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准备上台
    秦绝低低笑了一声:“这不挺好?说明我们威胁到他了。”

    “啊?这……”

    袁萧后面本还有一串骂声的,听了这话,顿时觉得,嗯?好像有点道理。

    秦绝语气悠哉,仿佛在喝茶似的:“哎~他急了。”

    这看笑话的口吻,让其他刚升起了怒意的成员也跟着轻笑起来。

    对哦,还不是因为我们太厉害了。

    啧啧啧,真是不好意思啊,强到你了。

    “别分心了。”秦绝道,“我们时间不多,先干正事。”

    “嗯嗯,这两个无线麦先给赵老师和詹老师吧!”

    于青此时已换上了一身日常戏服,有点宽大的T恤,隐约露出锁骨和肩膀处提前化好的淤青。

    录音师杨冬连忙点点头,干活去了。

    真计较起来,演员这边还不算紧张,麻烦的是乔远苏他们那些检查道具的。

    当时袁萧仅是随口一提,秦绝却眼睛一亮,没制止不说还纵容了他的任性,本着既然要现场演出那就来点新东西的搞事原则,特地在舞台上做了文章。

    也正因如此,一向老油条的乔远苏差点被榨干,从咸鱼变成了金枪鱼,一旦停下来就会当场去世。

    “呼,好了。”

    邬盎长出一口气,她这份手艺还是由秦绝和刘哲搭线,从古文松那里学的。

    虽然一时半会学不到精髓之处,但应付这次的表演却是足够。

    感受到邬盎化妆的手停下,秦绝缓缓睁开眼睛。

    镜子里是一个脸色很白的男人,面相年轻,眼角和唇边的纹路却很深,显得十分异样。

    他安静地眨着眼睛,眼里没有光亮,十分平静,宛若死气沉沉的深潭,像商场里的塑料男模特,漂亮,惹眼,但不真实。

    坐在不远处的于青缓缓吐了口气,睁开眼。

    她脸上涂着过分发白的粉底,颜色粉嫩的唇彩遮住了干裂流血的嘴唇,脖子上挂着一个长方形的名牌,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青”。

    “青”看向化妆镜前的男人,抿出一点微笑,小步走过去,弯下腰让他看自己的妆。

    男人的眼里多了一些光彩,伸出粗糙的右手,让“青”的手指在他的掌上跃动着,就像弹琴。

    这是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常做的游戏。

    “要上场了。”

    有声音传来,“青”看了看那边,又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琴”。

    “琴”弯了弯唇,神情有些落寞,又像释然,对她点了点头。

    “青”眯起眼睛给他一个无声的笑容,哒哒哒跑了过去,和那个叫她的人走了。

    “琴”还留在原地。

    很快,所有人都离开了,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他一个。

    隔了一会儿,他沉默地站起身,一股难以描述的低沉气场从这个人身周蔓延出来,很奇怪,并不可怕,甚至有种谜一样的坦然,仿佛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早有预料。

    “琴”对着镜子比划了几个手势,动作很灵巧。

    他突然露出笑容。

    好像获得了谁也不知道的胜利。

    ……

    中场休息结束,袁萧等人回到了小组席位。

    他们只有上台时才会被工作人员递上麦克风,倒是很好地给了这群实习生们闲聊八卦的空间。

    “那几个记者好像被警告了。”服装师低声道。

    “哪几个?”

    邬盎本是八卦的热衷者,现在因为太过紧张,连娱乐的心情都没了。

    “就是拦住我们的那几个。”服装师笑了一下,“说是节目组早就规定了只有特定地点才能采访,他们这种属于打扰选手后台准备,再有一次就会被请出去。”

    “哦?我们节目组这么厉害的么。”乔远苏挑了挑眉。

    “虽然网络和线下的宣传不多,但别忘了,《娱乐实习生》可是电视放送的黄金档。”袁萧压低声音道,“据说收视率还真不错。”

    “也是,路人盘对影视作品来说才是最主要的。”邬盎点头。

    这个时候,也就他们这些幕后人员还有余裕聊天,不论是梁承磊还是赵婉轩,都在念念有词,复习着自己的台词片段,张牧更是紧张地复习起手语。

    于青虽不需要说话,但情绪要求却很高,也正在闭眼酝酿。

    反倒是詹长清非常淡定,看来律师经历给了他不少锻炼,抗压能力超乎常人。

    “嗯?秦老师呢?”

    展示完作品一身轻松的方友文蹭了过来。

    “去去去,你现在是敌方阵营。”袁萧嫌弃。

    “防得真严啊。”方友文笑。

    “那当然了,毕竟……”

    袁萧旋即把音量降低,凑过去跟他咬耳朵,把无线麦的事情简单讲了。

    方友文下意识就要皱眉,赶紧克制住了,露出一脸“啊这,我大为震撼”的神情。

    “真的?”

    “真的。”

    方友文笑着拍了拍袁萧肩膀:“那你们加油。”

    他速度很快地做着口型:我去查。

    “你也加油。”袁萧哥俩好似的用力拍回去。

    方友文对着他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林宇钦重新上台,依照惯例流利地讲完了一串广告词,顺带回顾了上半场的内容。

    排在袁萧他们之前的第四组也正式开始了表演。

    开场一个亮相,录音师杨冬在台下就“哦”了一声。

    “怪不得那么多麦克,这是能上的都上了啊。”

    第四组的演员有不少都已经拿了offer,心思放在了未来工作那边,导演倒是很会随机应变,干脆把戏份分摊到了每个组员身上,这样需要背下来的台词就不多了,压力骤减。

    这一组的作品名为《餐厅》,开头只给了三两个自下向上打的灯光,显得舞台上的餐厅一片黑暗。

    餐厅里共有四桌客人,一桌在谈生意,一桌是闺蜜聊天,一桌是社畜惆怅喝酒,还有一桌则是男女主角。

    男主约女主到了这家很特殊的餐厅,谈话之间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女主看出了他的紧张,还以为男主要向自己求婚,又兴奋又激动。

    紧接着,就是女主说着“你等一下”,然后跑去了卫生间补妆的剧情。

    正巧,其他几桌客人也有起身去洗手间的,餐厅又昏暗,回去的时候几个人都走错了,坐到了错误的桌边。

    一连串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了。

    社畜到了谈生意的那桌,大骂老板不做人;闺蜜里的女海王则在社畜的朋友面前大谈特谈恋爱史;化好了妆的女主角坐在闺蜜那桌十分幸福地畅想未来;男主却一脸懵逼地听女经理张口要价,谈起了薪资待遇。

    台下响起一片哄笑声。

    最后,这几桌客人总算在茫然中反应过来,又是一轮混乱,总算回到了正确的座位上。

    男主角道:“亲爱的,我想跟你说……”

    女主角道:“嗯!你说吧!我们同时说!”

    “我们分手吧。”

    “我愿意嫁给你!……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