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秦大魔王(二)
    “姜卿娥,不要把吃的带进练舞室。”

    祁霜皱起眉头。

    “没关系嘛,娥子吃东西又不掉渣。”邢羽菲抱着她给自家小幺求情,那张优雅甜美的面孔撒起娇来杀伤力很大。

    至少对祁霜来说是这样。

    “那你倒是学学人家。”她无情道。

    表面上的高挑优雅小仙女,被子一翻全是饼干渣。

    邢羽菲露出一个积极认错但死不悔改的灿烂笑容,站起身扑向姜卿娥,把她叼着的面包片咬走一半。

    “唔唔唔唔!”

    姜卿娥瞪圆了眼睛,出声抗议。

    “……好了,吃完早餐快点来热身。”

    祁霜疲惫且沧桑,余光瞥见憋笑的楼岚,表情更加无奈。

    自从当了“不是灰”的队长,每天起床头发都要多掉两根。

    最近掉得更多了,一多半都是被气的。

    她们女团和隔壁的男团“千色”不一样,没有去国外学舞的经历,在公司的资历也不深,资源算不上有多好。

    当初选择来杨柳娱乐,有超过半数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这里干净,风评好,哪怕不能出道,至少也不会遇到很多腌臜事情。

    只不过,小公司毕竟是小公司,分的编舞老师都不如舞蹈担当楼岚跳得好;准备的出道曲目更是旋律烂大街,歌词和靠卖萌元气为主的其他女团没有区别,还处处透露着“女孩不行”的气息。

    想想就火大。

    祁霜不爽地啧了一声。

    “好啦,生气会变丑哦。”

    邢羽菲又来抱她。

    “不要偷懒。”祁霜淡淡道。

    “好过分,我刚刚练琴回来耶。”邢羽菲把两只手摊开给她看,十指纤细修长,指甲平而干净,微微透着粉色。祁霜伸手扣进她指间。

    “嗯,教我跳舞。”

    邢羽菲抿出浅笑,眯眼点了点头。

    祁霜学的舞更像男团舞,硬朗,发力很猛,邢羽菲从小练芭蕾,身体柔韧性极好,一直想办法帮她找感觉。

    不过,祁霜还算好了,像姜卿娥这种,早期练舞简直惨不忍睹,被楼岚称为“人类最早驯服四肢实录”。

    四人在练舞室里照常做着热身,突然听见楼上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那几个家伙又在闹了。”

    祁霜话音刚落,不知是不是错觉,竟然听到了骨骼脱臼的声音。

    跳舞跳出意外?

    她惊疑不定,与楼岚对视一眼,确定对方也听到了那声脆响。

    咚!!

    重物砸下的响动又沉又闷,力道之大,她们练舞室的天花板都在掉灰尘。

    “在打架?”

    楼岚表情一沉,就要冲向门口,以往呆萌的姜卿娥却猛一伸手,拦在她身前。

    “有人下来了。”

    她目光迥然,横在楼岚前方的手臂在抖,仿佛小动物面对危机时本能的反应。

    真如姜卿娥所言,脚步声,慢慢传来。

    ……

    秦绝脸上没什么表情,插着兜往楼下走。

    “千色”这帮小子,不行。

    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她是说他们在座的全员,都不行。

    要是再苛刻一些,以末世的标准来看,这群平均年龄十七岁的小孩都不如她手底下刚满八岁的兵。

    觉悟不够,努力不够,却偏偏以为自己做得够多了。

    典型的在周围一群二三十分里,考到了六十分,就沾沾自喜。

    不知道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啧,回头观望一下。

    秦绝短暂地在脑子里复盘了一遍,脚下步伐不停,已经走到了练舞室的门前。

    她拧开门把手,神态自如地走了进去。

    杨柳娱乐不知是经费不足,还是另有打算,练舞室除了标配的镜子、音响、压腿杆以外,还有调音台和混音台,麦克和耳机都挂在旁边,都是国产的名牌,质量还不错。

    秦绝径直走到角落里的调音台处,摸出U盘。

    余光里,四个女孩正警惕地打量着她。

    身高出众、眉眼凌厉……队长加Vocal,祁霜……

    金发、纤细,神情乖巧里却藏着狡黠,舞蹈担当邢羽菲,幕后腹黑怪……

    肌肉比例协调,手上有茧,皮肤略黑……哦?楼岚,她当过兵?

    最后的姜卿娥……嘶,照片上已经很明显了,真人怎么更……跳舞时恐怕不好把握重心,形体训练得跟上,不然就容易驼背了。

    秦绝粗略一扫,把这几个小丫头和资料里对上了号,但依旧没去理会,自顾自地拿起耳机戴好。

    作曲、编曲出身的她,看到调音台和混音台别提有多亲切了。

    回想起刚刚“千色”众人的反应,秦绝懒得再去自我介绍。

    实力就是一切的准则。

    这句话适用于任何背景,末世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U盘自动读取数据,秦绝按下选曲键,带着电音质感却更空灵的几个音节速度略快地接连响起。

    一个八拍过后,微微发噪的底层音紧跟着铺开。又过几秒,主旋律的空灵乐音继续保持,铺开的衬音却猛一升调。

    秦绝反手一推调音台上的键位,音量以极快的速度增强。与此同时,手里麦克转了个花,递到了嘴边。

    “The Point↓!Of All→!”

    “The Fighting and Trouble on the Earth↓!”

    她刚一开口,祁霜和姜卿娥猛然瞪大了眼睛。

    好……好强的声压!

    一个人要怎么唱出仿佛三四个人合唱的效果?!

    秦绝的罩耳式耳机半扣在头上,整个人随着节奏微微摇晃。

    如果不是那股堪称恐怖的声压和激昂的旋律还在继续,看她的样子,简直就像在KTV里随便唱一唱差不多,悠闲得过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Never see the sun, never be the same.”

    (永无见光之日,永无相似之人)

    “I can see your tears inside, torn up skies have killed the rain.”

    (我能看见你内心深处流淌的泪水,破碎的天空早已云销雨霁)

    震惊之际,秦绝已经开始了歌曲的A段。

    四人里祁霜与邢羽菲都曾在国外生活过,理解歌词不成问题。

    “Are we born to lose?Should we even try?”

    (难道我们生来就低人一等吗?难道我们不该去尝试一番吗?)

    “Are we gonna get to choose, who will live and who will die?”

    (难道我们能够选择,谁可存活,谁将去死吗?)

    祁霜呼吸一滞,垂在身旁的手悄然握起拳来。

    好烈的歌!

    明明旋律仍然属于流行的范畴,却在编曲上有一股仿若史诗的磅礴气势!

    还有这个唱腔……开阔、浩然,共鸣极强,足足一百二十平米的练舞室内,似乎每个角落都回荡着她(他?)的嗓音!

    诶,说起来,这就是……新老师?

    在她思绪游移不定的时候,秦绝已然完成了第一乐段,撑在混音台上的手摆出个半圆,伴奏陡然变轻。

    短暂地凝滞过后,歌曲高潮猛然切进!

    “Do I come from the fire? We're going back, oh yeah!”

    (我是否诞生于火光之中?我们终将落于归宿)

    “So spend some time with me, I really like your COMPANY!”

    (因此来陪伴我一段时日吧,我爱极了与你同行!)

    秦绝嘴角扯出一抹极其细微的笑容,此前垂落的目光倏地瞄准了前方,紧紧锁定住四个惊愕的女孩。

    和那样的眼神对视着,仿佛灵魂都被她攫住了一样,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We're not so different, flip the coin it doesn't matter.”

    (我们之间并无太多差别,无需抛掷硬币来作出决定)

    秦绝彻底咧开笑容,扬起脸来,鸭舌帽下的面容彻底暴露,一张脸上隐隐带着疯劲儿,张狂,傲然,神采飞扬!

    “And if we don't survive, I'd rather DIE than live a LIE!!”

    (假若我们终将牺牲,我宁死也不愿说谎!)

    祁霜的心脏仿佛被重锤砸中,跳动的频率猝然飙升!

    这……

    这难道是我们的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