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日常·驻唱
    从大胡子保罗的讲述里,秦绝得知了不少有趣的信息。

    比如弗兰迪今天在电话里给她唱的“谜题”,类似这样的提示每天都会在酒吧的官方网址上更新。

    像“老砖墙”一样,魔术酒吧多建于地下,甬道弯弯绕绕,有许多个隐秘的入口,在不同的时间段开放,只有破解出谜题的客人才能顺利进入酒吧,虽然困难重重,但许多酒客仍乐此不疲。

    “十年?历史够悠久的。”秦绝微微惊讶。

    “是啊,但这个时间仅限于欧洲与美洲。”保罗笑着解释道,“当时主人与全球各地即将倒闭的酒吧达成协议,收购了它们,才一点点做到了这些。不过,龙国的商业环境比较复杂,今年能将魔术酒吧的连锁发展到这里,据说还是与国内一位老板进行了合作,改造了他的基业才做到的。”

    秦绝顿了顿,想到了什么,嘴角轻微扬起。

    如果不是末世归来的人除她与程铮以外都没有记忆,恐怕这时候她就要耳朵上扎着一枚别针大大方方地找人了。

    拍摄《囚笼》时给她灵感的那个组织的头目,曾跟秦绝说起过自己的经历。

    那家伙与弗兰迪相似,也是个家大业大的二世祖,有能力、会做事,属于先天含着金钥匙,自己也努力的类型。

    只不过他小时候被恶作剧过,有了很深的幽闭恐惧症,后来治疗时不知怎的起了反效果,整个人就喜欢在隐秘的环境里呆着,还爱上了换脸,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他在国内拥有许多地产,故意往深了装修,狡兔三窟似的,明明龙国已经足够安全,却到处给自己建造私密的安全屋。

    末世时,这人一手拉起了个刺杀与护镖结合的组织,自己混在最底层的打手里,大隐于众,没想到秦绝杀上门来时一眼看破,把他揪了出来,顺手接下了残破的组织不说,还给自己拐了个后勤大总管。

    ……这么一想,貌似不论是弗兰迪还是这家伙,都被她在末世里拆过家。

    秦绝尴尬而不失礼貌地露出笑容。

    她家狗子重生回来时才十四岁,要说他没有在创办秦一科技时提前把这些有能力的人逮出来,那秦绝肯定是不信的。

    估计这个在龙国各地置办安全屋的家伙,早就被程铮收编了,又在前不久与弗兰迪谈生意的时候,顺手拎出来达成了私人合作,地产改成了魔术酒吧。

    兜兜转转,还是一批老战友在玩共赢。

    秦绝想到这茬,无端觉得有些好笑。

    她啜饮着保罗调制的鸡尾酒,此时才中午,本就隐秘的酒吧只有她一位客人,舞台无人弹唱,只有角落安置的音响里放着轻柔的爵士乐。

    “沪城有几家你们的酒吧?”

    “这是秘密。”保罗笑意渐深。

    “好吧,我会留意官网的。”秦绝笑道。

    虽然弗兰迪的谜题槽点多得没处吐,不过生活么,偶尔折腾点沙雕的东西才有意思。

    发了条信息给张明,让他注意安全,自由活动,不必着急回来,秦绝晃着高脚杯起身,向里侧的舞台走去。

    她视线一一扫过吉他、贝斯、架子鼓和调音台,注意到舞台附近的墙内安装了摄像头,光看位置就能想象出会切出怎样的分镜。

    “这是?”

    “在一家酒吧里弹唱演奏时,画面会实时转播到其他酒吧。”保罗对她笑了笑,“魔术表演也是这样。”

    “顺便一提,我们魔术师的出现也是随机的。”他补充道。

    秦绝了然地点了点头。

    玩魔术的人不太多,专业的就更少,这种转播保证了节目的扩散度,也能引起其他顾客对于自己哪天遇到魔术师的期待。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生活里出现些惊喜。

    “对音乐有规定么?”秦绝抱起吉他坐到高脚椅上,调整麦架的位置。

    “音乐怎么会有规定?”

    保罗笑着反问她,说话的风格非常弗兰迪。

    “在酒吧里唱摇滚也行?”秦绝笑道。

    “主人说,‘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livehouse’,那么酒吧当然也可以。”保罗还是笑着。

    “哈,我猜他原话一定不是这么说的。”秦绝熟练地开始调弦,面对着唯一一个听众,把“老砖墙”酒吧当成KTV,自弹自唱玩了个痛快。

    下午四点,她咬着酒吧的三明治哼着曲子走出来,回到住所。

    “秦哥!”

    坐在客厅的张明听见开门声,赶紧抬起头来。

    “唔。”秦绝嘴里还叼着三明治,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在学习?”

    她把还剩一半的食物拿下来问。

    客厅的茶几上堆满了书和卷子,已经有了不少翻动的痕迹。

    “嗯……嗯。”

    张明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秦哥,我在想……要不要重新考个学校什么的。”他小声道。

    “好啊,加油。”秦绝点头。

    “啊,那个……”张明没想到她的反应如此平常,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科体验馆每天都有公开课,可以去听;新推出的‘砥砺’学习APP功能也齐全。你要是想走学校,那就学得全面点。”秦绝边说边往卧室走。

    她一会儿还要回去酒吧做驻唱,正式演出还是换身衣服比较好。

    “可、可是我的工作还……”

    张明急切道。

    “我现在是空窗期,你着急什么?”秦绝三两下把剩下的三明治嚼了嚼咽下,路过饮料柜顺手拿了瓶矿泉水,“综艺还没开录,根本没什么事儿。”

    “你正好趁着这时候多学点东西,别等工作忙起来了,反而没时间打基础。”秦绝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水,拇指一抹嘴唇,“正好,我最近还要忙私事,你该学习学习,咱俩各干各的。”

    她说完也没等张明有什么反应,伸着懒腰开门进了卧室。

    再出来时,就见厨房里已经摆好了饭菜,张明和那堆书籍卷子不见人影,估计已经回了客房。

    “这小孩。”

    秦绝笑了笑,大概能猜到他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哎,要是张明真的情真意切在她面前表示自己一定好好用功什么的……噫,算了,她这个老人家受不住。

    越是经历过风霜的人,面对着真情流露越容易感受到羞赧。

    成年人习惯把感情隐藏在暗处,不必明说,一个眼神就已足够。

    “哥,我报名了‘砥砺’的基础课程,还有秦科体验馆的无人机相关公开课。”

    没过一会儿,张明发来信息,“我想好了,今年九月报考中专,如果考上了,就申请线上课程,工作和学习都不会耽误的!”

    “还有,呃,现在工作比较少,要不然您把我算成房客吧,不然住着高级公寓却不干活,实在是……”

    想得还挺多。

    秦绝失笑,也不想以大人的“关爱”给孩子造成什么心理压力,遂回复张明让他找森染去谈。

    “对了。”想到今晚的安排,她又补了一条,“晚上要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是我在练习武戏,不用理会。”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已经快半年了,是时候该进行第二次进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