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七十四章:那更要叩阙了!
    出了英国公府,罗通的脸色立刻便沉了下来,上了轿子,对着身边的长随吩咐了一句。

    “去宁远侯府。”

    勋贵们的府邸都在这一片,罗通特意让人绕了路,过了几条不显眼的小道,方在侯府的小侧门外停下。

    守门的小厮早得了吩咐,见了拜帖,也不敢多问,引着罗通便进了府中等候。

    直到一炷香过后,任礼方进了府门,得报之后,风尘仆仆的进了厅中。

    “罗大人久等了,你方才走的早,本侯若跟着离开,恐让人生疑,故此,方才多在英国公府待了片刻。”

    罗通倒是没什么反应,应该说,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当时在英国公府当中,有那么一刻,他差点生出要去宫中向天子陈明一切,倒戈相向的念头。

    但是只一瞬间,他就掐死了这个想法。

    英国公府的这帮人在图谋迎回太上皇,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已经不算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事情了,从张軏站出来请求派出使团的时候,他们亲太上皇的立场,就已经在朝廷高层当中,成了心知肚明的是。

    但是这又不是什么错,举告也没有用,叩阙的事情倒是有几分用处,但是问题是,他没有证据啊!

    毕竟,从头到尾,英国公府都没有沾手过这件事情。

    甚至在今天早朝上,他们都没有对互市之事开口发表过任何的意见,完全一副置身之外的样子。

    天子本来就不信任他,现在又渐渐有了自己的班底,这种情况下,他贸然投靠过去,红口白牙的,天子又凭什么信任他?

    他能拿得出手的,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官员的名单,但是那有什么用啊。

    罗通拿到那份名单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这回京察,王文之所以这么针对都察院,十有八九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都察院被贬谪下去的御史里头,有一半都在这个名单上。

    罗通甚至怀疑,天子早就知道朝中有谁是这帮勋戚的人,只是一直没有什么理由清理他们而已。

    他们在廷议上指责王文滥用职权,清除异己,现在看来,说不准歪打正着还就说中了!

    退一步说,就算是天子愿意信他,单凭他的一面之词,天子也不可能对几个老牌勋戚降罪。

    当初镇南王一事,之所以能够将陈懋等人下狱,除了有薛瑄的举告,更重要原因是,陈懋等人将宗室们得罪的太死了。

    有宗室亲王的集体施压,再加上御审之时,他们过度的偏向广通王,引起了朝臣的怀疑,最终加上广通王等人的证词,相互印证之下,才定了罪。

    但是他要是这么做,更大的可能,反而是两头不落好,再被倒打一把,让英国公府用当年的旧案整死。

    要知道,当年的旧案,并不是轻判,而是隐瞒了罪状,是定西侯府向王骥说情,让王骥向朝廷隐瞒了他倒卖军器的罪状,只留了贪污的罪名报给朝廷,所以才没有罚那么重。

    这才是罗通犹豫不决的最大原因。

    定西侯府手里,有关于他当年倒卖军器的详细证据,这桩案子要是在朝堂上掀开,就算是投靠了天子,恐怕也难保住他。

    他丝毫不觉得,天子会为了他这么一个没什么利用价值的人,去明目张胆的干预司法审讯。

    没瞧见今天满朝攻讦王文,天子都没有开口干涉吗?

    所以这条路,在罗通看来,也只是比叩阙风险小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唯一让他感到不那么绝望的是,真的要是闹大了,参与徇私舞弊的定西侯府,也必定不会好过。

    虽然说不足以让定西侯府因此丢了爵位,但是就此跟宁阳伯一样,退出朝堂政治中心,却是打有可能的事。

    所以,当时在英国公府中,相比这个时候叩阙的风险,他还是倾向于赌一赌,赌英国公府不会真的跟他鱼死网破。

    这也是他当时一副撕破脸皮,欲拂袖而去的原因。

    然而最后任礼的一番话,却让他看到了转机。

    于是,他迫不及待的来到宁远侯府,想要求一个解释。

    事已至此,罗通也没什么心情寒暄,直接了当的便开口问道。

    “侯爷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种情况下,若是强行叩阙,不用把那桩旧案翻出来,罗某同样要下诏狱,若是如此,罗某还不如什么都不做,静待吏部将罗某打发去南京,说不定还能落个安稳。”

    听到罗通责问的口气,任礼苦笑一声,抬手往下虚按了下,道。

    “罗大人,稍安勿躁,本侯既然让你答应下来,自然是有法子,能保你平安渡过叩阙这一关。”

    说着,任礼慢悠悠的呷了口茶,方在罗通略带急躁的目光当中,开口道。

    “这个时候叩阙,风险的确不小,但是张輗他们说的不错,互市加上早朝上天子的表态,的确会对使团的安全造成威胁,所以叩阙还是得进行,这是为了保护使团,不得不行。”

    眼瞧着罗通脸色沉了下来,一副要拂袖而去的样子,任礼连忙又继续道。

    “不过,虽说要叩阙,但是未必就需要罗大人你亲自出面,上次咱们不就已经定下了罗大人的脱身之策吗?照此来办便是!”

    早在打算叩阙的时候,罗通就没打算亲自上,他跟任礼合计好了。

    等真正叩阙的时候,在去往宫城的路上,他会找个理由脱离大部队,让那帮愣头青先去“汇合”。

    然后他找个没人的地方,假装被人袭击,昏死当场,顺利躲过这场叩阙。

    简单直接,但是却有用!

    罗通甚至下了狠心,打算真的让人给他狠狠来上一棍子,把假的做成真的。

    但是这个计策,放到现在,显然是行不通的。

    看着任礼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罗通不仅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显得急躁,忍不住站起身来,在厅中来回踱步,道。

    “侯爷,哪有那么简单!当时我们是做最乐观的打算,让陈镒和高谷,或者至少他们其中一个,来做这个领头人,罗某才好趁乱脱身。”

    “但是如今,陈镒明哲保身,摆明了不肯掺和这趟浑水,高谷也心生退意,叩阙这种事情,若是无人组织,便是一群乌合之众,到不了午门前,就要被锦衣卫给驱散,那才真正是白费工夫!”

    “而且……”

    罗通停下脚步,眉头皱的紧紧的,神色之间多了几分忧虑,转身看着任礼道。

    “方才在英国公府,老夫有些话不好明说,当时罗某去劝陈镒出面叩阙,虽被他断然相拒,但是却并没有多想。”

    “毕竟,他一向和王文不和,都察院最近和吏部又关系紧张,陈镒本人也是反对互市的。”

    “但是今天他在早朝上的表现,却不得不让罗某怀疑,陈镒是否已经将此事透给了天子,不然的话,无以解释他对王文的态度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

    “如若罗某的这番猜测属实的话,只怕此刻,天子正等着我们去叩阙,好趁机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