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五十五章:说好的不内斗?
    和这些树大根深,在朝中经营多年的勋戚不一样。

    宫中那位贵人,在土木之役以前,其实没怎么在朝中经营势力。

    毕竟,以她老人家的地位,没有必要干预外朝的事务。

    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官员们通过各种方式求到她老人家的面前,然后顺手提拔一把而已。

    说来,这还和王振有些关系,当时王振专权,对于太上皇来说,最信任的人除了王振,就是那位贵人了。

    因此,很多因为各种缘故得罪了王振的人,往往都会求到她老人家的面前,因此积了不少善缘。

    但是能够真正在朝中如臂指使的人,其实并不太多。

    加之土木一役的折损,瓦剌一战当中许多被派到边境巡查战死的,如今还在朝中的已经不剩多少了。

    如今罗通手中的名单,应该是仅存的一些人手了。

    叩阙的后果到底是什么,没有人敢确定。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成功扳倒王文,阻止互市,但是可以想见的是,参与叩阙的人,或多或少的会受到惩罚。

    尤其是对于普通的御史来说,丢到一个犄角旮旯里去当知县,都算是天恩浩荡了。

    一念至此,罗通头上不由渗出一丝冷汗。

    怪不得,英国公府那边,把这份名单给的这么爽快。

    他手中的这份名单里头,有勋戚的人,也有宫中安排的人,两者的数量相当,都是差不多二十个人,有御史,有给事中,也有部院的一些官员。

    但是想也知道,这帮勋戚在朝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只有这么点人脉。

    他们原本就盘算好了,事情如果成功顺利,自然是好。

    如果不顺利,那么这些人就都赔进去。

    这对英国公府来说,压根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事。

    但是如此一来,那位贵人在外朝仅存的一点点影响力,恐怕也会彻底消失殆尽。

    没了这些人手,贵人哪怕再不愿意,也唯有继续依靠英国公府这一条路了。

    原来,根本不是他罗通算计了英国公府,而是被人家当了枪使。

    任礼现在所做的,就是抢在英国公府之前,将事情的详情告诉宫中。

    罗通相信,在任礼的描述当中,叩阙的风险一定是无比巨大的,这些人手一定是不值得投入进去的。

    如此一来,贵人只会觉得,任礼是一心一意为她着想,会更加信任他们,同时,还会加大宫里和英国公府的裂痕,一举两得。

    毕竟,这些人手,可是贵人在朝中仅存不多的人手了,必定会斟酌再三。

    半晌,罗通重重的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萧索,开口道:“可要是这样的话,叩阙恐怕很难成功,如此一来,互市一事……”

    任礼冷笑一声,淡淡的道。

    “计划都是二爷和宁阳伯等人敲定的,成不了自然也该他们来负责,你罗大人都为他们如此奔走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罗通还是有些犹豫,道:“话虽如此,但是太上皇……”

    这回,话没说完,就被任礼打断了。

    “太上皇什么?就算互市通过,消息传到瓦剌,最多也就是谈判破裂,也先难道敢杀了太上皇不成?”

    罗通一时语塞。

    杀了太上皇肯定不会,如今双方都心知肚明,也先绝没有这个胆子,敢对太上皇下杀手。

    不然的话,大明举倾国之力的报复,瓦剌绝对承担不起。

    片刻之后,罗通叹了口气,道:“但是如此一来,太上皇归朝的时日,恐怕不知要何年何月了……”

    任礼也摇了摇头,道。

    “哪有那么严重,最多也就是迟个一年半载,但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本侯也想太上皇早日归来,但是叩阙一事,成功与否本就难料,一旦失败,投入那么多的人手,代价太大,根本没有必要。”

    “何况,太上皇归朝也未必就真的会受此影响,有第一次出使,就会有第二次出使。”

    “太上皇终归会回来的,这次不成,还有下次,我等只要在朝中安稳发展人手,那么太上皇归来之时,面临的局面一定会比现在更好。”

    还有一句话,任礼没说,但是罗通却听懂了。

    那就是,这次出使的许彬,萧维祯等人,都和英国公府走的极近。

    迎回太上皇的这份大功,落到他们的身上,真的甘心吗?

    迟疑片刻,罗通最终点了点头。

    于是,任礼的脸上重新浮起了笑意,开口道。

    “罗大人放心,只不过是替贵人保存些人手而已,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该奔走的,还是需要罗大人继续奔走,不过保险起见,本侯建议,真正叩阙的时候,罗大人还是不要亲自出马了。”

    闻言,罗通有些纠结。

    任礼的意思他明白,人手不够,那么叩阙的风险就会直线上升,如此一来,跟在后头浑水摸鱼,博个敢言直谏的名声,说不定就会变成把自己给搭进去。

    所以最好置身事外,但是就像任礼说的,这次的叩阙,四处奔走的是他。

    结果临到关头,他自己没去,那这个名声可就彻底坏掉了。

    而如果他放弃叩阙的计划,那么自己是安全了,可英国公府那边,必然会以为罗通在戏耍他们,可就彻底给得罪了。

    因此,一时之间,罗通有些左右为难。

    这个时候,任礼忽然开口道。

    “如果罗大人为难的话,本侯倒是有一计,可保你安稳脱身不受非议,只不过,有些冒险,不知罗大人有没有这个胆量……”

    说着,俯下身子凑到罗通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听得罗通差点没跳起来。

    “这,这也太冒险了吧?万一要是……”

    任礼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的确有些风险,不过到了这个地步,罗大人难道还有别的法子吗?”

    罗通的神色一阵变化,半晌,方有些艰难的道。

    “侯爷能保证,安排的人不会失手?”

    任礼自信的一笑,拍了拍罗通的肩膀,开口道。

    “罗大人,你我现在是自己人。”

    “今日回府之后,本侯便会将你的情况,如实写入信中,告诉宫中的贵人。”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跟本侯回府,看着本侯将信交给长公主,于情于理,本侯不可能会害你的,这一点你放心便是。”

    外头的雨声越发急促,夹杂着轰隆隆的雷声,一阵风吹来,卷开了厚厚的轿帘。

    电光闪烁当中,罗通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就拜托侯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