以致于有些莽撞了。

    这个时辰,按照吴氏的习惯,都应该已经歇下了。

    有心想要叫住往前走的内侍,却发现銮驾已经到了距离景阳宫不远处。

    朱祁钰打眼一瞧,便见到景阳宫中依旧灯火通明。

    待得走的近了才发现,青珠早已经带着几个侍奉的人,在宫门口候着了。

    青珠穿着一身板正的窄袖女官袍服,丝毫都不像是已经歇下的样子。

    眼见着銮驾停下,青珠笑吟吟的屈膝给朱祁钰行礼。

    “奴婢给皇上请安。”

    朱祁钰从銮驾上下来,心中原本的不满早已经消散而去,探头往里头望了一眼,有点心虚的问道。

    “青珠姑姑,这怎么这么晚了,母妃还没歇下?”

    青珠侧了侧身子,虚手一引,恭谨的道。

    “太后娘娘早就知道您会过来,所以特意等着您呢,皇上随奴婢进来吧。”

    说罢,青珠躬了躬身子,抬步就往景阳宫里走。

    朱祁钰没奈何,只好跟上。

    杭氏的这桩事情,他固然是生气的,但是他还是有分寸的。

    如今汪氏将养着身子,六宫是吴氏在代管,她老人家既然已经处置过了,朱祁钰也不至于再跑去杭氏的宫里发脾气。

    让他生气的是,这么大的事情,吴氏竟也瞒着他。

    不仅她自己瞒着,还不许兴安禀报过来。

    所以他这番过来,其实是带着点兴师问罪的意味的。

    但是也不知道为啥,真到了这宫门口,眼瞧着吴氏摆好了阵仗等着他来,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心虚的不敢进去。

    不过来都来了,也不可能回去,想了想,他还是紧走两步,跟上了青珠的步伐。

    对于景阳宫,朱祁钰早就熟门熟路了,进了暖阁,一身的寒气顿时散了不少。

    吴氏果然没有歇着,不过也不似白天那般穿戴整齐。

    穿着一身黛蓝色团风纹鞠衣,坐在榻上,左手拿着一卷佛经,右手捻着一串珠子。

    眼瞧着朱祁钰推门进来,吴氏放下手里的佛经,笑着道。

    “皇帝来了,坐吧。”

    其实也不必吴氏吩咐,朱祁钰刚进门的时候,青珠就已经使唤着人搬了个墩子过来,又张罗着准备茶点。

    瞧着吴氏似笑非笑的眼神,朱祁钰有些尴尬,道。

    “这么晚了,打搅母妃歇息,是儿子考虑不周,儿子向母妃赔罪。”

    吴氏瞥了他一眼,倒是没什么意外的反应,淡淡的道。

    “打从兴安从景阳宫被叫走的时候,哀家就知道你一定会往这来,他跟了你这么久,口里有不实之言,焉能瞒得过你。”

    一旁的兴安缩了缩脖子,一脸的欲哭无泪。

    娘娘您早知道瞒不过,还严令让他不要说……

    眼见吴氏主动提起了此事,朱祁钰也就顺嘴接了过来,道。

    “母妃,这次杭氏做的,的确是过了些,济哥才不到两岁,她这个做母亲的,哪能这么折腾孩子,想起来朕就生气。”

    “您也是,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遣人跟朕说一声,今儿朕去看济哥的时候,脸都还是烧红的……”

    虽然进来之前有几分心虚,但是真的提起这件事情,朱祁钰还是忍不住生气,口气当中也带着一丝埋怨之意。

    吴氏收敛了脸色,手里依旧捻着佛珠,轻轻瞥了他一眼,道。

    “告诉你了又能怎么着,你还能因为这么点事情把她一个贵妃打进冷宫不成?”

    朱祁钰被这一句话给噎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的确,他就是知道了,也不能真的大动干戈。

    说到底,杭氏是潜邸时候就跟着他的妃子,登基之后晋封贵妃,有金印宝册在手的。

    别说这么点小事不可能废了她,就算是罚的重了,也得是有名堂才行。

    可这杭氏做的事情,又实在让人说不出口。

    总不能说,宫里的贵妃娘娘为了争宠,把自己的亲儿子,也是皇帝如今唯一的儿子给折腾病了。

    说出来都丢人!

    轻轻哼了一声,朱祁钰接过青珠送上来的茶盏,灌了一口,闷声道。

    “即便如此,母妃也不该瞒着朕,好歹要让朕知道是怎么回事才是。”

    吴氏重新斜靠在榻上,道。

    “哀家知道,你心疼济哥,但是后宫里头,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杭氏这次做事的确有些冒失,但也就是个意外,太医说了,好好照顾着,没什么大碍。”

    “你别忘了,济哥也是她唯一的儿子,论心疼,她不比你差,哀家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小题大做。”

    说着,吴氏瞥了依旧气哼哼的自家儿子,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说上回,朱祁钰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说不会在太子的位子上动心思。

    但是她怎会看不出来,自家这个儿子,对于涉及到济哥的事情,都总是会多上心几分。

    虽然说济哥是长子,但是在吴氏看来,朱祁钰还年轻,子嗣的事情不用太担心,以后总会有的。

    他这么关心济哥,总是让吴氏感觉到有几分不安,总担心他立足不稳的时候,就对东宫动心思。

    因此,吴氏才不想让他在这件事情上太过大动干戈,故而让兴安将这件事情的内情隐瞒下来,只禀说是济哥体弱,不小心偶感了风寒。

    但是她也清楚,以朱祁钰对济哥的关心程度,这么突然的病症,肯定是要查的。

    因此,当兴安被叫走的时候,她就知道会有如今的这一幕了。

    而且,除此之外,她还有另一层担心。

    沉吟片刻,吴氏手里的珠子拨动的速度快了几分,轻声开口道。

    “前番你说,后宫里头要定典制,这是好事情。”

    “既然要定,那就得有规矩,年后选秀,宫里又要进一批新人,争宠夺位的手段,不是什么新鲜事。”

    “所谓男主外女主内,你是皇帝,外朝的政务是你说了算,可这宫里的内务,你虽是皇帝,可也不能胡乱插手。”

    “不然的话,你这典制定了,还不如不定!”

    面对吴氏带着一丝训斥之意的话,朱祁钰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轻轻点了点头。

    他今天虽然很生气,但是也没再去杭氏那发脾气,而是来了景阳宫,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倒不是说,他这个皇帝,不能管后宫的事情,而是无规矩不成方圆。

    他的大部分精力,毕竟都是在外朝。

    因此,对于后宫当中的很多事情,他往往了解的都不够全面,贸贸然插手处理,有时候反而会有反效果。

    不过,他没明白的是,吴氏忽然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这些干嘛?

    似乎是明白朱祁钰的想法,吴氏摇了摇头,道。

    “钰哥,你要知道,哀家如今只是代掌这后宫,等过段日子,芸娘的身子大好了,后宫还是要交给她来打理的。”

    “在哀家这里,你总归是有几分顾忌,不敢放肆的,可今日的事情,要是换了芸娘,你能保证,你们之间不生嫌隙吗?”

    朱祁钰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明白吴氏的意思了。

    不仅明白,他还深有体会!

    前世的时候,他和汪氏之所以渐行渐远,就是如此。

    汪氏是六宫之主,后宫的事情繁杂纷乱,处理起来并不容易,有些时候确有不周到的地方。

    有时候处置事情的时候,损伤了宫里一些人的利益,他们自然会想法子,在自己这个皇帝面前吹风。

    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耐着性子去听汪氏解释,每一桩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是越往后,他越容易听信一面之词。

    吴氏说的很清楚了,今天的事情,得亏是她处置的,朱祁钰就算是再生气,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但是要是换了汪氏,她可制不住生气的自己。

    自己带着气进坤宁宫,不管谁对谁错,中间有什么隐情,势必都是要先吵一架的。

    说不定,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他还会觉得,是汪氏暗中动了手脚,栽赃嫁祸给杭氏的。

    很多时候,感情就是在这些争吵之中渐渐消磨干净的。

    想明白了这个,朱祁钰起身,肃然道。

    “母妃教训的是,儿子明白了,以后芸娘执掌六宫,朕也不会随意质疑她的决断,更不会越过她干预后宫事务。”

    吴氏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绽出一丝笑意。

    然而接下来,朱祁钰的一句话却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只见自家这个儿子眨了眨眼睛,又道。

    “不过,儿子也相信,就像朕相信芸娘一样,芸娘也会相信朕。”

    这么些日子下来,朱祁钰相信,他给了汪氏足够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不在于时间的长短,只在于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和感觉。

    朱祁钰知道,汪氏不会害他,她所做出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他考虑。

    汪氏心里也清楚,朱祁钰不会随随便便的怀疑她,因此……

    朱祁钰直起身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望着吴氏道。

    “刚刚,您有一句话说错了,那就是今天的事情,要是芸娘来处置,她一定会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给朕,因为她知道,无论真相如何,朕都会相信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