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二轮反响(一)
    短剧拍摄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两周时间着实充裕许多,莫名给人一种从忙碌生活中暂得喘息的幸福错觉。

    卿卿们也见证了秦绝的手语从入门到资深,这种进步速度令不少人自惭形秽,APP里又掀起一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热潮。

    顺便一提,只开播了第一轮的《娱乐实习生》也因为一些偶然因素小范围地出了圈。

    只不过,这个出圈的方式就比较……

    “我已经不想再吃瓜了。”拍摄间隙,反坐着的邬盎抱着椅子背一脸疲惫,“搞得节目好像成了圈内案例似的,每个人都来分析一通。”

    “还没完?”秦绝眼睛还盯在剧本上。

    “是啊。”

    邬盎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简单来说,就是第一轮的后台花絮过于实诚,某些演员当众撕X争戏份的片段被E站影视区的up主拿去用做素材,做了一期《娱乐实习生》的杂谈视频,引来一群路人关注,也由此导致了最常见的粉黑大战。

    “我家姐姐明明就是受了委屈”、“节目组恶剪好吧?我看两位演员都很无辜啊”、“切说白了不还是导演有毛病”、“不不不我看编剧才是脑子有坑”……

    熟悉的骂战中,有关于演员的黑历史和其他花边新闻又爆了出来,之前的退赛风波热度再起,纷纷扬扬好不热闹。

    就连秦绝、刘哲这些普通演戏的也受了牵连,被某些不知是蠢还是别有用心的演员粉丝说成“节目组太子”,理由还相当充分,比如“你看这个特写,凭什么给他们拍得那么好看,我家哥哥/姐姐就拍得那么丑?”,黑幕实锤!

    邬盎转述这句的时候,秦绝还在片场复习手语,倒是过来串门的聂星梁闻言直接回了一句:

    “想开点,你家哥哥姐姐本来长得就丑。”

    自己不上镜就不要边吹360度无死角绝美神颜,边骂导演和摄像拍得不好啦!羞不羞!

    不过,综艺知名度扩大倒也吸引了一批新的观众,有些粉丝量没那么庞大的中小up主和娱乐博主要么趁热度水了一期视频,要么真心做了安利。

    “我觉得吧大家可以去蹲几个好演员,万一以后火了呢,你就是老粉了。”某个影视区up主笑道,“就算对演戏和幕后制作没兴趣,也可以去吃一吃瓜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一来二去,《娱乐实习生》这个节目的收视率和播放量也上升了不少。

    观众是有眼睛的,他们能看到导演、编剧这些制作班底的诚意,也能分辨出演员的态度和用心。

    这一点直接体现在了《娱乐实习生》第一轮各个作品的视频数据上,不论是刘哲主演的《双重人格》,还是秦绝《加班的一日》、邵清龙执导的《未来恋人》和方友文执导的《隐形爱人》,播放量和评论都很高。

    尤其是《双重人格》,不少完全不了解节目本身的网友都在V博等社交平台纷纷转发,夸赞刘哲演得好。

    像这样的短篇作品,是可以拿来参加龙国一些艺术评奖的,节目组也特地发了公告,说是会在这一季综艺收官后做个整理,在征得主创人员的意见过后替他们集中投稿。

    这一举动,更能让人感受到节目组的真诚。

    虽说《娱乐实习生》本身仍被舆论争端、饭圈大战包围着,但它的质量、初衷和态度却收获了一大批圈外观众的好感。

    新晋影帝岑易好像总算找到一个探头的机会,转发了节目组的官方V博,给各位实习生们打call。

    娱乐圈内的风向就是如此,尽管有的艺人心中不屑或完全不了解始末,但看见有地位高的人牵头,这个热度该蹭还是要蹭的,遂纷纷表现出一副温厚前辈的架势为实习生加油。

    这般风潮之下,《娱乐实习生》的放送终于到了第三周,也就是第二轮的作品展示。

    播放当天,秦绝所在的第二组还留在会议室,刚刚结束了一轮排练。

    邬盎干笑着拿卸妆棉和毛巾等在秦绝旁边。

    同样完成了拍摄任务,过来串门的刘哲和方友文才刚踏进一只脚,就被满脸是血的秦绝吓了个半死。

    “你们到底要演啥,这可太吓人了。”方友文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

    被道具血浆糊了一脸的秦绝默默擦血。

    距离第四轮录制还有五天,该拍的都拍完了,正在后期制作,他们这些要现场演出的,就想着不如来个彩排。

    结果没想到,由于时机把握得不对,邬盎手里拿来化特效妆的仿真血浆直接洒秦绝头上了,那场面,惨不忍睹。

    “古有‘冰桶挑战’,你这是‘血桶挑战’啊……”刘哲喃喃。

    “不要再公开处刑我了呜呜呜。”

    罪魁祸首邬盎苦兮兮地给秦绝卸妆。

    秦绝伸出一只血糊刺啦的手,rua了一把邬盎以示惩罚。

    她始终没有说话,身旁不远处的于青也是。

    方友文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们俩,又看了看袁萧。

    “不要妄想过来打探敌情啊。”袁萧警惕。

    “一般人也想不到你的脑回路。”方友文吐槽。

    又过了一会儿,曲楠也从门边探出个头。

    “不好意思打扰了——啊!!”

    秦绝的吓人名单上也再次多了一个。

    “太惨了,曲导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搞了。”

    录音师杨冬刚好在第二轮和第四轮都跟秦绝一组,笑着把一脑袋冷汗的曲楠拉进来,很不厚道地给现在的组内小伙伴分享当初曲楠被吓的经历。

    “哪有那么夸张。”刘哲笑道,“你当时没在场,不要添油加醋。”

    “是不是夸张等下周花絮放出来就知道了。”杨冬也跟着乐。

    好脾气的曲楠就任由他俩迫害。

    “呦?都在啊。”

    出门买东西的道具师乔远苏回来了,看着一屋子的人,有些惊讶。

    《娱乐实习生》这些日子外界舆论风风雨雨的,即便是同一个小组,组员和组员间的感情也谈不上有多好,公事公办不闹矛盾已是万幸,没想到这次加入的第二组氛围却很和谐,热热闹闹的。

    “帅哥让一让~”

    背后传来声音,服装师潘悦悦、化妆师古文松和道具师纪璋也来了。

    除了已退赛的董凡和两位美术师,第二轮《父与子》小组的人竟是全员到齐,集体串门。

    “当过年呢你们。”

    擦干了血迹的秦绝终于出声。

    大家都笑起来。

    乔远苏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心中微动。

    他貌似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能心无芥蒂地聚在一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