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四十七章:反客为主?
    窗外的雨越下越急,厅堂当中,众人的神色却皆是肃然起来。

    宁阳伯陈懋率先点了点头,道。

    “二爷说的不错,互市不可行,虏贼狡诈,一旦开放互市,必然会有诸多祸端,大明如今好不容易打退了虏贼,岂能再开放互市,助他们恢复元气。”

    “何况,如今太上皇在也先的手中,要是对脱脱不花开放互市,必然会给三爷他们谈判增加难度。”

    对于陈懋来说,互市意味着妥协,所以他是持全盘反对态度的。

    他的这番话,也博得了任礼的支持:“宁阳伯所言甚是,老夫看过鸿胪寺的奏疏,那所谓的蒙古特使口气狂妄,简直没有将我大明放在眼中,此事断断不可。”

    不过,相对他们态度的坚决,罗通就显得十分谨慎,踌躇了片刻,他开口道。

    “那蒙古特使所提的要求,固然十分过分,不过在罗某看来,也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若是他们愿意向我大明称臣纳贡,接受册封,那么开放互市,或可缓解边境的紧张关系,倒也不能说是全无好处。”

    眼见陈懋等人脸色不大好看,罗通又继续补充道。

    “不过,二爷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情会给三爷迎回太上皇增加难度,不过若是利用的好了,未必不能成为三爷的助力。”

    张輗原本也皱着眉头,闻言便来了兴趣,开口问道。

    “罗大人此话何意,可否详述?”

    陈懋等人的目光,也同时落在了罗通的身上。

    整理了一下语言,罗通继续开口道。

    “众所周知,我大明物产丰富,茶叶,铁器,粮食等诸多货物,皆是蒙古部族所需,之前瓦剌之所以屡次增加朝贡的人数,便是为了骗取这些物产。”

    “既然如今朝廷有开放互市的念头,那么为何开放的对象不能是瓦剌?”

    “紫荆关一战,也先大败,元气大伤,想必正是需要恢复元气的时候,这个时候,若是大明愿意开放互市,以迎回太上皇,他难道不会答应?”

    厅堂中安静了片刻,众人都没有说话。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他们之前之所以一直没往这上头想,主要是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情背后是天子在推动。

    不巧的是,通常情况下来说,天子要做的事情,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这回,他们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直接摆到了对立面上,没有想过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件事情。

    不过,罗通和他们不一样,他没有参与之前的很多事情,所以思维也相对灵活。

    戳破了这层窗户纸,陈懋等人对视一眼,也都开始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

    片刻后,张輗率先问道。

    “这么说倒是有理,但是问题是,这次之所以要开放互市,是因为大明和脱脱不花有约在先,若是此事通不过朝议也就罢了,如果换成对瓦剌开放,只怕朝议上不好通过。”

    互市之事,缘起于瓦剌之战当中,大明和脱脱不花的约定。

    这件事情上了朝议,一般来说,就只有两个结果。

    如果朝臣们取得了胜利,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将王文和脱脱不花之间的约定,定性为擅作主张,由王文来承担罪责,取消互市。

    如果天子取得了胜利,那么就是王文安稳无事,朝臣们捏着鼻子认下这件事情,承认约定,开放互市。

    当然,也有可能王文会承担一部分罪责,但是互市最终也会通过。

    但是无论如何,互市要么开要么不开,这个约定要么认要么不认。

    如果说大明最终决定了开放互市,但是却毁约不向脱脱不花开放,而是向也先开放。

    那别说脱脱不花那边肯定暴怒,就算是朝廷也丢不起这个人。

    罗通倒是没怎么犹豫,开口道:“这个好办,扩大互市的规模,既然不好换人,那就加人,反正,这次参与互市的不是脱脱不花的汗庭,而是他手底下的五大部落。”

    “名义上来说,组成瓦剌的准噶尔、和硕特、土尔扈特、杜尔伯特等部,也是汗庭的一部分,朝廷既然能对他们五大部落开放,自然也能对他们开放。”

    话音落下,一旁的蒋义却摇了摇头,道。

    “这是换汤不换药,跟五大部落互市,朝议已然很难通过,再要增加,只怕不易。”

    “何况,脱脱不花和也先的关系人尽皆知,这么做只是掩耳盗铃而已,就算朝议通过了,脱脱不花完全可以以当初约定的就是这几个部落为由,要求我大明不与瓦剌的部落互市。”

    这的确是个难题。

    罗通的眉头紧皱,片刻之后,方道。

    “说得有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们不妨再换个思路,刚刚二爷说,如果不能阻拦互市通过,那么也要尽量拖延到太上皇归来,可对?”

    张輗点了点头,于是罗通继续道。

    “那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就在朝议上,将迎回太上皇作为开放互市的条件。”

    蒋义皱眉,有些迟疑道:“可是,太上皇身在瓦剌,又不在脱脱不花的手中,如何能够……”

    话没说完,就被陈懋打断了。

    他若有所思的望着罗通,开口道。

    “只要将这个条件列进去,那么脱脱不花答不答应无所谓,答应了最好,办到了皆大欢喜,办不到就把互市之事无限期拖延下去,如果不答应,那么更可与顺理成章的推掉互市一事。”

    罗通点了点头,拱手道:“伯爷高见,老夫正是这个意思。”

    然而陈懋却继续问道:“你焉知天子不会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呢?”

    罗通一愣,显然是没有听明白陈懋的意思。

    陈懋摇了摇头,继续道。

    “罗大人,老夫这么多年在朝堂上的经验是,不要耍这些小聪明,你别忘了,我们之所以要阻拦互市,是为了太上皇的安全。”

    “如果真的按你所说,将迎回太上皇变成互市的条件,那么我们就得助天子一臂之力,帮他推动互市通过朝议。”

    “但是互市一旦通过,那么无论附加条件是什么,消息传到瓦剌,都会变成,大明同意对脱脱不花开放互市。”

    “尤其是,三爷等人如今还在瓦剌,正在谈判的紧要时刻,你觉得,也先如果在这个时候,接到这个消息,那三爷他们,还谈的下去吗?”

    说着话,陈懋的身子忽然往前倾了倾,浑浊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罗通,口气也变得生硬无比。

    “实话实说,罗大人,老夫现在怀疑,你的这番话,到底是真的为了太上皇着想,还是……另有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