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困难模式
    “练习一上午了,有什么感想?”

    综合练习室里,包括秦绝在内的十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地上。

    “难。”于蓝诚恳道。

    “很难,但是爽。”梁毅轩跟着说。

    “唱跳兼顾容易手忙脚乱。”

    “队形的变换不好记。”

    “我……”姜卿娥弱弱举手,“没跳完一首歌就饿了。”

    几人先是笑起来,跟着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邢羽菲搂住姜卿娥蹭蹭贴贴,柔声道:“老师,我不知道‘千色’那边怎么样,但是我们的那首歌,光是表演完消耗就很大了。”

    秦绝给她们示范的歌在今早已经正式定为了“不是灰”的出道曲,曲名《NEXUS》。

    “我们也是。”时晏往于蓝那边瘫了瘫,他们两个Vocal在排练里简直是难兄难弟,“演唱会应该要唱好多歌的吧,如果每首歌都是这个强度……”

    “但是不能认输!”梁毅轩握了握拳,“认输了,就和其他偶像团没什么两样了。”

    秦绝轻轻点头:“所以,你们的体能也得跟得上。”

    这群人里,体力最好的是当过兵的楼岚,其次是杨继晗和梁毅轩,祁霜、邢羽菲和夏淞是第三梯队,剩下的三个光是练习就已经相当吃力。

    “当前环境里,审美有时会矫枉过正。”秦绝平静道,“片面追求白幼瘦、人畜无害的感觉,我倒是不反对你们进行身材管理,毕竟偶像的颜值非常重要,只是得讲究科学。”

    她把末世里练兵的标准降低了十倍,整理出一份体能训练计划。

    “我有秦一科技研究得出的健体方案。”秦绝脸不红心不跳地把自家狗子搬出来,反正这套计划那时候也是他编撰的……“难度很高,但确实有用。”

    “嘶!”

    秦一科技的能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个孩子两眼放光。

    多么天真稚嫩的眼神。

    就像一颗颗水灵灵的小白菜。

    欺负起来一定可以哭很久……咳。

    秦绝敛起笑意,严肃道:“你们确定要用吗?要签保密协议的那种。”

    几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坚定且期待地点了点头。

    “嗯,在APP里了。”

    秦绝无视掉他们快速拿出手机→点开APP→石化的全过程,漫不经心道,“为了避免你们训练得不到位,我会随时监督。”

    “……”

    楼岚天塌不变色的表情裂了,时晏和于蓝目光呆滞,夏淞嘴角扭曲,邢羽菲双眼无神,梁毅轩和杨继晗咽了咽口水,祁霜印堂发黑,姜卿娥……

    姜卿娥没什么变化。

    就在其他八人惊异于她的淡定时,姜卿娥猛然回神。

    “以后不能多吃饭了吗!(破音)”

    秦绝漠然点头。

    姜卿娥:??o·(????????????)?o·?

    姜卿娥埋进祁霜怀里大声痛哭。

    “唉,毕竟还是孩子。”只比姜卿娥大了半年的邢羽菲目光慈爱。

    但一想到日后悲惨的训练生涯,她也忍不住有点想哭。

    果然秦大魔王就是秦大魔王,呜呜呜呜……

    “你们还有一周的时间慢慢接受。”秦绝淡然自若,丝毫没有自己的形象已然变成地狱恶魔的自觉,“体力跟不上,不要说全开麦了,一场演唱会能不能跳得下来都是问题。”

    时晏挤出一个相当凄惨的笑容:“呜,好。”

    以秦老师对待偶像的态度,训练时到底有多严格已经能想象得到了。

    现在反悔,说不定会被直接鲨掉吧QAQ。

    “练习去吧。”秦绝站起身,“日子还长着呢,小朋友们。”

    她一米七八的身影在九个半大孩子的眼中无比高大,背光之下,仿佛有邪恶的紫黑色火焰在周身熊熊燃烧。

    ——实不相瞒,当年的那个瞬间,我想直接拉着时晏退约逃跑。

    By五年后访谈上的夏淞。

    为什么呢。主持人问。

    因为命重要。夏淞面无表情。

    ……

    一周时间翕忽而过,“不是灰”和“千色”各自完成了两首歌曲,全开麦、唱跳俱佳,拿到哪里都足够镇场。

    这日,秦绝背着手站在综合练习室中,面前齐齐整整站了一排年轻人,个个脸上都视死如归。

    “经历了一周的初级模式,所有人依然站在了这里,勇气可嘉。”

    秦绝真心实意地感慨道。

    九个男孩女孩的表情同时扭曲了一下。

    “立正!”

    秦绝神情陡然一肃。

    这一声短促强硬,挟裹着说不清道不满的强烈气势,仿佛她身后不是练习室内的各种乐器,而是硝烟弥漫的战场。

    “不是灰”与“千色”的成员心神俱震,意识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表现出了服从。

    秦绝目光锐利如刀锋,依次落在每个人的脸上。

    这股气魄,似乎在对所有人说,从现在开始,“偶像”这个概念,不单单是你们拿来挣钱和实现理想的事业,而是一种足以付出生命、为之奋斗的信仰。

    “记住,观众是无辜的,观众只需要来享受演出就够了。”秦绝沉声道,“不论你们当天是喜是悲,是苦还是累,演出,必须如常进行!”

    “对自己负责,对观众负责,对表演负责!”

    她眉头微微皱着,气场仿若海浪般急湍澎湃,重重拍打在每个与她对上视线的人的心口。

    “每一个人都用心完成自己的演出,所以每一个人都不会拖后腿。

    “每一个人都关照着队友,所以每一个人都被队友关照着。”

    秦绝恍如站在练兵台前,气度斐然,不算壮硕的身体立在这里,仿若磐石,暴风骤雨不可动摇。

    “吾日三省吾身,应当没有龙国长大的孩子不曾听过。”隔了一会儿,她语气舒缓,“作为偶像,我希望你们每天能抽出一小段时间来反省:我让观众享受到演出了吗?我让粉丝露出笑容了吗?我,配得上别人的喜欢、肯定与支持吗?”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在乎你们为什么成为偶像,成为偶像又是想得到什么。”秦绝冷声道,“我将以我的标准来训练你们,要求你们。掉队的人,自己退出,全团掉队,集体退出!”

    所有人呼吸一滞,神情凛然。

    “在我这里,‘法不责众’,没有。‘网开一面’,没有。‘推卸责任’,没有,‘连坐制度’,没有。”

    秦绝敛起严肃强硬的气势,平静道,“我不会特殊对待任何一个人,偷懒、耍滑、掩饰、甩锅,任何灰色地带都不存在。”

    “在绝对公平的环境下,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放心将判断与裁决的权力交给我,自己心无旁骛地努力。”

    “我知道多人成团必然面临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人气的均衡、资源的比重、老师的偏向、队内的人际关系和小团体,等等。但是很巧,你们九个人遇到的是我。”秦绝微微一笑,“忙着计较这些外物,不如想一想自己怎么坚持下去。”

    动员训话完毕,她面容一变,沉稳道:“现在,训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