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娱乐实习生》(2-2)
    “我们得选助手吧,六大类选四个。”定好了表演形式,曲楠主动说。

    “嗯,你怎么看?”秦绝问。

    她的目光既认真又坦荡,完全就是讨论正事的态度,根本没别的心思。

    明明秦老师才是组长,也比自己厉害多了……

    曲楠低头笑了一下,边想边说:“我觉得,我们至少要补足摄像。服化造型的话,只有两个演员,现在的人手够用了。再有就是缺道具,毕竟布景很麻烦,我建议再补一个……”

    “摄像肯定要多来几个啊,设备也要租,不然怎么放特写?”董凡嚷嚷。

    “剧本写好了吗?”秦绝面无表情地问。

    ……董凡瞪了她一眼,闭嘴了。

    一个编剧,专业都不对口,在这闹什么。

    倒不是秦绝故意看不起董凡,而是他的实力如何在上一轮已经表现过了,第九组的演员、摄像个人分数都不错,偏偏他这个编剧兼组长很一般,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至于曲楠,上一轮第四组的情况实在忙乱,五个导演,他这种气场稍弱的很难得到话语权,更像个跑腿的,但毕竟也是科班出身的应届毕业生,秦绝很乐意看看他的能力。

    说到底,《娱乐实习生》这个节目是为了培养人才,既然是这样的目的,那就不能一家独大,占尽便宜。

    培养,要给有潜力的人充分发挥的空间。

    秦绝就算再会领导别人,也只是演员而已,演员和导演的视角是不一样的,上一轮纯属运气问题,导演编剧一个没有,这次既然有了曲楠和董凡,她就不必强行站在最前头了。

    各司其职才能效率最高。

    再说了,她没什么权力欲,也不想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抢风头。

    《娱乐实习生》的四位评委都是行业精英,是踏踏实实走在文娱前沿的那批人,实力、眼光都足够,秦绝根本不担心他们发现不了实习生的闪光点。

    当一个人真正有实力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从其他方面显示自己的优秀。

    这点气度都没有,那她在末世的三十余年就白活了。

    曲楠分析了一会儿,决定选择摄像和道具助手各两人。

    这就是资源排行三、四的好处了,“任选四种”不见得就要每种一位,是可以根据现实情况自由调节的,这个设置多多少少让同类资源的竞争变得更公平,大家都各有优劣,算得上势均力敌。

    等新的十二个小组选择完毕,工作人员分发通行证后,《娱乐实习生》第一轮的录制也彻底结束了。

    场控导演先组织观众有序离场,才开放了实习生离开的后台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观众里某些演员的粉丝还在走之前大声喊了几句应援语,原本没什么大问题,但偏偏那位演员实习生的表演很拉胯……于是气氛一时尴尬得无以复加。

    连被鼓励的演员本人都臊红了脸,匆匆离开,粉丝却还赖在场内不走,被工作人员讲了好几次才恋恋不舍地出了门。

    秦绝和刘哲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无奈。

    “你家里人好多了。”刘哲非常坦诚。

    “我也这么觉得。”秦绝一听他提到卿卿就笑了,弯起好看的眼睛。

    一百多个人浩浩荡荡地往外走,有的还磨磨蹭蹭,想找机会和评委老师说上几句话,可惜他们走的是另一条相反的通道,四个人加林宇钦说说笑笑地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在寄存柜台处拿回了手机,秦绝迅速把其他组员的飞讯加上,刘哲早就是她的飞讯好友,倒是省了点事。

    几个早在圈内的演员匆匆地走了,他们还有公司安排的通告要赶。

    看着那几人的背影,才有导演实习生后知后觉,原来两天的准备时间不见得就比一小时更简单。

    如果调不对档期怎么办?如果有人就是失联,找不到人怎么办?

    而这就恰好是一个真正的导演要面对的。

    那么多演员、幕后工作者的调动庞大而繁杂,甚至连节目组的场地租用都分时间和优先,稍微慢一点,就已经被别的组预订完了,自己的拍摄计划只能被迫变动。

    这才是《娱乐实习生》的残酷之处。

    它实在太真了。

    真得不像一场“竞演秀”,反而成了完完全全的纪实节目。

    “我拿到摄像和道具的联系方式了。”曲楠小跑过来,额头微微见汗,“幸好那几位老师还没被约走。”

    他等离得近了,才小声道:“听说他们都是C类资源里相对最有经验的人了。”

    “干得漂亮。”化妆师古文松明显开心起来。

    他上一轮的小组,组长挑了个化妆助手,那小姑娘也就刚实习转正,还没自己跑的场子多呢,审美更是一言难尽,还偏偏以前辈自居。

    要不是这样,古文松也不至于把技术亮出来,硬是靠实力把她压住了。

    C类资源不同于A跟B,节目组提供的助手水平浮动很大,上一轮是秦绝那组效率高眼光好,抢先去了资源接洽处,早早挑走了最好的,才没至于出岔子。

    而跟他们在同一时间去挑资源的第五组,就因为没挑好助手,惨遭翻车,拍摄时不是摄像不行,就是打光和录音混乱,好几次收音麦都入镜了,低级错误到处都是。

    而这,又是一个现实中太过常见的情况。

    一个剧组里不知道有多少工作人员是亲朋推荐、拿钱加塞,导演根本不可能指望每个带资进组的人都跟邬盎似的,起码个人实力足够。很多时候,状况百出、焦头烂额才是日常。

    “我们什么时间讨论呀?”潘悦悦问。

    “我要先回去改稿!”董凡根本不想在拍摄大楼多留,立刻说道。

    “好啊,早改,早交。”秦绝道。

    “……那、那当然!”

    董凡滞了一下,飞快跑了。

    “那我们在群里说吧~连麦讨论什么的,都行。”

    美术师柳叶伸了个懒腰。

    两天的准备时间呢,突然一点都不急迫了。

    跟做学校作业差不多嘛!

    “嗯,都先回吧。”

    秦绝埋头看手机,边打字边说。

    心要是不在这里了,留着人也没什么意思。再说节目录制了五个多小时,大家都累了。

    第十一组的组员各自随着人流离开,秦绝只是往前多走了几步,靠在转角没动。

    “秦老师~”

    “啊哈哈,秦老师好啊。”

    没想到有人特意过来跟她打招呼,秦绝诧异抬头,面前这些多半都是演员。

    又一想,也是,她毕竟已经有了《囚笼》,还拿到了研影特别感谢和金梅奖最佳动作设计,比起这些应届毕业生要好多了。

    更别提,她在第一轮的表现也很抢眼。

    这群人想来套套近乎,打感情牌或是从秦绝这儿谋取一些资源,倒也合乎情理。

    在末世里混过,还混得不错的人通常都有个被动技能:识人。

    秦绝被人背叛过,小到偷她食物和水,大到叛变投敌,惨痛的教训下,识人这个技能可谓修炼到了满级。

    当下一抬眼,就看出来谁抱着怎样的目的来接近她。

    “演戏上的问题可以请教老师嘛?”年轻可爱的小姑娘凑上来,笑嘻嘻的。

    ……总不是想对我用美人计吧。

    一股熟悉的荒谬感涌上来,秦绝有点想笑。

    再一看,不远处的刘哲还跟她挤挤眼睛,趁着没人围上去先溜了。

    这小孩够没义气的。

    秦绝无奈。

    “先加好友吧,天也晚了,我们回聊。”她态度不算冷淡,但也没热情到哪去,随手点开二维码。

    不排除有以后成为组员的可能,随便结仇没必要,敷衍一下也就过了。

    拖了有十几分钟,秦绝终于走出了拍摄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