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一百六十九章:被逼急了的户部
    沈翼的这个答案,既然是深思熟虑说出来的,自然也就预料到,天子会揪着这个问题深究下去。

    整了整衣衫,沈翼一改方才的放松之态,长长一拜,肃然道。

    “臣虽不擅兵事,但是得益于这段时日,配合于尚书,负责大军后勤调动,对于边境局势,也略有心得。”

    “此战,也先损失惨重,脱脱不花虽实力尚存,但是二者必然相斗,因此短时间内,恐怕再难有大军扰边。”

    “倒马关虽重要,但毕竟是内三关,位于边防线之内,一时之间,不会有危险,因此重修倒马关之事,虽重不急!”

    朱祁钰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面上却没什么表现,而是反问道。

    “照此所言,也先和脱脱不花必有一战,那么草原内乱之下,不会再有大军扰边,那为何先生又说,加固各处隘口城防为重呢?”

    沈翼低头沉吟片刻,便拱手道。

    “固然,草原内乱必有一战,但是这不代表,我大明边境便会平安。”

    “草原各部,往往分散而居,和攻打我大明不同,也先和脱脱不花即便开战,也是瓦剌和鞑靼之间大战,绝不至于召集蒙古各部所有的兵力,这些部落也未必会出兵。”

    “前番,我边军为骚扰也先大军,轮番劫掠草原部族,实是趁其青壮不在,如今也先大军回归草原,这些部族必然会重新回来劫掠,既为报仇,也为能够顺利过冬。”

    “因此,加固各处城防,尤其是沿边关隘,不仅为重,而且要快。”

    眼见天子的神色越来越和煦,沈翼也渐渐放开了胆子,灌了口茶水,继续道。

    “除此之外,我大军此战虽胜,但损失不轻,为了让边军更能有信心继续守好边防,大军抚恤及赏赐,亦不可耽搁,不仅要从厚,而且要保证最快的发到边军的手中。”

    “至于匠户改制一事,此非一朝一夕之功也,需徐徐图之,方能功成,此臣之浅见也,请陛下思之。”

    朱祁钰点了点头。

    草原上本就是各个部族各自为政,既然大战结束,那么他们必然会恢复原来的本性,越过边境,小股成群的前来劫掠。

    而且有了前面明军劫掠部族的事情,这种情况必然会变本加厉。

    所以这个时候,边境的布防和边军的士气,亦是十分重要的。

    沈翼作为户部尚书,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让朱祁钰感到有些惊讶。

    至于最后的匠户改制,朱祁钰当然也没想着立刻就能办成,工部大小是六部之一,这件事情实际上会削弱工部的权力,并不是那么好办的。

    不过所幸,这件事情也并不着急,只看张敏的能力,能不能办成了。

    将沈翼的话反复想了想,朱祁钰忽然眸光一闪,开口道。

    “沈先生,前番我官军前往劫掠部族,各关隘官军士气提振效果不错,那么此事是否可以继续行之呢?”

    这……

    沈翼直接就卡了壳。

    这个问题可不好表态,一不小心就要得罪朝堂上的一大批人。

    想了想,沈翼回道。

    “皇上,劫掠草原部族,本是因也先大军压境,为阻其恢复元气所为,然朝堂诸臣亦有怨言,如今战罢,若要继续行之,恐需廷议,此兵部事也,当由于尚书主持。”

    到了,沈翼也没给一个明确的答案,而是甩锅给了于谦。

    不过朱祁钰也不在意,他本就是随口问一句,没指望能就此定下来。

    就如沈翼所说,这件事情涉及到对草原部族的战略大方向问题,这种军国大事,是要下廷议的。

    于是,朱祁钰道。

    “先生所言轻重缓急,朕已明了,方才先生亦曾有言,休养生息,充裕国库,既为急事,亦为重事,朕深以为然,不知先生可有何想法?”

    得,这又是一个大难题。

    前头那个是不好回答,这个直接是回答不了。

    充裕国库,说白了就是怎么赚钱。

    沈老头要是有办法,还至于这么苦兮兮的哭穷吗?

    不过天子既然发问,自然不能不答。

    沈翼从户部的郎官做起,一路升到尚书,也不是毫无心得,想了想,便开口道。

    “皇上,欲要充裕国库,无非开源节流两个办法,若无战事的情况下,我朝廷岁入,实际上要多于所出,所以只要时间足够,五年之内,朝廷当可恢复元气。”

    “开源之法,臣暂无想法,但是若要节流,臣仓促之间,虽思虑不周,但倒是有些想法。”

    看着沈翼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朱祁钰倒来了兴趣,今天的奏对,到了现在为止,他其实已经足够满意了。

    沈翼的表现要超出他的预料,国库空虚,想要充裕起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沈翼竟然真的有法子。

    “既然如此,沈先生不妨说来听听。”

    沈翼犹豫了片刻,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毅然开口道。

    “皇上,我朝廷支出最大一项,乃是各级官员俸禄,国库当中银两米粮虽不够,但是却有胡椒苏木,故此,若能将两京文武官员俸禄折色,上半年给钞,下半年给苏木胡椒,国库压力可大大减轻。”

    听完了沈翼的主意,朱祁钰脸上不由得浮起一阵苦笑。

    这个户部尚书,可真是被逼急了。

    要不然不能提这么损的招儿……

    胡椒苏木折俸,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

    胡椒是一样珍贵的调料,苏木则是一种中药材,这两样东西,在大明境内甚少出产。

    国库当中有很多,一是因为郑和下西洋,带回来了一大批,二是因为这些年东南小国年年进贡,贡品之一就是胡椒苏木,宫里用不了这么些,就都压在了国库里头。

    因为大明并不产这两样东西,所以在民间,实际上还是十分紧俏的。

    早些时候,洪武永乐时,胡椒苏木也常被用作赏赐,到了宣德年间,在时任户部尚书黄福的建议下,曾经短暂的实行过一段时间的胡椒苏木折俸。

    应该说,在当时的效果还不错。

    这两样东西,因为产量稀少,在民间的价格还是被炒得很高的,当时用来折俸,实际上算是变相的涨俸禄。

    至于后来张居正用这个法子,为什么会被骂。

    那完全是因为,黄福用这个法子,只用了一年,张居正用了好几年,甚至还差点想要变成制度。

    物以稀为贵,再珍贵的东西,只要多了,自然就不值钱了。

    胡椒苏木这玩意虽然珍贵,但是并不是必需品,只有达官贵人,或者是富商巨贾家里,才会舍得买一些。

    大批量的流入市场,必然和在国库一样,导致大笔的积压。

    官员们拿着这些东西,不能吃不能喝又卖不出去,可不得跟张居正拼命。

    不过,现在用起来,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微微颔首,朱祁钰道。

    “胡椒苏木折俸,可以暂时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不可长久,而且解决不了根本,沈先生可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