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百二十章 《白昼之雨》(二十二)
    “开始!”

    嗡!

    是铁锹挥舞下去带动的风声!

    咣当——!

    秦绝双臂俱震,铁锹头啪地断裂,摔在一旁!

    木头杆崩裂的位置真实得可怕,不规则的木刺根根分明。

    高木龙蓦地趴伏下去,浑身痉挛。

    “卡!”

    汤廷适时发声,徐瑛几乎是风一般冲上前去,拿着血包和黏糊糊的特效材料,蹲下去给高木龙的脖子化特效妆。

    也只有她这种水平的化妆师,才能在导演临时更改了伤妆效果后,不需要实验和打草稿,直接上手,一次成型。

    秦绝依旧维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甄楚楚全程站在玄关处,被她的气场和眼前惨烈残酷的画面震慑着,哆嗦得真情实感,大脑一片空白,丧失了所有的思维能力,僵硬在原地。

    这次有了血浆的遮盖,不需要化得太精细,徐瑛仅仅用了半小时,还连带着给秦绝补上了血妆,让她半边脸都是被溅射的鲜血,顺着侧面的轮廓下淌出几行血痕。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秦绝的状态好极了,不是她进入了莫森,而是莫森的灵魂浸入了她。

    徐瑛忙不迭跑开演区,屋子狭窄得过分,多一个人都多一份阻碍。

    暂停过后,再次开拍。

    动态运镜一路拍摄到了伤疤处,仔细拍摄了几秒渗血的高木龙后再次拉远,聚焦在铁锹处,秦绝轻轻一用力,木杆就从嵌进了高木龙脖颈的铁锹头上脱落。

    “卡。”

    “继续。”

    拍动态特写的摄像师后撤,甄楚楚背后的近景摄像师接上。

    半边脸淌着血的秦绝转过头来,目光看向了呆滞在玄关的甄楚楚。

    “卡!”

    “继续——”

    秦绝背后的中景摄像师扛着摄像机,镜头右下角高木龙的下半身还在抽搐,秦绝拿着裂下来的铁锹杆,向原地颤抖的甄楚楚走去。

    一瘸一拐。

    一步一步。

    秦绝举起了木杆,饰演着普通人的甄楚楚双手抱头。

    嗙——!

    “卡!”

    甄楚楚被带着回到楼下的保姆车上,后背绑上厚重加固的防护板,重新穿上戏服,顺便换了条带效果的同款裤子。

    前前后后又是十分钟。

    甄楚楚拒绝了助理歇一歇的提议,她此时被秦绝惊吓住的恐惧感非常真实,很可能再也不会有这么入戏的时候,过后难受可以,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拍摄再度开始。

    甄楚楚跪趴在地上,乌龟一样向前徒劳地爬行着。

    身后,站着的秦绝一次又一次地挥动着木杆,击打在她身上。

    嗙!

    嗙!

    嗙!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两个机位交互着,将这场虐杀近距离地拍摄得淋漓尽致。

    甄楚楚痛苦地爬着,抽泣着,逼真的演绎完全将她代入了角色苏琪的情境里,不需要酝酿感情就已经涕泗横流,绝望感在每一个细节里迸发,比某些凶杀案的现场还原录像还要更加真实。

    嗙——!

    “卡!”

    徐瑛和道具组组长拎着血包跑过来,给“死去”的甄楚楚的额头、脸侧和身下的地板抹上血迹,秦绝的脸上也一样,哗啦啦地往下淌血。

    拍摄继续。

    各自的特写过后,满脸是血的秦绝拎起汽油桶,朝着甄楚楚泼撒。

    模拟着汽油的液体大片大片地撒在侧身倒地的甄楚楚身上,她已经是一具“尸体”,呼吸停止,一动不动。

    再次暂停,高木龙和甄楚楚跟着助理离开了演区,回到保姆车上卸妆擦身换衣服。

    摄像师走到斜对角的位置,再度开机。

    微微倾斜的镜头当中,秦绝扔掉汽油桶,抓起玄关鞋柜上的报纸擦了擦手。

    拿起了打火机。

    ……

    “卡!”

    “现场人员保持位置——正在回放检查——”

    汤廷举着喇叭重复道。

    考虑到夜场戏,这所作为拍摄地的单人公寓是单独搭建的,位置极其偏僻,不论是秦绝施暴还是汤廷用喇叭,都不担心扰民。

    贺栩坐在监视器前,仔仔细细地盯着回放画面。

    良久,他长出了一口气,朝着对讲机说:“收工!”

    “收工——!”

    汤廷跟着复述着,剧组内外迅速响起一阵欢呼。

    卸完了妆的高木龙用力鼓掌,迫不及待地裹着毯子下车,想找秦绝分享自己的感受。

    毕竟秦老师演得实在是太好了!

    另一辆车上的甄楚楚抱着助理崩溃大哭,止不住地呕吐,浑身都在不自觉地发抖,仿佛终于从一个噩梦中醒来。

    “收工——”

    汤廷的声音飘忽着,飘进秦绝的耳朵。

    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义,这个含义如开关一般,封闭了名为“莫森”的灵魂。

    秦绝踉踉跄跄地向后靠住墙,从晚七点开始,四个小时的拍摄记忆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是秦绝的脑海,不是莫森的脑海。

    她恍惚着,感觉视野里的一切都在重影,天花板在模糊,灯泡变成了两个,四个,八个……

    “秦老师,谢谢您。”

    高木龙认真的神情映在秦绝眼前。

    “呃啊——啊、啊……”

    高木龙被铁锹砸进了脖颈,血液横流。

    “秦老师,谢谢您的新年礼物……姐姐还在的时候也喜欢……”

    甄楚楚含着笑意的声音回荡在秦绝耳畔。

    “呜、呜咕……”

    甄楚楚向前爬着,矮小而瘦削的身躯趴伏着,颤抖着。

    我……

    又杀人了?

    嘈杂的声音塞满了秦绝的脑子,是人声,是人脸,是那些战友,是亲密的同伴……

    噗通!

    噗通!噗通!噗通!

    心脏泵血的速度骤然加快,一股无比熟悉的强烈的欲望直直地涌进头颅!

    想要血……想动手……想杀人!

    秦绝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倏地瞪大眼睛,岩浆般炽热的杀戮欲迅速席卷了她的四肢百骸,来势凶猛,那头压抑在体内的笼中恶兽咆哮着挣扎着,一只爪子已经掰开了栏杆!

    嗖!哐!噼啪——!

    秦绝一脚踢开脚边的铁锹杆,猛烈的爆发下她全无收力,木杆带着划破空气的声音疾速飞出,正中墙边的时钟,坠落的同时玻璃表面迸出碎裂的爆响。

    “秦绝?!”

    这变故陡生,汤廷惊得魂都飞了,破着音叫她。

    “离我远点!!”

    秦绝死死闭住了眼睛,眼睑下的瞳仁已经浸满了猩红。

    滚烫的剧痛的杀戮欲焚烧着她的理智,呼吸急促到无法构成循环,咽喉的窒息感层层叠加,心脏近乎跳出胸腔。

    该死的——

    秦绝用力摸向作战服,电流猛地开大!

    ……

    ……!

    怎么会——!

    她差点惊得睁开双眼,怎么回事,怎么会不管用?!

    对了,是今天……今天开了太久了,身体已经习惯了,形成抗体了!

    他妈的——

    秦绝猛地向后撞去,双手抱胸,手指紧紧抠进了自己的双臂,制止起下意识冲向活人撕开肢体的本能。

    停下啊,快点停下啊!

    七军师被她重伤的画面历历在目,温热的鲜血,错愕的神情……

    你看,你又在伤人了。

    高木龙明明还在对你说着“谢谢”,你却杀了他——

    你在系统空间里也是这样,拿冷血和追求胜利当做借口,对着同伴杀了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那都是幻觉,是制造出来的影子!

    你杀了他们……

    是你杀了他们……

    用枪、用刀、用手……

    种种声音交叠着混合着,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什么都有,是每一个她遇见过的人,是每一个她亲手杀死过的人。

    你是凶手啊,秦绝。

    你就是最大的杀人犯,最残忍的刽子手——

    闭嘴……

    闭嘴!!!

    秦绝噗通一声栽倒在地,隔着衣服将双臂抠出深深的印子。

    “别过来!”

    再过来你们就要死了!

    她勉强地辨别着耳朵里那些来自于现实世界的脚步声,几乎能想象得到众人是怎样挤在她面前不远处,害怕着,恐慌着,担忧着,厌恶着,在上前与退后中徘徊。

    秦绝死死闭着眼,挪动到角落,身体右面和后面都抵着墙。

    砰!砰!砰!

    她用力在墙面上砸着头,强电流没用,这里也没有束缚带,该死的,这股恶心透顶的杀戮欲,停下,快点停下——

    砰!!砰!!砰!!

    秦绝蜷缩着,牙齿将嘴唇咬出了血,额头一侧磕出的鲜血与道具仿真血混杂在一起,整张脸都被血糊住了。

    “秦绝!”

    “滚开!”

    贺栩声音出现的一刹那,秦绝歇斯底里地吼了回去,嗓子破了音。

    谁都不行!

    贺栩更不行!

    绝对不能伤了他——不要过来——他会死——

    “离我远点啊啊啊啊!!!”

    那个闭着眼蜷缩在墙角,把自己撞得满头是血的孩子怒吼着,咆哮着,在与自己的抗争里痛苦着,疼得撕心裂肺。

    这就是……

    这就是你当年的感受吗,老程。

    贺栩红了眼眶,心神俱震。

    他猛地甩开了周围工作人员的手臂,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走啊?!!”

    那股属于活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秦绝声音尖利,狂躁中终于多了一丝绝望和恐慌。

    求求你……

    不要过来……

    她的手仿佛被新鲜的血肉召唤着松开了自己的双臂,就要弯掌为爪向前撕去。

    ——贺栩扑了上来,紧紧将秦绝抱在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