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玄幻奇幻 > 诡异世界摸尸人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猎犬
    压力来源于那处岩浆,当岩浆不断的沸腾之后,一颗黑色的头颅冒了出来。

    随着黑色头颅出现,紧接着出现的是脖子、四肢,最后全身漂浮在半空中。

    这是一只大黑狗,全身漆黑的黑色猎犬。

    方牧眼睛微眯道:“你果然出现了。”

    黑色猎犬同样盯着方牧,目光重点集中在方牧腰间的乾坤袋上。

    严铣握着刀,突然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会……”

    刚才那一瞬间,严铣看着这条黑狗,竟然有种莫名的亲切!

    黑狗目光调转,眼神看向严铣的时候,带着一丝的慈祥:“孩子……我是你叔。”

    绷不住了!

    方牧猛的回头,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严铣,就好像在看一个吉祥物。

    严铣无语的道:“方兄弟,你不会连这也信吧,我可是人啊,虽然看着这条狗有种奇怪的感觉。”

    “亲切感对吗?”黑狗开口道:“那是因为血脉的原因,你是人,却和我有相同的血脉,准确的说,因为契约我们拥有了血脉。”

    严铣只觉得眼睛一黑,那种亲切感确实很正常。

    方牧突然打断道:“先别急着认亲戚,你刚才说契约是什么意思?”

    黑狗叹了口气,道:“准确的说,他是我主人的血脉,通过特定的手法注入的,而我和我主人有关系,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方牧一脸的无语,道:“在你说自己人之前,你至少得告诉你是谁。”

    “我是谁吗……”黑狗的脸上带着一抹怀念道:“我的名字啊,这世间还有人知道吗,我叫哮天。”

    方牧一愣,哮天?

    这名字他熟悉,不就是前世非常熟悉的哮天犬吗?

    在前世最遥远的典籍中,哮天犬是神话传说中二郎真君身边神兽。

    主要是辅助他狩猎冲锋,斩妖除魔。

    原型为短毛细犬,最早出现于画家以“二郎搜山降妖”为题画的《搜山图》中。

    而到了后面,神魔小说《封神》中首次以“哮天犬”命名,它是神兽也是法宝。

    每次二郎真君放哮天犬,书中用的词汇都是“祭起哮天犬”!

    关于哮天犬的模样,应该是白色短毛细犬。

    方牧疑惑的道:“你应该是白色的。”

    “因为我出现了变化。”哮天犬解释了一句,突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白色的……我懂了,你有我主人的东西,所以你知道这些。”

    所谓哮天犬主人的东西,方牧自然知道指的什么,就是那节二郎真君的指骨。

    方牧饶有兴趣的道:“你的身份我也知道了,但是我更想知道这里面是谁。”

    说到这里,方牧指了指天上的棺材。

    哮天犬眼睛中闪过一道灵光,道:“小伙子,有些东西该你知道的你就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别知道,知道的多了,就……你干什么?”

    话说到一半,它就见到方牧举起了杀猪刀。

    方牧回过头道:“我打这只狗,你应该没意见吧。”

    严铣摇头道:“虽然很亲切,但是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我也很好奇。”

    “那就好。”方牧说了一句,扬起杀猪刀。

    “停!”

    这时,哮天犬突然喊了一句。

    方牧舔了舔嘴唇,道:“赶紧说,我要是不满意,可是会吃狗肉的。”

    二郎真君什么境界他很清楚,更何况这个哮天犬。

    哮天犬苦笑道:“上面躺着的,是一尊真正的大能,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就知道他的,他叫……陆压道君。”

    方牧眼睛微微睁大,好家伙,陆压道君躺在棺材里?

    要说陆压道君,这身份那就不一般了。

    在前世神话中,关于陆压道君的身份其实有三种说法。

    一是陆压道君在北海鱼鲮岛,属散仙,辈份奇高,但在神仙榜上功劳并不大,所以记录不多。

    陆压因在封神之战时助纣为虐而被西方教所降,皈依后被封为大日如来佛。

    拥有异宝斩仙飞刀和禁术钉头七箭书,圣人之下难有敌手。

    二是陆压原为封神中人物,没有户口由来。

    他总是救神仙于急难,道行多深没有明确记载,很是飘渺难测。

    拥有宝贝葫芦状,有眼,善封印元神,可斩神仙妖魔于封印状态。

    称他乃是离火之精,飞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上不朝火云三圣皇,中不理瑶池与天帝。

    不在三教中,不在极乐地。

    不归人王管,不服地府中。

    潇潇自在任我游,自自在在散圣仙。

    最后一种则是陆压道君为帝俊太一之一,三足金乌中剩下的一个。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猜测,都是非常的强大,至少是准圣级别的存在。

    现在哮天犬告诉他,上面棺材里躺着的就是陆压道君,这特么太离谱了。

    方牧问道:“陆压道君是金乌?”

    哮天犬一愣:“道君分明是离火元精,怎么会扯到金乌上?你到底从哪里得知的?”

    方牧:“……”

    好嘛,离火元精也不得了了,那也是大能。

    方牧想了想,道:“意思是你们用棺材加这幅局,把陆压给锁住了?”

    哮天犬摇头道:“不是我干的,我只是负责守护这里,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方牧呵呵一笑:“真的还是假的,刚才石头人的惨样你可是看见了,你想我对你动刀子吗?”

    哮天犬闻言,很干脆的道:“假的,我知道,是陆压道君自己锁住的。”

    方牧:“……”

    回答得如此干脆,简直让人觉得有点假。

    但是陆压道君为什么会锁住自己呢?

    似乎是见到方牧的疑惑,哮天犬露出一个苦笑。

    “我的层次,根本搞不懂这些大人物的想法。”哮天犬道:“我只知道守在这里,条件是将来复活我的主人。”

    方牧摸了摸下巴,这就很难推测了。

    另一边,严铣开口了。

    “我真的没听懂。”严铣指着自己,道:“既然说我是你主人的血脉,那么为什么要给我注入那个所谓的血脉呢?”

    其他的严铣不关心,他只是关心这个。

    哮天犬叹了口气,道:“这一切啊……是陆压道君和主人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