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落幕
    迎着众人的目光,薛瑄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官帽,端端正正的放在身前,叩首道。

    “陛下,镇南王一案,虽有人欲借此事离间天家,但归根结底,是朝野上下心中存有疑虑。”

    “太上皇一日不归,天家名分一日不定,朝野上下一日不安,宵小之辈一日不死其心。”

    “臣谏陛下迎回上皇,乃是为我社稷所图,亦是为陛下所谋,若太上皇于迤北倘有万一,则大明与瓦剌必为私仇,倾国之力一战,必动摇社稷。”

    “上皇在迤北,陛下在京师,则时日若久,万民必议论陛下德行,唯有上皇南归,名分各定,天下万民方安,社稷则固,臣自知有罪,惟有此言,请陛下思虑。”

    说罢,薛瑄深深叩首于地。

    大殿之中一片安静,谁也没有想到,绕来绕去,这老夫子又绕回了这件事情。

    迎回太上皇这件事,实在是太过敏感,尤其是刚刚发生了镇南王一案,老大人们面面相觑,皆是不约而同的没有说话。

    就连力主此事的萧维祯和罗通,踌躇了片刻,也没有出言附和薛瑄。

    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有镇南王的案子,便失去了逼迫天子即刻迎回太上皇的舆论。

    此刻出言,实非最好的时机。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天子这一次,却没有向以往一样保持沉默,而是沉吟片刻后,缓缓开口道。

    “朝野上下期盼上皇归来之心,朕何不知?朕与太上皇乃兄弟至亲,岂会不欲上皇归来?”

    “实则是此事干系重大,若遣使前去,则必得有把握能够迎回,方敢遣使,否则贸然遣派使团,恐有反效,更置上皇于险境。”

    “朕自然期盼上皇能够早日南归,我兄弟可以团聚,但是这满朝上下,谁人能有把握,真的能说服也先,迎上皇南归吗?”

    关于这件事情,朱祁钰自然是有自己的考量。

    迎回太上皇是必须要做的。

    就像薛瑄所说的那样,太上皇长期留在迤北,是一个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一旦他死在瓦剌,那么大明势必要和瓦剌重启战端,而且必然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但是平心而论,如今的大明若想要彻底剿灭瓦剌,难度实在太大。

    到时候,明知这一仗收不到效果,却不得不打,劳民伤财,并非良策。

    这是于国的影响,对于朝廷来说。

    太上皇一天没有回来,名分就始终不定。

    朱祁钰如今虽然是登了基,成了皇帝,甚至布告了天下,但是他始终没有受到前一任皇帝的认可。

    虽然登基诏书当中布告天下,说有瓦剌使者带来口诏,但是,这始终对于新皇的地位,是不那么有支持力的。

    所以需要太上皇归来,彻底奠定新皇的正统性,这对朝廷来说,非常重要。

    这也是朝中众多大臣,包括于谦在内,一直希望能够迎回太上皇的原因。

    应该说,这是天子第一次在群臣面前,正面的在迎回太上皇之事上表明态度。

    于是,原本安静的朝臣当中,立刻便出现了一阵低低的议论声。

    武臣序列当中,张軏的神色一阵变化,显然内心颇不平静。

    他没想到,苦心谋划了这么久的镇南王一案没有收到效果,但是到了最后,却峰回路转出现了转机。

    应该说,迎回太上皇一事,对于天子来说,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搁置不提。

    只要提起来,就不会有其他的答案。

    显然,随着镇南王一案的落幕,已经没有充足的理由,让天子现在立刻遣使去瓦剌了。

    但是薛瑄的一言,又让这件事情翻了上来。

    而最让张軏意外的是,天子没有像以前一样冷处理的敷衍过去,而是正面给予了回应。

    他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同时,也可能是个陷阱!

    要不要出手?

    张軏有些犹豫不定。

    如今宁阳侯陈懋,成安侯郭晟,驸马都尉焦敬等人都被押入了诏狱,驸马都尉薛恒没有资格上殿。

    定西侯府,抚宁伯府等几家,和他们结交的都是家中叔伯辈的,真正有资格上殿的有爵位的年轻人,反而说不上话。

    也就是说,如今的殿上,知道此事全部内情的核心的几个人,就只剩下了他和张輗两个人。

    如果要出手的话,就只能他们亲自上阵了。

    可是,天子主动提起此事,绝不是无的放矢,很可能就是一次陷阱。

    到底该怎么办?

    短暂的犹豫过后,张軏便有了决断。

    哪怕是陷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张軏心中有数,既然广通王等人的审讯权落到了锦衣卫的手里。

    那么宁阳侯等人的罪名,是绝逃不过了。

    锦衣卫的手段,他还是知道的。

    如此一来,他们能够在朝中说得上话的人,就更少了。

    何况这一次镇南王之事,天子明显已经有了防备,之后想要再在朝中掀起舆论,恐怕就难了。

    哪怕是为了自保,他也得将迎回太上皇的功劳,牢牢抓在手里,这样就算天子要动他,也要考虑一些朝野上下的物议。

    于是张軏深吸一口气,上前开口道。

    “陛下圣德昭然,天家兄友弟恭,臣等敬服,陛下既有迎回上皇之意,臣等自当为君分忧,臣举荐一人,可往瓦剌,迎回上皇。”

    见张軏终于忍不住蹦了出来,朱祁钰藏在冕旒后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平淡的问道。

    “何人?”

    张軏开口道:“太常寺卿许彬,曾提督四夷馆,熟知边情,定可马到功成,顺利迎回太上皇。”

    其实,在张軏的心中,最合适的人选应该是杨善。

    毕竟,杨善身在鸿胪寺多年,之前瓦剌数次入贡,都是他负责接待,熟知瓦剌人的习性。

    而且口才绝佳,也有胆魄,更难能可贵的是,杨善对于迎回太上皇的信念十分坚定。

    相较之下,许彬就差了一些,虽然也接待过一些瓦剌使臣,但是胆魄不如杨善。

    不过,事到如今,杨善身陷囹圄,也只能由许彬顶上了。

    毕竟,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要在朝中名正言顺的提起此事,只怕就不容易了。

    朱祁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目光放在底下大臣的身上,扫了一圈,淡淡的问道。

    “张軏举荐太常寺卿许彬出使瓦剌,迎回上皇,诸卿何意?”

    老大人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拿不准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连王文和俞士悦两个人,也有些踌躇。

    这个时候,右副都御使萧维祯忽然出列,道。

    “陛下,臣以为,迎回上皇之事,不可继续耽搁,臣愿与许寺卿同往瓦剌,迎回上皇。”

    见此情况,许彬也明白了张軏的意思,狠了狠心,同样出列道。

    “陛下,臣亦愿往,太上皇身在迤北,则我大明难安,臣愿立军令状,此去瓦剌,若不能迎回上皇,誓死不归京师。”

    在场众臣依旧沉默,没有人出言反对,也没有人出言附和。

    在这般诡异的氛围当中,天子的脸上忽然浮起一丝笑意,淡淡的道。

    “既然几位卿家,皆有为国尽忠之心,朕岂能不准?”

    “传旨,擢太常寺卿许彬为都察院右都御史,掌鸿胪寺事,以许彬为正使,右副都御史萧维祯,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张軏为副使,同往瓦剌,迎回太上皇。”

    纶音降下,在场的众臣都愣在了原地。

    谁也没有想到,天子竟然真的同意了此事。

    就连张軏也有些措手不及,他本以为,天子怎么着都要再为难他们一番。

    不过也只是片刻,许彬最先反应过来,紧接着,萧维祯和张軏两人,也醒悟过来,三人联袂上前,开口道。

    “臣等领旨。”

    天子目光落下,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开口道。

    “此去瓦剌,一路艰险,朕不要尔等的军令状,只要尔等能缓和大明和瓦剌的关系,顺利将太上皇带回,便是大功一件,朕会命礼部,鸿胪寺等各个衙门,竭力配合,朕亦会手书一封送给也先,你们,不要让朕失望!”

    于是许彬等人再度叩首,道。

    “陛下圣明,臣等定不负所托,誓死迎回太上皇。”

    在场诸臣及宗室,亦齐齐拜伏,道。

    “陛下英明。”

    不过,在一众大臣的行礼之中,丰国公李贤却忽然抬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但是他这么一抬头,刚好看到天子对他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李老公爷顿时咽下了嘴边的话。

    紧接着,御阶上传来声音。

    “退朝!”

    群臣再度行礼,一众内侍簇拥着天子离去,这场漫长的早朝,也终于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