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空碑》(一)
    上一组的点评环节结束,第四组以及组员的姓名列表缓缓浮现在《娱乐实习生》舞台的大屏幕上。

    时长仅有十几分钟的影视作品开始放映。

    喧嚣热闹的声音比画面先一步进入观众的感官,几秒过后,屏幕明亮,果然如声响暗示的那样,这是一处教室。

    穿着校服的林柔站在讲台上,一个个念着名字,分发作业本。

    她浅浅笑着的模样很好看,偶尔小声给同学说着些“老师在办公室夸你啦”、“老师说你做得挺好的就是有点小马虎”之类的话,眉眼灵动,是与朋友偷偷分享秘密的那种感觉,并不趾高气扬。

    同样一身校服的卢秋穿过课间笑闹着的班上同学,紧张地来到讲台边,从林柔手里接过作业本。

    他甚至没太敢正眼看她,局促地讲了声“谢谢”,露出个有点憨憨的笑容,就拿着东西往座位走。

    镜头追随着卢秋的身影来了一段几秒的跟踪视角,接着就见他回过了头。

    画面变成了罗含章趴在讲台边上跟林柔谈笑。

    有点轻佻却不下流的小帅哥,清丽大方人缘很好的美女科代表,氛围里写满了“青春”二字。

    卢秋有点无奈,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回到座位盯着手里的作业本,也不翻开,只是时不时摸摸边缘。

    毕竟是林柔摸过的地方。

    观众席里响起一阵感同身受的声音。

    这可太真实了。

    别人跟女神谈笑风生,我只能背地悄咪咪痴汉一下。

    两个女生从卢秋的座位旁边路过,走出了教室,路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他倒是很擅长这种处理。”

    岳扬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显然是看出了方友文使用人物行动进行画面转场的小心思。

    跟着这两个走动的女生,镜头转到了走廊。

    同时,从她们俩的对话里也能听出,女主角林柔不论在异性还是同性中都很受欢迎。

    她性格好成绩好,落落大方,人却不清高,加上长得还很漂亮,被人喜欢再正常不过。

    “唉,说点别的,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升高三啊。”其中一个女学生说道。

    “不是吧?高三好累的,我巴不得在高二呆着呢。”

    “但是你不觉得这个校服颜色好丑吗。”先前的女生嫌弃地抖了抖校服外套,“也不知道校长什么脾气,非要一个年级穿一个颜色,有毛病吧。”

    高一生穿的是红色,高三是蓝色,就他们高二,傻兮兮地穿了个黄不黄绿不绿的玩意儿,看着好傻。

    说到这个,走在她旁边的好友也沉默了几秒。

    “可是,我瞅着林柔穿这个就挺好看的。”

    话题又回到了林柔。

    “呜,对啊,她就是好好看,慕了慕了。”

    两个人渐行渐远。

    观众席里隐约传出声音。

    “为了设置大女主,这种人人都爱的桥段也太烂俗了。”有个男观众吐槽道,“女的对女的哪这么友好?”

    “咋,你是女的啊,你又懂啦?”

    他旁边的女观众翻了个白眼,“你以为女孩都是小肚鸡肠一天到晚嫉妒来嫉妒去吗?少看点小说吧,美女谁不爱看?”

    就是啊,美女谁不爱看?

    况且林柔在前一分半钟的表现,当真是既聪明又大方,她知道很多人都喜欢她,却不会借着这股“喜欢”要求或索取什么,反而认认真真地保持好朋友的距离,自信又独立。

    不像之前哪个组来着,同样的大女主剧本,显得女主角非常降智,嘴上说着设定是天真可爱,结果除了傻白甜就是一股茶味儿。

    虽说这种“备受欢迎”的设置的确俗套且不现实,但起码对比之下林柔还能看,自然也就得到了更多的宽容。

    紧跟着,画面转向了琴房,罗含章和林柔一人手里抱着个浅蓝色的文件夹进了门。

    原来,他们两个刚才在讲台边上聊的是学校的文艺汇演。

    罗含章钢琴一起,观众席顿时“哇”了一声。

    一段曼丽流畅的旋律过后,捧着谱子的林柔站在钢琴边上开口,顿时更进一步带动了观众的情绪。

    她唱歌好好听!

    性格好,成绩棒,还多才多艺的美女,爱了爱了!

    林柔唱的是一首外文歌,它出自经典舞台剧《露琪亚的礼歌》,那部作品讲的是男主为女主角默默付出,最终两人遗憾错过的故事。

    毕竟是专业的,林柔的歌喉相当动听,发音清晰,共鸣极强,虽然是通俗唱法,却仿佛让人听到了美声。

    “‘她走向他,走向他的归处,走向他的灵魂’?……”

    林柔闭眼唱着,“‘她走到了目的地,俯身拥抱住了他的墓碑’。”

    她只唱了one-half,也就是A段加副歌,时间只过了一分钟。

    “多凄美的故事。”

    罗含章轻轻叹气,目光从琴谱转向她。

    他的眼睛好像在对她说,我也像那个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默默喜欢了很久,付出了很多。

    “是啊,不过这就是命运吧。”

    林柔却有点迟钝地讨论起了剧情,“……所以我觉得,最后他们俩的错过是有预兆的。”

    在她讲话的这段时间,镜头几次给了罗含章。

    观众席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

    “出现了,我喜欢的人哪里都好就是是个木头。”

    “唔,我觉得说不定林柔是在暗示他呢,这不是委婉地拒绝了吗?”

    “罗含章的表情哈哈哈哈,‘我在酝酿告白你怎么跟我认真讨论’?笑死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很有种年轻时在班上围观“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准情侣间互动并跟着起哄的感觉。

    看到没,我的青春回来了!

    “咳,林柔。”

    看得出来林柔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讲得很细,也有自己的理解。

    罗含章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抓到她刚刚讲完的空隙说道:“其实我——”

    林柔的电子表突然发出“嘀嘀嘀”的声响,是闹钟。

    “啊,都这个点了。”她按掉闹钟,“我们赶紧排练吧,不然过会儿学校大门就关啦。”

    关了岂不更好?

    这种跟喜欢的女孩相处一室的妄想,罗含章也只在心里叨咕了一句。

    他重新露出笑容,双手放在了琴键上:“嗯,来吧。”

    说起来,这块手表林柔戴了好久了,是有什么纪念意义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