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二百四十五章:岷王府的糟心事
    说起大明朝的宗室,有安分的也有不安分的,但是岷王府的这一摊子事儿,就算是在整个宗室里头,也算是让人糟心不已的。

    作为太祖皇帝的第十八子,岷王朱楩在他的兄弟们当中年纪并不算大,才能也不算出挑,很是平庸。

    洪武二十四年,刚满十三岁的朱楩被封为岷王,封地岷州,不过因为年纪还小,当时并未就藩,而是在十五岁大婚之后,才前往封地。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封地被从岷州改到了云南,以防备云南沐氏。

    从洪武二十六年,到洪武三十一年,这位岷王爷在封地当中,可谓是风光无限,军政税赋一把抓,真正不愧对一国之王的称号。

    然而好日子总是不长久的,建文登基之后,开始削藩,他的好几个兄弟都被先后以各种理由废去或诛杀。

    朱楩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他之前跋扈的种种行径,在这个时候都被人当成了把柄,被沐氏一杆子捅到了建文面前。

    于是,朱楩从手握大权,高高在上的亲王,被废为庶人,流放漳州,直到靖难之后,才被恢复了爵位。

    但是这位岷王爷,到底是作威作福惯了的,刚回封地就故态复萌,再次被沐氏弹劾“擅收诸司印信,肆意杀戮吏民”。

    整个永乐年间,他的岷王位被废了三次。

    直到最后一次,太宗皇帝忍无可忍,索性废去了他的王府官,将他的护卫队彻底削减,只留了几百人,才算是勉强让他安分下来。

    与此同时,因为接连几次的小报告,导致这位岷王爷和云南沐氏已经势成水火,几乎到了有你没我的地步。

    于是在洪熙元年,仁宗皇帝不得不再次改换朱楩的封地,将其迁到了湖广一带。

    经历了这么几番大起大落,这位岷王爷总算是修身养性,不再闹出什么乱子。

    当然,也是因为手里的权都被收了,又被换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封地,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

    然而按下葫芦浮起瓢。

    老岷王刚安分了没几年,他那几个儿子又闹腾开了。

    洪武时代,太祖皇帝很喜欢让皇子和功臣联姻,朱楩自然也不例外,他的正妃袁氏,乃是后军都督府袁洪长女,位高权重。

    袁氏所出二子,嫡长子朱徽焲在永乐年间便被封为岷王世子。

    然而就在宣德初年,这位王世子,却突然和自己的亲兄弟,也就是如今的镇南王朱徽煣闹翻了。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彼时,朱徽焲已经三十岁,受封王世子足有二十个年头,但是一直没有儿子。

    相反的,倒是他的弟弟朱徽煣早早的生出了嫡子朱音埑。

    尤其,这个朱音埑天资聪颖,自幼不凡,颇得老岷王的疼爱。

    不知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关节,反正,在宣德三年前后,这位王世子忽然就向朝廷检举,说朱徽煣诽谤已逝的仁宗皇帝。

    结果宣宗派了使者去查,得出的结论是并无此事,乃是诬陷,于是,朱徽焲的王世子之位被废,被囚于凤阳高墙,没过不久,就病死了。

    而朱徽煣,则理所当然的凭借嫡二子的身份,以镇南王兼为岷王府的新世子。

    只待老王爷西去,他便可以从郡王位,顺利成章的承袭岷王府。

    要说到了这等地步,岷王府也该安分下来了。

    但是其实并没有。

    朱徽焲被废了,岷王府的老四老五,也就是广通王和阳宗王,又开始闹腾起来。

    这两人一母同胞,都是侧室苏氏所出。

    不比正妃袁氏的家门显赫,苏氏的出身低微,并没有什么积蓄。

    于是在自己两个儿子的怂恿下,偷偷变卖岷王府的家产,贴补两个儿子。

    后来,这件事情被回府探亲的朱徽煣撞了个正着,于是,不久之后,苏氏就自尽了。

    老岷王一气之下,连两个儿子都不再见,直接把他们关到岷王府的门外。

    但是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大门走不了,竟然指挥自己府里的护卫,拆了岷王府的外墙,强闯了进去,直奔岷王府的银库,拿走了不少珍稀物件。

    然后,反手就是一道奏本,弹劾朱徽煣逼死庶母,结果引来了朝廷的严厉斥责。

    他两个人,也彻底被老岷王厌恶,成了人嫌狗憎的货色。

    听完了这岷王府的狗血争斗,舒良顿时一阵了然,感叹道。

    “怪不得这广通王和阳宗王两位,一见面就跟镇南王吵得不可开交,原来早就如此交恶了。”

    朱祁钰亦是轻笑一声,道。

    “你说的不错,自从他二人强闯岷王府之后,老岷王就对这两个儿子彻底失望,将岷王府的一应庶务都交给了镇南王打理,所以,岷王府的大权,的确如今就在镇南王的手里。”

    舒良眨了眨眼睛,听到天子意味深长的口气,心中顿时一动,眼前再次浮现出了那个笑呵呵的胖王爷的身影,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他果然没看错,这位镇南王,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要知道,岷王府的这一出大戏固然精彩,但是其中也确有很多不合常理之处。

    譬如说,当初的王世子朱徽焲,为何直到三十岁了,都还一无所出?

    还有就是,类似于诽谤仁宗这种事情,若非真的有把握,朱徽焲又岂会向朝廷检举?

    还有那广通王兄弟二人,他们的母亲苏氏,在袁氏死后,就一直掌管着岷王府的后院,她用得着偷窃财物?

    退一步说,朱徽煣平时都在封地,怎么就这么巧,回府探亲就正好碰上,那苏氏,真的是羞愧自尽?

    这其中的种种,朝廷早有定论,舒良懒得去细究其中的内情。

    但是作为东厂的掌事人,他凡事都不吝于往坏处去想。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位镇南王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但是最终,得利的却全是他一个人!

    朱徽焲被废,他成了王世子。

    苏氏自杀,岷王府后院便没有管事的人,江川王唯唯诺诺,广通王和阳宗王人嫌狗憎,岷王府的大权,被这位镇南王一手掌握。

    到了,人家手里还干干净净的,谁也抓不着他的把柄。

    仿佛这些事情,都是别人自己作死,和他毫无关系!

    舒良心中暗暗对这位胖胖的王爷,再度提高了几分警惕。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可得好好的多想几道弯,别莫名其妙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朱祁钰瞥了舒良一眼,显然也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的道。

    “镇南王这边,你多防备着,不过也不必太上心,他既是个聪明人,就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宗室一事,朕心中自有盘算,你莫得罪他便是。”

    舒良恭谨的点了点头,朱祁钰又道。

    “这桩事情先放一放,你方才说,迎候完了岷王之后,你又去见了杨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