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一百九十八章:事情好像变大了
    俞士悦抬头看去,来人身着飞鱼服,腰悬一柄绣春刀,不是别人,正是锦衣卫指挥使,卢忠。

    相对于被气得不轻的俞士悦,江渊的反应更快,立刻上前道。

    “指挥使怎么有空到刑部来,可是有何事?”

    这段时日,锦衣卫辅助三司查案,不少的官员传唤,都是由锦衣卫代劳。

    所幸,这位新任指挥使还算安分,除了曹吉祥的案子,没闹出什么不该闹出的事情。

    作为天子身边的亲信,江渊对待他的态度,自然也热情的多。

    卢忠往前走了两步,倒是按着规矩分别向两人见礼后,才叹了口气,说道。

    “还能是什么事情,当然还是那件案子,陛下命锦衣卫协助三司,现下迟迟结不了案,总不是回事。”

    “所以我今日,特意过来跟几位老大人商议一番,怎么,两位老大人也是在烦恼此事?”

    俞士悦神色一动,心中一阵懊恼。

    他怎么给忘了,还有这位呢!

    作为被天子亲自提拔的锦衣卫指挥使,卢忠不仅执掌整个锦衣卫的大权,而且拥有可以随时入宫觐见的权力,可谓是天子实打实的亲信。

    别人不清楚天子的信息,这位卢指挥使,总是知晓一二的,向他打听,岂不是比跟江渊两个相互置气要强得多?

    于是,俞寺卿也迎上前去,道。

    “卢指挥说的是,此番三司办案,着实依仗了不少锦衣卫的力量,本官一直想上门致谢,没想到今日卢指挥亲自过来,快快请坐。”

    俞寺卿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一副东道主的架势,仿佛这地方不是刑部,而是他的大理寺衙门一般。

    这反倒让卢忠有些不适应了。

    说句实话,锦衣卫在朝廷的地位,咳咳,也就比宦官好那么一点点吧。

    毕竟,锦衣卫拥有监察,缉捕,审判,甚至处刑的权力,基本是独立于朝堂之外的一套体系,完全受天子掌控。

    朝廷各部虽然也有能牵制的手段,但是总体来说,在整个朝廷的体系当中,锦衣卫是一个异类。

    或者说,锦衣卫是依托于皇权,而跳出了朝堂规则的范畴外的一干机构。

    他们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直接对皇帝负责,而不是对朝廷负责。

    因此,对于大多数的朝臣来说,这种机构存在的,就会妨碍朝廷的稳定运转。

    托前几任指挥使的福,锦衣卫在朝臣里的名声,可不比东厂要好。

    这次锦衣卫虽然是负责协助三司办案,但是就是帮着抓抓人而已,还不至于让他这个指挥使亲自出面。

    所以对于两位朝廷大员的如此“礼遇”,着实感到受宠若惊。

    好好的享受了一番这种感觉,卢指挥使砸了咂嘴,道。

    “坐就不必了,毕竟,此案是三司会审,锦衣卫协助,这刑部和大理寺齐了,还差着都察院,二位不嫌麻烦的话,跟本指挥使,到都察院跑一趟?”

    都察院?

    俞士悦和江渊对视一眼。

    此刻,俩人已经将刚刚的不愉快都抛到脑后去了。

    平心而论,要是真的有法子,能够早点把这桩案子结了,江渊也不愿意一天天拖着,还得得罪俞士悦这么一个朝廷大员。

    只是他们有点不明白,找都察院干嘛?

    虽然三司会审名义上是三法司共同审理,但是实际上,都察院并不会过多干预司法层面的事务,只是代表朝廷进行督查而已。

    要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传唤的官员品阶都不算高,所以都察院那边,只指派了一个佥都御史过来。

    但是现在,这位指挥使说要到都察院去,显然不会是去找普通的堂官。

    能让他们三个联袂而去,跑一趟的,也就只有都察院的长官,左都御史陈镒老大人了!

    能到了惊动这位老大人的程度,这两位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小事。

    但是事已至此,很明显这位指挥使并不想提前透露,于是俩人只得起身,朝着都察院的方向而去。

    所幸,三法司的衙门离得很近,从刑部出去,没两步就是都察院了。

    看门的小厮,见几位绯袍大员联袂而来,自是不敢怠慢,将人请进了大堂,便去禀报去了。

    很快,他们就见到一个威严堂堂,不苟言笑的老大人,来到了门外。

    毕竟面对的是七卿之一,三人皆不敢托大,连忙起身,拱手道。

    “见过总宪大人。”

    陈镒打量了一番他们的奇怪的组合,过了片刻,才拱手回礼。

    各自落座后,陈镒便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

    “方才来禀报的人说,诸位是为王振一案而来?”

    见三人各自点头,陈老大人花白的眉毛皱了皱,似是有些疑惑,道。

    “老夫没记错的话,此案已经审了有近两个月,朝廷当中,多数和王振有所牵连的官员,都已经过了大理寺的大堂,难不成还有什么案情不清之处?”

    倒也不是陈镒的记性不好,而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

    这件事情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至于让他时时关注着,虽然一应案卷和递上去的奏疏,老大人都会仔细看过。

    但是他显然没有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个上头,所以对于三人的来意,还是有所疑惑。

    俞士悦苦笑一声,开口道。

    “总宪大人,案情基本已经明朗,京中官员,和王振有牵连者,该罚的罚,该贬的贬,都差不多了,不过就是陛下那边,似乎觉得还有什么未尽之事,因此难以结案。”

    “本官本想在今日朝会上询问陛下,然而……”

    眼见陈老大人的脸色有点变黑,俞寺卿连忙收住话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道。

    “下朝之后,本官寻了江侍郎商议,接着,卢指挥使过来,也是为了这桩事情,此案乃三法司会审,因此我等短暂商议之后,便来了都察院。”

    陈镒听明白了。

    他倒是有所耳闻,大理寺和刑部,最近因为结案的事情,闹出了一些摩擦,但是凭他们俩,应该是没胆子,到都察院来找他的。

    那么,这个提议就只能是,这个临时掺和进来的锦衣卫指挥使了。

    最近糟心事太多,陈老大人也懒的说场面话,想明白之后,直接便道。

    “这桩案子,拖的时日的确是久了些如今三法司齐聚,卢指挥使有什么想法,当可尽言之。”

    见人齐了,卢忠倒也不卖关子,开口道。

    “本指挥使奉圣命,协助三法司调查,这些日子,老大人们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

    “如俞寺卿所说,京中的官员,和王振有所牵连的,大都彻查了一遍。”

    “但是,据锦衣卫的消息,除了京中官员,现在不在京中的,也有那么一些,和王振的关系不浅。”

    “本指挥使想着,这或许就是天子所说的,未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