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六百零九章:福娃娃
    于谦到底还是没有拗过天子。

    尽管在他看来,天子此举着实有些冲动。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昌平侯府都比宁远侯府更适合当这个祭旗的人选。

    兵部的整套方案,或者说天子对于整饬军屯的整个设想,实际上都是分步进行,缓缓推进。

    以昌平侯府起手,辅之以清丈田亩,刑部审讯,引起恐慌但又不逼迫过甚,诈出完整的鱼鳞册。

    待这些勋贵们理顺了各种关系,有联合迹象的时候,户部推出赎买政策,再度将其分化瓦解。

    最后,等朝廷先拿回了军屯,安抚好了百姓之后,再把这些可恶的蛀虫一一惩治。

    这样推行既可以保持朝堂的稳定,又可以达成最终的目的,是最好不过的。

    然而,天子不愿意。

    于谦很确定,一开始的时候,天子的确是打算拿杨家出手的,在朝堂混迹了这么多年,他不至于还没这点眼力。

    但是,最终天子改变了主意。

    毋庸置疑,让天子做出这个决定的,自然就是不知何处送来的那张小纸片。

    于谦能够看出来,天子对此事十分震怒。

    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只怕也是对他的爱护。

    正因于此,于谦在开口劝谏的时候,本就少了几分底气。

    不过,最终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天子最后的那句话。

    “先生,信朕否?”

    于谦一下子便想起了在胡府当中,胡濙对他说的那番话。

    “你又岂知,天子并非事前有所安排?”

    所谓天心难测,并非一句虚言。

    当天子的这句话问出,于谦心中也有些动摇,天子行事,向来不到最后难窥全局。

    或许这次,也是天子早有布置?

    所以最终,于谦还是没有坚持。

    拿宁远侯开刀也好,一旦宁远侯都倒了,那么京中诸勋贵,必然人人自危。

    只不过,这个难度不小。

    但是,于谦何曾怕过困难?

    若有需要,舍了他这个兵部尚书,只要能将军屯整饬一新,也是值当的!

    …………

    无论如何,在一片纷纷扰扰当中,景泰元年总算是画上了句号。

    接下来的两三天,无论是朝廷还是民间,都在欢欢喜喜的准备着过节。

    除夕日的当天,飘着鹅毛大雪,老大人们提心吊胆的扯了半天闲篇,刚一过午,就迫不及待的将衙门锁好,贴上封条,然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们可真的是害怕,上回除夕的时候,天子莫名其妙的就闹出了撤换总兵官的事情,直接在年后引发了一场朝局动荡。

    那场景,不少人都还记忆犹新,所以大家都祈祷着,今年这位祖宗可千万别折腾了。

    好歹让大伙好好过个年吧……

    朱祁钰自然也不想折腾,年节下,文武百官是闲下来了,但是,他这个天子可闲不下来。

    赶明一早还有一系列的仪典,能君臣能够一起歇息的日子,其实也就是除夕这一天。

    夜幕降临,紫禁城中却灯火通明。

    和去年有所不同的是,得益于天子的后宫如今充裕了许多,所以,今年的宫宴,算是真真正正的操办起来了。

    不过,这种带着半礼仪性的宴席,其实有些乏味可陈,所以,朱祁钰早早的便遣散了诸人,各回各宫,然后他自己移驾到了景阳宫,陪吴氏守岁。

    吴氏喜静,但是,今天的景阳宫,却格外的热闹。

    宫宴上头,吴氏露了个面便回宫了,朱祁钰原以为她是累了回去歇息。

    结果,刚到景阳宫的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祖母,我在这……”

    隔着远远的,朱祁钰便听到一阵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迈进殿中,只见在一干宫人的簇拥之下,两个小娃娃在殿里窜来窜去的。

    朱祁钰刚一进去,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小女孩就和他撞了个满怀。

    “唔……”

    小人跑的快,撞的也急,一下子摔了个屁股蹲,坐在了柔软的地毯上,瞪着迷茫的大眼睛望着朱祁钰。

    这当然就是大明如今最尊贵的嫡公主,小名慧姐儿。

    过了一年,长了一岁,慧姐儿本就健壮,人又活泼,现在已经能跑能跳了,每次朱祁钰见她,都没有安稳的停下来的,活脱脱一个疯丫头。

    “二妹妹,你慢些,小心摔……”

    没过片刻,又有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娃跟了上来,不过,他明显和满屋子乱跑的慧姐儿不一样,即便走的很快,但还是很稳,只不过,身子看起来还是有些瘦弱。

    人随声至,小人气喘吁吁的身影出现在了梁柱后头,不过,话没说完,他就瞧见了笑吟吟的站在门前的朱祁钰。

    于是,济哥儿忽然就有些不自在起来,下意识的站稳了脚跟,平缓起呼吸来。

    但是,下一刻,他就瞧见了跌在地上,似乎是被摔晕头了的傻妹妹。

    想了想,济哥儿往前走了两步,将慧姐儿扶了起来,然后像模像样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才转过身,一板一眼的行礼,道。

    “给父皇请安。”

    济哥儿比慧姐儿要长几个月,两人实打实是兄妹。

    但是,济哥儿体弱,性格沉静,慧姐儿健壮,爱跑爱跳,所以,两个人站在一起,反倒像是姐弟。

    自从上次读书的事情之后,杭氏或许是得了朱祁钰的允诺,心中安稳了些,又或许是她也觉得这个年纪不该太拘着。

    总之,从那以后,杭氏日常除了到景阳宫来请安之外,也常带着济哥儿到坤宁宫去。

    所以,兄妹俩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好处自然也是有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肉眼可见的,济哥儿的身子骨就壮实了不少,不过还是比不上慧姐儿就是了。

    但是,有意思的就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论体力,慧姐儿才是更健壮的,可她却总是听济哥儿的话。

    要是放在往常,慧姐儿见到朱祁钰,早就扑上来撒娇了。

    可是,哥哥在旁边,她就规规矩矩的跟着行礼。

    看着两个笨拙的小人,朱祁钰脸上浮起浓浓的笑意,弯下腰牵着两个娃娃的小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刚刚摔倒的慧姐儿,笑吟吟的道。

    “做什么跑这么急,摔得疼吗?”

    也不知是不是小孩子的痛觉迟钝,原本慧姐儿还没什么特别的表现,朱祁钰这么一问,她好似突然反应了过来,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顿时漫起了水花,委委屈屈的张开小手。

    “疼,抱……”

    看着福娃娃一样的小人,朱祁钰心中一阵柔软,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看着慧姐儿噙着泪花的眼睛和张开的小手,朱祁钰想了想,索性双臂一揽,在旁边人的惊呼中,将两个小人都抱了起来,大步走进了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