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七百零一章:你要是问我支持不支持
    民间有句话,叫“拼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虽然这么说有大不敬的嫌疑,但是,话糙理不糙。

    当朱鉴谁都不怕得罪,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的时候, 为难的反而是别人了。

    如果说在之前,太上皇归朝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正确的话,那么如今,东宫出阁就是一个新的政治正确。

    这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有人愿意,有人不愿意, 但是明面上,有礼法恩义在, 谁都不能直接说不行。

    尤其是王翺和俞士悦二人, 前者是内阁首辅,夹在内廷和外朝之间,稍有不慎,就会背上谄媚圣听的名声,身为根基在外朝的天子近臣,遇到这种大是大非,王翺的立场,其实很难有转圜的余地。

    还是那句话,如果这份奏疏,最开始是他来拟的,那么随便找个理由敷衍过去,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批了,朝堂上纵然有所非议,也不会太大。

    但是如今, 朱鉴已经票拟呈递到了御前, 如果发回重拟,他这个首辅给了不同的意见,那么两相对比之下,朝堂上的压力,就全到了他的身上,所以事实上,不管王翺愿不愿意,这个时候,他都很难有其他的态度。

    俞士悦的话,从次辅的角度出发,他的压力没那么大,但是,关键就在于他还兼任太子府詹事,这种明显是对太子有利的事情,如果他不支持的话,那么朝堂上下,必定会议论他德不配位。

    毕竟,作为太子府詹事,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替太子铺路,所以,他在这件事情上,其实也是进退维谷。

    眼瞧着天子玉音垂问,二人犹豫了一下,王翺率先谨慎开口,道。

    “陛下,臣以为,东宫出阁一事的确不宜耽搁,但是,毕竟此事乃是国之重典,礼部又要操持春闱,之后又是春猎,一则事忙,未必操持的过来,二则朝廷上下也有众多日常政务需要处置,全都挤在一块,恐怕会影响政务的处置。”

    “所以,不妨将出阁之期定在春猎之后,四月到六月之间,令钦天监择一吉日,如此一来,也能给礼部准备的时间,也不会耽搁东宫出阁,此臣愚见也。”

    不得不说,王老大人还是有水平的,尽管情况紧急,但是真的说出话来,还是足够沉稳周全的。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個地步,那么,想要遮掩或者拖延下去,肯定是不可能了,只能好好的直面东宫出阁的事情。

    现在的问题是,天子明显不想让太子即刻出阁读书,但是,朝臣这边奏疏已经递了上来,而且,经过朱鉴这么一闹,所有人的目光必然会汇聚于此,不能再敷衍下去。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两边都照顾到。

    事实上,无论是朱仪还是朱鉴,或者说是朝中的诸多大臣,他们都并不在意,东宫是早一点出阁还是晚一点出阁,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东宫能不能出阁。

    朝廷之上,很多事情拖着拖着就黄了的先例多了去了,但是东宫储本,万不能有这样的闪失。

    所以,他们要的,其实是天子的诚意!

    这一点王翺心里清清楚楚,无论是二月出阁还是六月出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子能够顺顺利利的出阁读书,东宫能够真正的安稳下来。

    所以,王老大人一方面摆明态度给外朝的众臣,他是支持早定太子出阁之期的,另一方面,又将这个日期确定在春闱,春猎之后,还留了一个‘钦天监’的活扣,算是照顾到天子的心思。

    谷昆

    在他看来,天子其实也未必就是真的想不让东宫出阁,而是想着拖延一番,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将时间往后延一延,两全其美便是。

    天子的眉头微微舒展,但是,显然对于王翺的这番话还是有些不满意,于是,王老大人想了想,又道。

    “陛下,朝廷多事,一切还是要以稳定为要,不过,东宫储本,亦不可轻忽,请陛下三思。”

    这话说的模模糊糊,似是有些隐晦。

    但是,王翺相信以天子的老练,是能够听懂的。

    所谓朝廷多事,意思便是,什么可能性都会出现,就算是现在定下来,以后也未必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比如说边境再起战火了,再比如整饬军屯的过程当中,朝局动荡了,反正,先答应下来,揭过这一页,真到了要出阁的时候,再想办法便是。

    当然,这话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在哄着天子先答应下来,恐怕就只有王老大人自己心里知道了。

    王翺说完之后,俞士悦也紧跟着上前,道。

    “陛下,臣赞同首辅大人所言,东宫出阁之期迟迟不定,朝野上下心中难免惶惶,所以,此奏疏所言无错,朝廷理当早日确定东宫出阁的具体日子。”

    有了王翺在前面的铺垫,俞士悦这个时候的附和,压力就小了许多。

    不过,俞次辅还是谨慎的,他一方面说赞同王翺的意见,另一方面,在具体说的时候,又只说应该定下来,不说定什么时候,显然是想看天子的态度。

    当然,这也和他太子府詹事的身份有关系,王翺可以将日期一杆子支到好几个月后,但是如果俞士悦来说,显然就不大合适。

    但是,尽管如此,俞次辅倒也不是就一根筋的打算跟着朱鉴一同和天子作对。

    浅浅的赞同了一下王翺的话之后,俞次辅话锋一转,便道。

    “不过,陛下,臣以为东宫出阁读书理当早定,但是,奏疏中所言幼军一事,实无必要!”

    “我朝禁军,唯有上直卫,并无东宫直属之军,所谓幼军,乃上直卫中的府军前卫中的一支。”

    “之所以会有此一支,最初乃是因太宗皇帝欲征迤北,有意令皇太孙随行,又恐皇太孙战场有失,故有此设。”

    “然则,如今天下大定,边境已然和睦,东宫储本,关系社稷,千金之子尚且坐不垂堂,况尊如太子乎?”

    “大军出征,自有公,侯,伯统帅,大臣监军,兵部调遣,足可保境安民,故臣以为,东宫幼军之设,已无必要,府军前卫既为上直卫,理当承担护卫宫禁之责,不必再交由东宫操练护卫。”

    “此臣之见也,请陛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