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四百五十一章:为了家族的荣光
    刚进英国公府的门,焦敬和朱仪就感受到,整个府邸当中,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氛围。

    入了花厅,张輗坐在椅子上,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茶盏,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早朝上的事情,到现在也都传开了。

    天子当廷朱批勾决人犯,便是正式的诏旨下达,再无任何可以斡旋的余地。

    换而言之,除非英国公府胆大包天打算劫狱,不然的话,张軏是死定了。

    但是显然,虽然对于英国公府来说,张軏固然重要,但是却不可能为了他赔上整个家族。

    在宗族的社会当中,任何人的存在,都是为了家族的延续和荣耀,张軏也不例外。

    早朝上的抗辩,已经是张輗为了搭救这个弟弟,做出的最大的努力了。

    要知道,英国公府一系的勋臣武将,虽然大多都只是中低阶的武职,但是有资格上早朝的,到底还是有那么几位的。

    可是,当时在早朝上,除了张輗的亲家朱谦之外,英国公府的一系的武臣,没有任何一个出面附和。

    甚至连张輗和李贤二人争论的时候,也没有人出来敲边鼓。

    这种状态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这些勋臣武将们,他们要维护的英国公府。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身家前途早已经和英国公府绑得紧紧的,所以当张軏被抓之后,他们努力替张軏脱罪辩解。

    但那是因为,张軏的存在,能够凝聚英国公府的力量,帮助他们每个人在官场上走的更远。

    可是,张軏被定罪了。

    不管是所谓的八议,还是搬出父兄的功绩,张軏最终能够争取的,都只有轻判而已。

    所谓轻判,只是相对死刑而言,最好的结果,也是流放戍边。

    这个结果,对于英国公府来说,其实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甚至于,犯下这样的罪孽,张軏活着还不如死了。

    他活着一天,就会有人拿他的罪行来攻讦英国公府,相对于活着,这种败坏门庭的人,一死了之,才是维护英国公府声誉的最好办法。

    而对于这些勋臣武将来说,他们背靠的英国公府的声誉,当然比张軏的生死更重要的多。

    所以,早朝之上,只有被兄弟情义蒙了眼,拎不清的张輗,以及推脱不过,看着亲家情面不得不出手的朱谦,还在执着的想要保张軏的命。

    可实际上,即便是朱谦,很显然也不是那么情愿,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被金濂驳退,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从廷鞠上被定罪那一刻起,张軏,就注定要被整个英国公府一系给放弃了!

    这番道理,焦敬相信,作为世家出身的张輗不会不清楚。

    但是,看他现在的神态,却明显因此而感到愤恨不平。

    心中叹了口气,焦敬感觉自己对张輗又了解的透彻了几分。

    这或许也是张辅当年,没有把英国公府交给张輗的原因吧。

    焦敬相信,如果易地而处,身陷囹圄,被当廷定罪的是张輗,张軏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放弃搭救。

    甚至,说不定还会为了维护英国公府的声誉,主动上奏要求尽快行刑,为英国公府清理门户,以示英国公府大义灭亲的风范。

    两种做法两种人,焦敬不能评判哪一种更好。

    但是,就合作者的角度而言,既看不清楚局势,又容易被感性所困的张輗,显然比不上运筹帷幄,同时又杀伐果断的张軏,来的更加合适。

    不过,这也更坚定了他的想法,那就是,之后的合作当中,固然要继续依仗英国公府的势力,但是,绝不可再继续让英国公府处于主导地位!

    停了片刻,见张輗一直不说话,焦敬看了朱仪一眼,于是,朱仪主动开口道。

    “早朝上的事情,小侄和焦驸马都已经听说了,世伯节哀,相信三爷在狱中,若知道世伯到了此刻,仍在为他奔走,也必定会感念兄弟情谊。”

    张輗仍旧没有说话,于是,焦敬皱了皱眉,也道。

    “二爷,使团一案,虽然诸多波折,但是,无论是各家勋臣,还是老夫等人,都已经竭尽全力,一应举措,也都是按照二爷吩咐的来做的。”

    “然则,天子早有准备,技高一筹,谁也没有办法,许彬等人折损,宫中圣母也甚为痛惜,但是不论如何,此案未波及英国公府,尚算幸运。”

    “如今谈判在即,如若顺利的话,太上皇归朝就在眼前,为英国公府计,二爷也不可如此消沉啊!”

    这番话柔中带刚,看似委婉劝慰,实则却是暗含敲打之意,让张輗的脸上顿时涌起一阵潮红。

    “焦驸马这话是什么意思?”

    焦敬冷淡的往椅背上靠了靠,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问问二爷,是否三爷一旦去了,之后英国公府也要如此消沉下去?”

    张輗捏紧了拳头,差点就要下逐客令,但是到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英国公府不能倒,张軏死罪难逃,那么之后维持英国公府的责任,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一点,他当然明白。

    焦敬并不单单是焦敬一个人,他背后站着的是孙太后。

    瞥了一眼一旁的朱仪,又想起仍在府中养伤的任礼,张輗不得不承认。

    时至今日,英国公府在面对这位圣母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绝对的优势。

    朱仪代表的成国公府,在文臣当中人脉丰厚,虽然因为爵位的问题,前段时间亲厚他们的勋臣府邸,都有些左右摇摆。

    但是,孙太后的赐婚懿旨一下,他们又重新安定下来,既是因为结亲的是英国公府,也是因为他们又看到了成国公府复起的希望。

    至于任礼,虽然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为张軏奔走,但是,从客观上来说,他借助英国公府的名头对五军都督府的掌控,的确一定程度上,是在蚕食英国公府的力量。

    何况,对这个人,张輗一直心存疑虑。

    在他看来,任礼就算再向着英国公府,也不是真正的亲族兄弟。

    朱仪代表的勋臣力量,加上任礼逐渐形成的军府力量,虽然还不能完全替代英国公府,但是至少,不会让孙太后像以前一样,完全没有选择。

    尤其是在张軏已经没有翻身之力的情况下,事实上,英国公府更需要的是孙太后的支持。

    因为只有这样,英国公府,成国公府,还有焦敬等人的外戚力量,才能真正的联合起来。

    焦敬话说的虽然不客气,但是张輗得承认,的确是实话。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太上皇南归之后,有他老人家在,天然便能够吸引更多的朝臣。

    到时候,如果自己还是现在的样子,那么英国公府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英国公府早已经彻底和太上皇绑死,没有退路。

    所以,他的确得振作起来。

    就算是三弟死了,英国公府的荣耀和地位,也必须持续保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