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互评:A→B(七)
    不多时,镜头给到录音和美术两组,b组的录音指导杨冬前几轮的跳脱活泼已然不再,即便这次上台前有好好化妆,但还是能看出眼圈略重,有些憔悴。

    “《谁是侦凶》从头到尾的语句量可太大了。”

    a组这边的刘霖边同情边想笑,“即兴让每个人的发言时机都变得不确定, 可想而知后期时有多痛苦。”

    他说得没错。曲楠这组只用一天就把全部内容拍完,当时杨冬只需要确认每位演员身上的麦克收音清晰不出错即可,但这之后迎接他的就是后期地狱。

    不像《为难》还能对照剧本,有不到位的地方及时找演员补录,《谁是侦凶》全程都是变数,做后期时得一句一句地仔细听。

    既要确认每句话的前后顺序,还要做听译字幕, 更别提杨冬还同时负责了音效和bgm的选择, 除了曲楠和何佳逸, 这群全程陪着后期的人里就他熬得最久。

    “这方面还要感谢节目组提供的设备……”

    杨冬说话的语气虽然沧桑,态度却是一等一的认真,“麦克收音上非常顺利,节省了很多后期工作。”

    虽然拍摄期间也发生了一些意外,比如于青跑得太快麦克摔落等等,但总体来说没什么大问题,还是蛮省心的。

    毕竟影视作品里的收音很复杂,《娱乐实习生》的时间又紧,不方便后期演员重新配音,所以通常都会采用悬挂式收音麦,俗称举杆麦。

    这样的同期录音需要一整个录音组负责。有人跟在摄像机的后面,把麦克风高高举起,还要时刻集中注意力不能让它入镜影响画面,有人身上挂着小型录音台,跟在举杆人后面确保收音顺利,也有人在拍完一条后立刻重播检查效果,要是出现杂音大到影响降噪等问题就要及时报告给导演。

    一天下来, 不论是举麦的、监听的还是其他相关工作人员都身心俱疲。

    这一次作品设定上就是综艺, 倒是给了杨冬和助手们喘息的空间,直接光明正大地用无线麦克风即可。

    比起常见的插线式麦克、举杆麦,无线麦克风更灵活便利,也是综艺节目和舞台表演时常用的麦克风系统。

    它由三部分构成,一是便携麦克,比如头麦、挂耳麦或别在领口的领夹麦,用来收音;

    二是发射器,这东西长得像对讲机,经常固定在嘉宾的腰或背上,负责把实时收录的声音传递出去;

    最后便是接收器,它连在总控制台那里,方便随时调整音量,也方便后期把每个人的音频都单独做出一条音轨,留待剪辑。

    这次不用举麦也不用后期补录,杨冬当时还窃喜了一阵,嘚嘚瑟瑟地表示“哎呀这么轻松我的麒麟臂都用不上了真可惜”,结果被繁重的后期工作打击得整个人都蔫巴巴的,别问,问就是耳朵快要听麻了。

    台上,杨冬和刘霖你来我往地聊了聊, 没怎么提自己的辛苦,毕竟人家正经综艺节目里的工作人员都是这么过来的,叫苦卖惨很没必要。

    最后,a组的美术师王江元点评了几句《谁是侦凶》logo和其他标志性设计的细节,服化道摄录美这六大幕后组的互评环节就自然结束,画面转向了观众期待已久的演员们。

    “秦十九你出来!”

    刘哲故意学着之前何佳逸叫袁萧的模样叫道。

    大家一阵笑。

    秦绝既好笑又无奈:

    “怎么了,你要跟詹老师一样批判我吗?”

    “批判你不是很正常的吗?演那么突出,干扰大家的判断!”詹长清在旁拱火。

    秦绝一秒切换成秦封的声音,转头咧嘴笑道:

    “那你想怎么样?”

    她这一句低音炮和无法无天的肆意神情惹出一小波尖叫,有的来自台上的于青和对面的苏酥,有的来自台下的现场观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嚣张?!】

    【笑死了o(*≧▽≦)ツ┏━┓】

    【路人,男的,我追《娱习》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想看秦绝装逼#墨镜#墨镜】

    谷毮

    【前面就是世另我?】

    【啥情况啊hhhhh不过代入一下是挺爽的,多点做梦素材】

    【咱就是说请演技厉害的演员多秀一秀,有这实力不多展示展示夺可惜啊!(那种语气】

    【一时之间竟没搞懂前面是认真的还是阴阳怪气……】

    【哈哈哈哈哈哈是在夸吧,顺便讽刺下现在某些“演员”(狗头】

    “你不要太嚣张了啊!”

    台上詹长清下意识一个战术后仰。

    秦绝平时低调稳重,开玩笑时也很轻快温和,这副拽里拽气的模样并不多见,但不可否认的是杀伤力的确很大。

    詹长清是个百分百直男,这里的杀伤力指的并不是让于青林柔她们脸红的那一种,而是这股浑然天成的自信与霸气很显攻击性,偏偏秦绝的实力又配得上这样的气质和态度,这就让作为“同性”的詹长清很难招架,无法正面回答,只能立即岔开话题。

    所谓的气场压制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秦封状态的秦绝,很可怕(物理)。

    另一边,秦绝只是随口接了个梗,并非故意为难詹长清,此时也笑着转向了刘哲。

    “请讲。”

    她敛起张扬的笑容,只留下淡淡的唇边弧度,表情认真,声音温和。

    反倒是刘哲打了个哆嗦:

    “噫,不要突然客气,你好怪。”

    众人又笑。

    “快说!后面有的是演员老师值得被表扬呢,别耽误时间。”

    秦绝立刻找回和刘哲之间宛若男子高中生日常的互怼状态,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们干嘛啊哈哈哈哈哈哈】

    【谁懂,1911凑在一起真的很好笑#眼泪笑飞】

    【←姐妹我懂hhhhh来点经典复刻:“不要过来”“离我远点”(狗头】

    【啊秦老师好会讲话哦,“后面有很多演员值得被表扬”……】

    “咳咳,说正经的。”

    刘哲也不再笑闹,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节目组的设置,还是没有提先导片里秦封异常惊艳的跨性别演绎,而是倒着从结尾开始谈起。

    “刚才袁编有提到第一层人物和第二层角色的互动感,你们全员全场即兴,能和自己抽取到的角色有这样的碰撞和互动,简直是绝了。

    “我原本有很多想说的话,又感觉精彩的地方大家都看得出来,已经不需要再详细讲……不过有一点还是必须得提。”

    刘哲微妙地顿了顿,“秦封投票时的那句‘傻孩子’,真是点睛之笔。”

    咦?

    他这话一出,屏幕外的观众里有一部分愣了愣。

    这有什么特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