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九十章:弹劾奏本
    乾清宫。

    朱祁钰坐在御案后头,伸手翻了翻身前的奏疏,罕见的感到有些头疼。

    近些日子,随着叩阙的风波逐渐平息,朝堂上也总算是安宁了不少。

    当然,叩阙的后续影响,还是有的。

    譬如说,他面前摆着的一堆弹劾奏章。

    之前京察开始的时候,朱祁钰说,不会给王文帮忙,但是说到底,他最后还是没能袖手旁观。

    在陈镒,于谦等人的力主之下,互市的提议顺利通过,王文辽东之行的隐患,也就彻底被消除了。

    没有了这层威胁,他在吏部的京察,可谓更加的大刀阔斧,收拾完了翰林院,接着又把矛头转回了都察院,其他的各寺,监,也没放过。

    反正就是照严了查,短短的半个月时间,被考核为中下和不合格的,都快占了被京察人数的四分之一了。

    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连篇累牍的弹劾,尤其是那帮御史,虽然说辽东之事不能再提,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此善罢甘休。

    什么行事酷烈,铲除异己,一封封的弹劾奏本,不断的往御前递,惹得朱祁钰不胜其烦。

    “皇爷,内阁又送过来一批奏疏,有不少,还是弹劾天官大人的……”

    成敬捧着一摞奏疏走了进来,脸色也同样是无奈的很。

    如今这些弹劾的奏疏,内阁基本上只写节略,连票拟都不写了,反正写了也没用,全都是留中不发。

    拿起来随手翻了两本,朱祁钰叹了口气,道。

    “这样,你派人去一趟吏部,将王文召来,这段时间,他折腾的也够厉害了,过犹不及。”

    京察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将近两个月了,该达成的目的,基本上都已经差不多了。

    经过这次京察,六部和都察院可谓是狠狠的换了一大批人。

    孙太后和英国公府那边,在朝中安插的人手,能够黜落的,应该已经被拔掉的差不多七七八八了。

    剩下来的一小撮,要么是在瓦剌之战当中的确立下了功劳,暂时不好轻动的,要么就是一些着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或是为了掩人耳目特意留下的愣头青,成不了大气候。

    朝廷这段时间,因为王文的手段,也闹得颇为人心惶惶,就连陈镒都明里暗里,跟朱祁钰提了好几次了。

    再这么下去,陈大总宪怕是又要跟王天官好好吵上一架了。

    成敬点了点头,随手招了两个内侍过来,吩咐了两句,便叫他们去宣旨去了。

    旋即,成敬又从奏本当中翻出来一本,递到了朱祁钰的面前,开口道。

    “皇爷,除了弹劾天官大人的奏本,还有一份,也颇为引人注意,请皇爷御览。”

    朱祁钰翻开一瞧,脸色却变得有些玩味。

    这份奏本,来自于兵部主事吴诚。

    说是在核查军器账簿之时,发现数年之前,左副都御史罗通在兵部主事任上之时,曾有一批军器无故失踪。

    但是因为当时是战时,数额不大,加上罗通很快便因贪污而被贬谪,此事便不了了之。

    这吴诚查了账簿之后,怀疑罗通和王骥相互勾结,以小罪隐大罪,请求重新彻查此案。

    这件事情,说来也不算奇怪,自从平越的一封血泪军报被当廷掀开,王骥在朝中的名声就一落千丈。

    毕竟,儒家讲究的是仁恕之道,坐视百姓于水火之中而置之不理,实在称不上一个仁字。

    因此,在士林当中,对于王骥的鄙夷之声,已经是一天高过一天。

    朝廷当中,从来都不缺落井下石的人,这件案子若是坐实了,也算是王骥的渎职之罪,有人给翻出来,也不奇怪。

    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弹劾的人!

    兵部主事吴诚,早年曾跟定西侯府有所往来。

    他恰恰是为数不多的,在这回京察当中,朱祁钰没有动的人。

    不过,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功劳,而是因为他平素为人谨慎,无功无过。

    即便是以王文这般严苛的标准,也最多只能压着他不能迁升,而没能将他黜落。

    说回罗通这个人,朱祁钰将他丢进了诏狱之后,就没有太过在意。

    他身上背着抵抗瓦剌的功劳,算是于国有功,单是私下组织叩阙这件事情,还不至于将他一撸到底。

    毕竟,没有真的闹出什么大的乱子来,如果真的到了宫门前,自然是怎么处置都行。

    但是中途被拦下了,就不好再过分严苛的处置了。

    朱祁钰原本打算,过一段时间,随便将他贬去什么地方了解,却不曾想竟又闹出了这桩幺蛾子。

    吴诚这个人,向来是明哲保身,不会多管闲事的。

    他这次上本弹劾王骥,而且是举报一桩和罗通有关的陈年案子,这背后说没有人指使,怕是不太可能的。

    不过,让朱祁钰感到不解的是,英国公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难不成,看到罗通没有帮他们办成事,索性拿他出气,再踩一脚?

    沉吟片刻,朱祁钰吩咐道:“卢忠呢,叫他过来一趟。”

    这段时间,卢忠基本上都待在北镇抚司。

    按理来说,北镇抚司和吏部和宫中的距离差不太多,但或许是因为吏部有公务脱不开身,虽然朱祁钰先召的王文,却是卢忠到的更快。

    盏茶之后,一身飞鱼袍的卢忠大步走进殿中,行礼过后,朱祁钰也没有搞什么云山雾罩的,直接了当的便问道。

    “近些日子,诏狱当中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卢忠被这么一问,有些发懵,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开口道。

    “回陛下,别的倒是没什么,就是王骥被押入诏狱之后,定西侯府的蒋义,进来探望过一次。”

    “除此之外,蒋义见过王骥之后,宁远侯任礼也来过一次,要见罗通,他们二人都没有亮明身份,而是买通了狱卒。”

    “按照陛下先前的吩咐,臣并未打草惊蛇,只吩咐看管的狱卒,当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放他们进去。”

    当初,陈懋还在狱中之时,英国公府就干过这种事情,买通狱卒,偷偷探监,内外勾连,传递消息。

    只不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经过金英一事之后,卢忠不声不响的将锦衣卫彻彻底底的清洗了一遍。

    那些各家府邸安插进来的探子,要么被调走,要么被暗中监视起来,诏狱当中亦是如此,那些看似贪财的小小狱卒,中间不知道掺了多少卢忠的心腹。

    听了卢忠的回答,朱祁钰手指轻轻敲了敲桌案,想了想,他还是将吴诚的那份奏本,命人拿给了卢忠,然后问道。

    “朕没记错的话,当年王骥得封靖远伯爵位,就是因为跟随定西侯蒋贵出征阿岱汗一役,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