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四百九十章:懂的都懂
    窗外的秋风吹过,片片黄叶落在阶前,宫人在院子里走过,踩在黄叶上,发出细微的声响。

    慈宁宫的暖阁中,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孙太后怒意勃发却压着声音,手中翡翠珠子被捏的紧紧的。

    一旁离得近的几个宫人,将头深深的低下,努力的将自己的存在感降的一低再低。

    焦敬显然早就预料到了孙太后的反应,话问出口之后,便立刻跪倒在了地上,低头不言。

    长久的沉寂过后,孙太后的怒气似乎才稍稍纾解,长叹一声,孙太后道。

    “焦驸马,你也是先皇礼重的老臣,当初,先皇驾崩,你因是外戚之身,所以没有被倚为顾命大臣,但是这些年来,哀家和太上皇,却都将你当做心腹之臣。”

    “先时,太上皇北征,将京营大任交付你手,北狩之后,哀家对你,也是信任备至,皇家对你如此厚恩,你岂能发此狂悖之言?”

    大明有祖训,防外戚干政,太祖皇帝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做出了诸多准备。

    但是事实上,这些措施起效更多是在明后期,在明前期,虽然有太祖的规矩,但是天子往往还是习惯于重用外戚。

    太宗皇帝军马出身,所以在子女的姻亲婚事上,也更偏向于从自己的老部下当中挑选。

    这就导致了,从永乐到正统这段时间,外戚为官,甚至是掌兵的例子,都是有的。

    这种情况,直到成化以后,才渐渐消失。

    所以,至少在正统景泰年间,焦敬这样的驸马都尉,是有着大好前程的,说是皇室厚恩,丝毫都不为过。

    焦敬在地上磕了个头,声音倒是还算镇定,道。

    “圣母容禀,臣自然知晓太上皇及圣母恩德,所以,臣才敢在圣母面前直言不讳。”

    说着,焦敬直起身子,望着孙太后道。

    “臣斗胆妄言,其实圣母和臣心中都明白,土木之后,太上皇便再难复位,如今圣母所做的一切,一是为了保全太上皇安危,二是为了保全太子安危,仅此而已。”

    孙太后手里的珠子被捏的更紧,显然心绪并不平静。

    但是也只是片刻,她的手便松了下来,面色复杂道。

    “你说的没错,土木之役,死的人太多了,好好的朝局,大好的国力,唉……”

    虽然说,孙太后是深宫妇人,但是,她到底是做过皇后的,怎么可能真的,就完全跟民间偏执溺爱儿子的妇人一般不讲道理呢?

    她当然也恨,恨铁不成钢,当然也悔,悔当时没有拦住朱祁镇亲征。

    但是,正因为她清楚的明白一切,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这次犯下了多大的错,所以,她才更不得不去做这些事。

    毕竟,那是她唯一的儿子!

    朱祁镇犯了这么大的错,她恨不得揪着这个混账儿子的领子,让他跪在先皇的灵前忏悔。

    但是,那终归是自己的儿子,孙太后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迤北受苦,被外族凌辱。

    如今他即将回京,孙太后也同样,不能看着他生死操于人手,总要尽些力,替他做些什么。

    又是一声长叹,孙太后虚手一抬,示意焦敬起身,然后才道。

    “如今的朝中,哀家最信任的,莫过于你,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哀家也不讳言,土木一役,太上皇固然有错,而且有大错,二十万官军的性命,不是一个王振背的起的。”

    “但是,足足一年多了,从皇帝之尊,到虏贼的阶下之人,他在迤北这么久,该受的苦也受了,该遭的罪也遭了。”

    略停了停,孙太后的口气越发的复杂艰难,声音也低了下来,变得只隐约可辨:“皇位,也让出去了……”

    “也该够了!”

    幽静的暖阁当中,敛去了复杂的神色,孙太后重新变得平静起来,眼神当中,隐约带着一丝锋利。

    “哀家不想别的,只想着太上皇能安安稳稳的,在南宫好好养着,无病无灾,让太子能平平安安的长大,继承先皇的功业,哀家也就无憾了。”

    “其余的事情,哀家不想折腾,毕竟是先皇呕心沥血的江山,倘再生差池,哀家岂非社稷罪人?”

    话到最后,孙太后的口气又弱了下来,目光落在焦敬的身上,轻声道。

    “何况,太上皇和皇帝,是先皇仅有的皇子,血脉相连的骨肉兄弟,一旦他们……那哀家百年之后,又有何颜面去见先皇……”

    作为先皇的妹夫,焦敬其实勉强也算是皇族之人,但是面对这样的话题,他还是只能无比谨慎。

    “圣母之心,臣自然明白,正因如此,臣刚刚才会阻拦圣母。”

    小心的斟酌着措辞,焦敬开口道:

    “诚如圣母所言,无论是侍奉的宫人,还是羽林后卫,都是为了太上皇的安危着想。”

    “但是,臣想提醒圣母的是,若圣母真的将一切都包揽下来,那么出了任何的事情,可都是圣母的错啊!”

    孙太后一愣,旋即便明白了焦敬的意思。

    有些话不便明说,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她之所以想要将南宫的人手,护卫都拿到自己手中,就是怕朱祁钰暗害太上皇。

    但是她却忽略了一点。

    那就是,一旦这支京卫的指挥使,是由她来指定的,那么朱祁钰这个天子,就可以完全脱身出来。

    侍奉的人是她安排的,护卫的统领也是她选的,那么一旦太上皇出了什么差错,能赖得到朱祁钰的身上吗?

    当然不会!

    这一点,其实刚刚焦敬就提醒过她了。

    朱祁钰今天到慈宁宫来,态度如此恭顺温和,目的就是为了避嫌。

    既然是要避嫌,肯定是要做的彻底。

    所以,她只要前脚开口,后脚朝中就都会知道,她这个圣母皇太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天子防的死死的,从宫人到护卫,一应事务都蛮横的不让天子插手。

    名声什么的,还是那句话,她一个深宫太后,没人能把她怎么样。

    但是如此一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责任都要由她来担!

    眼瞧着孙太后终于明白了过来,焦敬小心的道。

    “贴身侍奉之人,可用手段太多,有些手段很难查出来,所以,无论如何要严防死守,何况,真正贴身之人,无非就那么些,圣母也有足够可用的人能遣到上皇身边。”

    “但是,羽林后卫乃是新立,其中人员出处驳杂,京营,京卫,锦衣卫都有人手在内,仅一指挥使,虽可调动,但想要一一甄别,却不可能。”

    “一旦圣母将所有事务包揽,让那位彻底没了顾忌……”

    焦敬适时停住了话头,但是有些话,原也不必说的那么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