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幼稚反击
    这段时间搞得时晏除了唱功和心态等方面飞速进步以外,跑步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了。

    秦绝忍着笑揉了两把时晏的脑袋。

    夏淞和于蓝也不需要她多过问,前一个是因为英皇毕竟是迟川的地盘,夏淞又一直在研究那些凭借声音操控情绪的办法,成绩斐然,动作却不出格,有他在的夜场就没有嗨不起来的;后一个则是情况特殊,于蓝得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的感受最真切,说不说都没有影响。

    提起疗养院,这也是迟川那边的门路。

    于蓝性格温和习惯忍受,若是去了某些不算标准的养老院,说不定反被别有用心的护工强塞工作甚至骚扰,这般考虑下,秦绝干脆问迟川要了个高规格的,那里的老人非富即贵,别看年纪大了,心思精明着呢,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心对他们好。

    几人边聊着日常趣事,边吃夜宵,自从经过了体能训练,饮食上反而没有像之前那样限制过多,身材也保持得都不错,赘肉还没长出来就靠着高强度的练习抑制住了,成了不错的良性循环。

    秦绝先给他们打了预警,才把程铮提到的事情说了。

    祁霜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姜卿娥更是嘴巴鼓鼓的忘记继续嚼动。

    “下周男生们有工作吧?”

    还有厨师在,秦绝一概以他们听得懂的方式表达,“要去哪?”

    “京城。”时晏道。

    “嗯,我跟柳姐打过招呼了,你们几个也跟着一起去,兼职都先放一放。”秦绝对“不是灰”几个说道,“京城那边,到了会有人接你们。”

    原本“千色”的乐舞秀和“不是灰”的偶像新生代2都在京城录制,只是变故突发,几个小姑娘失去机会,估计也没订机票。

    时间来得及,一并过去就好。

    杨柳娱乐在杭城的总部只是老公司,之前上升势头最猛的时候在京城又盘了个新的楼层,员工多半都在那边,这也是柳华珺把练习生们都安排在杭城旧楼的原因,能很大程度减少曝光度,到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只不过,看现在这样子,孩子们到了京城有没有睡觉的地方还不一定,更别提练习了。

    要是柳华珺不介意,秦绝想着干脆让他们去秦一科技凑合凑合,安置好顺便还能训练新东西。

    吃过夜宵后,秦绝挨个敲敲脑壳,让他们不要太兴奋以至于睡不着觉,像带着一群小鸭子过河似的,一个个把这几个小家伙赶回宿舍楼。

    她自己则是又去魔术酒吧蹭了个地方,顺便检查一下袁萧和方友文发来的消息。

    这两人是在十几分钟前联络她的,不过自家闺女没有弹出提醒,想必还不算急事。

    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窝了个舒服的位置,秦绝点开飞讯。

    她拇指快速划动着屏幕,视线扫过大段的内容,全程面无表情。

    这事……可笑得让人眉头都懒得皱。

    《娱乐实习生》第四轮时出的意外很好查,袁萧只是多跟工作人员问了两句,就知道了背后捣鬼的人是摄像师张越。

    除了导演和录音师外,很少有人过来确认麦克这些设备,更别提还特地问了数量和备用相关,单凭这点,鬼鬼祟祟的张越问题就很大。

    但他在的是《同在屋檐下》的第一组,并非现场表演《餐厅》的第四组,当然,以张越的实力,要结交到其他实习生也不难,要是他给第四组提议“多拿几个无线麦克备用”,被采纳的几率也很大。

    但问题就在于,这做法太蠢了。

    固然秦绝《熔炉》这组会因为设备不足延迟一点表演时间,但又能如何?评委不会因此好感狂降,给出远低于标准线的分数。

    那他这是做什么,就为了搞一下大家的心态?

    就算是赵婉轩,更多在意的也是中场休息时错过了采访的曝光机会,秦绝当时的玩笑及时又有用,根本没几人受到影响。

    直到现在方友文给出了答案——是董凡。

    那个在《父与子》时被“排外”的编剧,曾在第一轮就与张越有过合作,即便退赛了,联系方式总不会消失。

    这是方友文根据董凡朋友圈里几条动态推断出来的,指向性过于明显,什么“某秦姓艺人”、“借刀杀人”等等,结合时间,不难猜出是他在赛前远程搞事。

    “动态里还有一条‘花了大价钱’,或许董凡被张越敲竹杠了,他们之间做的是交易而非朋友‘帮把手’的委托。”方友文特别标注道。

    《熔炉》小组没几个出名的,行踪自然隐秘,重头戏的排练都在龙雅剧院里,即便是有人旁观他们拍摄,也看不出什么东西,要动手脚自然很难。

    但秦绝是男主角这点倒是很好猜,也很好打听。

    简而言之,这就是张越收了钱,拿出一个所谓的借第四组坑秦绝他们的“计划”。

    说这是阴谋吧,还不怎么上心,充其量就是一次恶心且幼稚的捣乱。

    董凡花钱“交易”在先,总不能等第四轮播出之后发现事情没成再去找张越售后,或在网络上广而告之。嗯……不过他脑子的确不太好使,也说不定。

    这事秦绝都没特别嘱咐森染查一查,她没这个闲心跟人过家家,真想搞她也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

    包括邵清龙和他那个要好的编剧周晃,既然是在规则之内玩出来的阳谋,那接下来就是。

    终归是实力见真章,这点无需挂心。

    秦绝给了他俩一人一张魔术酒吧的电子会员卡,说感谢就太客气,更像是顺手给朋友分享的小礼物。

    方友文喜出望外,袁萧则表示等自己把剧本凹过去再说,任何休闲娱乐都是对他摸鱼的诱惑。

    “说起来,这次小青丫头主动提了不少东西。”

    袁萧在临时讨论组里打起语音电话,“没想到这姑娘也有报社编剧的潜质……”

    “哦?”

    秦绝愣了半秒,淡淡道,“是家庭里两个孩子,一个饱受宠爱另一个惨遭冷落的情节?”

    “……神了我的天。”袁萧傻眼,“不是吧,这你也猜得出来?!”

    方友文的咳嗽声姗姗来迟。

    得,没拦住。

    剧透出去了。

    秦绝的神色隐藏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她幽幽地笑了一声。

    “灵感来源于现实呗。”

    排练《熔炉》的时候,她亲眼看过那对父母每天都来看望女儿,嘘寒问暖,一副支持她发展事业又忍不住心疼孩子的样子。

    说句不好听的,看这架势,恐怕大家都会下意识地默认于青是独生子女,是全家呵护在掌心里的宝贝。

    秦绝眼前浮现出于蓝在倪料店浅笑的模样。

    那是付出了爱,又终于收获了爱的模样。

    幸福,餍足,带着一点不自知的嘲讽,和生怕失去这份爱的恐慌。

    她细微地摇了摇头,没去解释自己这句话的意思,随意聊了几句后就让方袁两人早点休息,挂断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