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一十九章:阁议
    翌日,是个大晴天。

    如今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各个衙门的炉火差不多都息了,但是棉衣却还没脱下。

    一大早,俞士悦到了内阁,外间的中书舍人便过来通报。

    “阁老,再过一刻钟,首辅大人在西厢房开阁议,请您过去。”

    这是前日便通知过的事情,俞士悦点了点头,略收拾了一下,便出门来到了西厢房。

    还没进屋,他就瞧见江渊和张敏已经到了,见俞士悦进来,两人也是各自起身相迎。

    如今的内阁里头,高谷和江渊走得近,俞士悦和张敏走得近,所以进了房中,俞士悦便理所当然的和张敏坐在了一块。

    今天要商议的主题,是礼部所上的关于天子选秀的奏疏。

    按理来说,这本没有什么可讨论的余地,正旦大朝上,天子的诏旨上头都写了明明白白的,底下操持着就完了。

    但是,礼部的具体仪注递上来之后,该怎么票拟,内阁却产生了分歧。

    按照天子在正旦大朝上定下的最新典制。

    天子后宫八年一选,大婚选秀也即是首次选秀最为隆重,广布天下入选秀女,选皇后一,贵妃一,妃二,嫔四,才人数个,太子冠婚选秀亦同。

    其后的选秀,规模则小一些,范围从各州府缩减到京畿,江南等地,入选的秀女,也仅止于嫔位,选嫔一,才人四。

    内阁就是在这个地方,产生了分歧。

    按礼部的意思,天子之前虽然已经大婚,但是当时选秀的仪程,是按照亲王规制来选。

    因此,这次的选秀,应该参照首次选秀的规程,广选天下秀女,最终入选妃二,嫔四,才人五。

    但是负责票拟的高谷,却认为不妥。

    他觉得天下如今疲敝不堪,不宜再为选秀闹出太大动静,何况宫中已有皇后和贵妃。

    如果参照首次选秀的规程,那么对于皇后和贵妃有不敬之嫌,且天子已有子嗣,后宫之事不必过于急迫。

    因此,他主张正常按照二选,选嫔一,才人四即可,同时,选秀的范围仅止于京畿地区即可,不宜铺张。

    但是这毕竟不是小事,礼部的奏疏是胡濙老大人亲自上的,所以,高次辅便去寻了首辅王翱,共同附奏。

    结果王老大人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说开个阁议,大家商量商量,这才有了如今的这次阁议。

    俞士悦刚坐下没多大会,门外又来了几个人。

    他打眼一瞧,其中一人是次辅高谷,但是另外的两个人,却是他没想到的。

    司礼监太监成敬,吏部天官王文。

    成敬倒还好说,司礼监和内阁来往密切,他过来是常事,但是王文就是稀客了。

    这位新任的天官老大人,向来可和内阁的关系并不算特别好。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内阁不仅不常见到王文的人,连他老人家的奏疏都不怎么见。

    这就要说到如今朝廷政务的流转过程了。

    按照正常程序来说,奏疏要送到天子的面前,一共有三种方式。

    最普遍也最正常的方式,就是先送通政司,然后通政司送内阁,内阁票拟后送到司礼监,司礼监呈送御前批红。

    这是朝廷如今八成以上的政务处理方式,不过,主要集中于三品以下的低阶官员和地方上的日常事务。

    三品以上的官员以及科道风宪,正常也是这么操作。

    但是他们和低阶官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是有权参与早朝的。

    因此,有些时候,出于某种原因,或许是不想提前暴露意图,或许是想要一鸣惊人,总之,这部分的官员,有时候也会直接在早朝上启奏。

    这种方式的好处就是快,可以不经任何程序,直接送到御前,如果没有太大的争议,天子当场就能批红。

    还有第三种,就是直奏,顾名思义,就是不经过其他部门,也不经过早朝,官员本人直接送到天子面前。

    这种上奏的方式,限制就更多,一般用于军国大事或者重大朝务。

    理论上来说,只有六部七卿有资格这么做,部分特殊时候,一些侍郎也会选择直奏,但是很少见。

    这三种形式,都是正规的奏对程序,老大人们会根据权限和事情的紧急情况不同酌情选择。

    但是总的来说,大多数的老大人们,都是选择第一种,虽然有点慢,可毕竟妥帖,只有少数时候,涉及到一些不方便递上通政司的内容,才选择后两种。

    可这位新任的天官大人不一样,他老人家的奏疏,要么是直送宫中,要么就是在早朝上启奏,然后天子直接便批了。

    反正,很少递到内阁上。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在无视内阁,因此,内阁的大多数阁臣,对于这位老大人并不感冒。

    不过到底是吏部天官,大驾光临内阁,众人还是立刻起身,面带笑意,起身相迎。

    各自落座之后,成敬开口解释道。

    “今儿天官大人有事要上奏陛下,不过不巧,陛下回了后宫陪太后娘娘说话,一时半刻的脱不开身。”

    “咱家想着,叫天官大人干等着也不好,刚好内阁有场阁议,咱家合计着,这边出了结果,也得去覆奏陛下。”

    “因此,就跟天官大人一块来了内阁,等这边结束之后,咱家带着首辅大人和天官大人,一块进宫。”

    一帮阁臣的脸色略略有些不自然。

    内阁没有接到吏部的任何奏疏,也就是说,这位天官老大人,这回又是直奏。

    气氛有些冷场,片刻之后,次辅高谷主动问道。

    “我等今日到此,乃是为商议礼部上奏选秀之事,不知天官大人入宫,所为何事?”

    王文扫了在场的几个阁臣一眼,心中同样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

    所谓票拟,不过是将奏疏的大致情况和基本判断详述一下,呈递给天子的时候好做判断而已。

    在王文看来,票拟的最大作用,在于帮助天子解决那些地方上呈递上来的,繁杂冗多但是并不算特别紧要的事务。

    但是这些阁臣,有些时候手伸的未免有些过于长了。

    就拿礼部上的选秀奏疏来说,这仪注是礼部的诸郎官商议之后,大宗伯胡濙亲自提笔上的。

    这事情本就合该是礼部的执掌,内阁票拟呈递便是,偏还要搞个什么阁议。

    事情要是真不妥当,自然该上早朝,下廷议,文武百官共同商议讨论。

    可如今内阁却非要似模似样的先召几个阁臣一起商议,搞得跟他们商议之后,就能决定一样。

    这也正是王文不喜欢把奏疏往内阁送的原因,在他看来,内阁能够处理的都是些地方和低阶官员的琐事。

    真正的军国要务,理当是由天子和六部共同决断,内阁最多就是以备咨询。

    可内阁搞的这个阁议,仿佛六部在请示内阁一样,让王文很不舒服,所以吏部的一应政务,他基本也就不搭理内阁。

    不过高谷毕竟是次辅,当面动问,他也不好不答。

    于是思忖了片刻,王文淡淡的道。

    “今岁乃是京察之年,吏部已拟定了初步的京察注疏,事关重大,老夫需和天子商议一番。”

    得,这话说出来,一帮阁臣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京察这么大的事情,内阁事先竟然毫不知情,老大人的面子上都有些挂不住。

    场面一时之间凉了下来,大家各自怀着心思,都不再开口。

    直到片刻之后,屋外再次出现了一道身影,首辅王翱姗姗来迟。

    王翱进了房中,众人便起身相迎。

    不过不同的是,其他的大臣都迈步往前迎候,王文和成敬却站在原地拱了拱手。

    给众人都回了礼,王翱才瞧见房中多了两人,连忙快步上前,对着王文和成敬也见了个礼。

    接着,成敬又把刚刚说过的话,解释了一遍。

    “……咱家和天官大人,就是过来看个热闹,首辅大人不必在意我们,正常主持阁议便是。”

    于是,王翱再度拱了拱手,众人各自落座。

    接着,高谷起身道。

    “礼部的奏疏,昨日已经抄阅给各位看过,老夫就不再赘述,直接说结论,老夫以为,礼部此疏不妥,朝廷大战方止,不宜太过如此铺张。”

    “何况,陛下亦非耽于美色之辈,宫中已有皇后,贵妃,陛下亦有子嗣,这个时候如此大规模的选秀,于陛下圣德有损,还是改为京畿地区,小范围进选便是。”

    话音落下,俞士悦便摇了摇头,提出了反对意见,开口道。

    “大选的原因,礼部在奏疏当中已经说的明白,是为补当年陛下选秀不足之故,亦是为了执行陛下正旦诏书当中所定的后宫典制。”

    “何况选秀是为充裕后宫,绵延皇嗣,此乃大事,如今宫中诸子幼弱,太上皇身在迤北,陛下膝下又仅有一位皇子,而且体弱多病,据说前段日子才刚生了场大病。”

    “即便是为了国本稳固,此次选秀也不能轻忽了事。”

    高谷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应该说,俞士悦说的是有道理的。

    历来天子的后宫,都不单纯是天子的家事,而是国家大事。

    后宫安宁,子嗣兴旺,则国本稳固,这也是朝臣们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对选秀的原因。

    少数御史的弹劾,到了高层当中,也就是被一笑了之。

    现如今的宫里,倒也不是没有皇子,太上皇北征之前,留下了三个子嗣,当今天子也已经有了庶长子。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些皇子们,都太小了。

    虽然说这些年皇家的子嗣夭折率不算高,但是也不是没有,谁也不敢保证,这些小娃娃们都能平平安安的长大。

    所以,天子想要选秀,底下也没有太多人敢反对。

    虽然说东宫之位如今尚在太上皇之子朱见深那,但是越是如此,这件事情越是敏感。

    稍微有点政治目光,或者说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不敢拿这件事情胡乱弹劾。

    毕竟,就算当今陛下的皇子以后不能继承皇位,但是总归,郕王一脉的宗祧,也是要有人传承的。

    要是真的有人敢大张旗鼓的说,陛下您的孩子以后反正也继承不了皇位,有没有无所谓,保准天子立刻让他诏狱一辈子游。

    甚至于,就连质疑天子是否居心不轨,图谋东宫,也只有人敢私下议论,没人敢说出来。

    毕竟,血脉传承,在天下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最重要不过的事情。

    所以俞士悦把这个理由搬出来,高谷着实是不好反驳。

    眼瞧着高谷为难的样子,被他引援入阁的江渊,沉吟片刻开口替他解围,道。

    “轻忽必定不会,但是遍布天下的选秀,实在动静太大,何况四妃位重,仅次于皇后,皇贵妃及贵妃,位同王世子妃,若非大婚仪典,无所出者不可轻选。”

    “若忧心后宫无人,子嗣凋零,多选才人便是。”

    这倒也是个办法。

    不过,停了片刻,张敏有些犹豫道。

    “江阁老所言的确有理,但是礼部的奏疏当中已经言明,此次选秀,陛下会拨付内库银两,想来选秀之事,大宗伯和陛下曾有商议。”

    “何况,陛下正旦诏书当中既写了大婚时当选的人数,如今宫中不足,若是我等阻挠,陛下恐因此不悦。”

    众人都有些沉吟,这个时候,王翱开口道。

    “我等分歧之处,无非在于动静闹得太大,会让天下议论,既然如此,不妨各自让步,应选位份,人数不变,但是地区缩小到京畿之内,诸位以为如何?”

    俞士悦点了点头:“可!”

    张敏和俞士悦一直走得近,也没什么意见,同样点了点头。

    高谷还想继续说话,但是看了一眼王翱,终究没有开口。

    于是,整个内阁,这便算是达成了一致。

    王翱拿出奏本,现场便写了票拟,这场阁议便算是结束。

    众人各自起身,告辞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公房当中,继续处理政务。

    与此同时,王翱也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道。

    “成公公,天官大人,此间事情已了,不妨一同进宫,上奏陛下如何?”

    成敬笑着点了点头,王文却有些出神,直到成敬暗暗戳了戳他,方才如梦初醒,起身点了点头。

    于是,三个人联袂朝着文华殿中过去。

    说什么待在后宫,本来就是给王文过去参加阁议找的由头,朱祁钰一直就待在文华殿。

    所以这几个人到了殿外,内侍通传之后,没过片刻,便得了召见。

    王文的位重,按照顺利,理当他先来禀奏,刚好,王翱也想听一下关于京察的安排。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王文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仿佛他过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一样。

    天子也越过王文,直接朝着他问道。

    “首辅此来,可是礼部的奏疏票拟好了?”

    于是王翱只好点了点头,将奏本递了上去。

    朱祁钰大略扫了一眼,略一思忖便提起朱笔,写上了照内阁票拟处置几个字,转递给了一旁的成敬。

    选秀这件事情,之所以要在各州府来选,初衷是想给这帮宗室找点事情做。

    但是如今,宗学的事情顺利走上正轨,也的确没有必要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了。

    “此事便照内阁所言处置,首辅事忙,便退下吧。”

    处理完了奏疏,朱祁钰顺手便把王翱打发了出去。

    王翱也是个有眼色的,见状便知,天子不想让他多待,行了个礼,便告退离开了。

    等王翱出了殿门,朱祁钰这才将目光放回到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文身上,开口问道。

    “先生听了一场阁议,有何感触?”

    闻听天子动问,王文神色有些复杂,沉吟片刻之后,方叹了口气,开口道。

    “王翱不简单,内阁,未来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