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六百八十八章:翁婿
    内阁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当天出宫之后,关于三月春猎的诏旨很快就拟了出来,当天晚上,礼部就收到了旨意。

    夜,朱仪坐在胡府的花厅当中,品着江南新到的春茶, 茶香浓郁,但是他却没什么兴致。

    这次他过来,是为了请胡濙帮忙,一同副署东宫出阁和组建幼军的奏疏的,但是,真正到了胡府, 朱仪才开始苦恼, 他该怎么说服这位洞悉世事的老岳父。

    要知道,胡濙可不像张輗那帮人一样好糊弄, 虽然在张輗等人面前,朱仪信心满满的明里暗里说着,只要能够让太子顺利出阁,让成国公府拿回爵位,自己这位岳父一定会帮忙。

    但是,朱仪心里却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诚然,胡濙是不怕得罪天子的,但是,他却不愿得罪天子。

    娶了胡家的女儿这么多年,朱仪不敢说对胡濙十分了解,但至少对他老人家的性格也有所把握。

    在成国公府这件事情上,或者说在任何的事情上, 胡濙都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

    他从不在乎一时的得失荣辱,而看的始终是长久未来的利益, 会不会给以后留下隐患。

    所以, 很早之前胡濙就告诫朱仪,恢复成国公府的爵位, 要磨时间,等机会,尤其不要得罪天子。

    待朝野上下都将土木之役忘得差不多了,待天子的气消了,挑个普天同庆的好时候,顺水推舟的把事情办了。

    类似这种挟功要挟的事,别说干了,提一提都会被他老人家嗤之以鼻。

    但是现在,朱仪要做的事,至少从明面上来看,跟胡濙给他的告诫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而且难受就难受在,朱仪必须在不说明实情的状况下,获得胡濙的帮忙,不然的话,仅凭他自己,没有礼部的支持,真要是把事情办成了,反而更惹人怀疑。

    坐在胡府的花厅当中,朱仪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把自家夫人带过来了。

    老岳父素来娇宠这个女儿,就算是不让夫人在政事上说什么话,可见到了女儿回娘家探望,怎么着老岳父的心情也能好些。

    心中各种杂乱的念头纷纷涌起,终于,外头一阵响动声,让朱仪回过神来。

    “小公爷,老爷回来了。”

    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朱仪的妻子胡氏上头虽有两個哥哥,可女儿却只这一个,而且是老来得的,在胡府当中自然备受娇宠,连带着朱仪这个女婿,在胡府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不仅进府不用通传,胡府上下也都将他当做自家少爷服侍。

    听到仆役前来禀报,朱仪连忙起身,整了整衣衫,准备往厅外等候,然而,还没等他抬步,就看到门口处,胡濙穿着一身绯红宽袍,面色疲倦的走了进来。

    “小婿给岳丈请安。”

    于是,朱仪连忙迎了上去,拱手开口,姿态摆的很低。

    胡濙显然是进来之前就得了消息,朝着朱仪点了点头,然后大步向前,在主位上坐下,然后摆手,道。

    “你也坐吧,这么晚了,你过府等着,可是有何事要说?”

    朱仪苦笑一声,依言坐下。

    谷且

    他哪知道,今天老岳父回来的这么晚,按他对胡濙的了解,一般情况下,至多落日之前,他老人家肯定溜号回府,可谁曾想,今天奇了怪了,这位一向懒散的大宗伯,竟然也勤勉了起来。

    看朱仪的这副表情,胡濙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哼了一声,道。

    “再过一个多月,便是二月春闱,国家抡才大典,事务庞杂繁多,这又是陛下登基之后首次会试,老夫自然要盯紧一些。”

    “除此之外,瓦剌突然派遣了使团进京,天子指明了让昌平侯主持,鸿胪寺和礼部配合接待,过午之后,礼部又接到了旨意,说陛下要亲自主持三月春猎,还要组织一场演武,事情来的急,又和往年不同,有诸多事宜需要布置,所以老夫才忙到了现在。”

    不得不说,胡老大人看似与世无争,天天摸鱼。

    但是实际上,他老人家心思门清儿着呢,什么时候该摸鱼,什么时候该重视,他心里那本账清楚着呢。

    这番话的重点,其实不在事务庞杂繁多,而在于,会试是天子登基后的首次会试,而在于,天子要亲自主持春猎。

    “朝廷事忙,岳父辛苦了。”

    朱仪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老岳丈话里有话。

    他老人家如今这副表情,明显就是,礼部现在已经够忙了,你少跟老夫添乱!

    但是,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让朱仪真的咽下话不说,自然也不可能,所以,他只能顶着老岳父疲倦的目光,继续开口道。

    “不敢欺瞒岳丈,小婿今日前来,实是有一事相求。”

    说着话,朱仪从袖子里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那份奏疏,递了过去,道。

    “小婿知道,近段日子朝廷诸般大事繁忙,但是,对于朝廷来说,储本才是顶顶紧要的事,年前廷议之上,朝廷便已准备让太子殿下出阁读书,但是时至今日,礼部一直没有动静,朝野上下这段时间已有诸多议论。”

    “所以,小婿特意写了份奏疏,请朝廷奏准,尽快举行东宫出阁的仪典,并逐渐补齐东宫属官,设幼军护卫东宫,教习太子武事。”

    “此事合该礼部执掌,所以,小婿特来相询岳丈的意思。”

    朱仪越说话,便见得对面的胡老大人眉头皱的越深。

    话到最后,他老人家的眉间,都皱成了一道川字纹。

    不过所幸的是,胡濙到底能沉得住气,并没有直接发火,而是接过朱仪递过来的奏疏,开始读了起来。

    如今朱仪的这份奏疏,已经不是他拿到英国公府的那份了,最大的不同,就是上头多了好几家的联名。

    尽管在英国公府的时候,那些勋贵们不敢冒险,但是,他们也清楚,在这件事情上出力越大,到最后争抢幼军名额的时候,便能越占优势。

    所以,到了最后,敢联名的府邸,还是不少的,当然,上头排头一个的,依旧是朱仪自己。

    胡濙在朝多年,自己写过的,看过的奏本不计其数,自然看的很快。

    但是,随着他翻阅的奏疏的内容,他的神情从不悦,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到了最后,看到几家联名的时候,甚至变得有几分古怪。

    半晌,胡濙将手里奏疏合上,随手放在一旁的桌案上,闭目将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回想了一遍,方睁开眼睛,抬头望着朱仪,道。

    “小公爷,你可知道,如今朝廷正值整饬军屯的当口,这个时候,你联合诸家勋贵上次奏疏,在天子看来,只怕与罗通,任礼之流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