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三十九章 字面意义上的大佬教做人
    秦绝在时代广场练歌时没有完全选择平行世界的歌曲,她所在的蓝星同样有不少经典名曲,一概被她扒谱改编成吉他弹奏版,这些曲子数量加起来有三四十首,已经是一场演唱会的量了。

    音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哪怕是再不懂音律的人,也会有哼哼调子的时候。有人曾说过,旋律是生活最本真的快乐,秦绝深以为然。

    毕竟曾是自己除打架外最引以为傲的技能,她抱起吉他开始唱歌后,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弹幕时而因歌曲小小地爆发一下,更多的时候都比较安静,秦绝无需分神去看弹幕,逐渐唱得忘我,闭上眼睛一首接一首,仿佛点开了歌单的列表循环,唱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

    她把吉他竖起来抱怀里,窝在电脑椅中,舒爽地出了口气,歪头在琴颈上蹭了蹭,兀自回味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这一睁眼,她表情一瞬呆滞。

    “……咳。”

    秦绝尴尬地坐直身体,放好吉他,“呃,不好意思,忘了在直播了。”

    末世里的视频连线都是双向的,极少有一个人单方面叭叭叭的情况出现,她不看弹幕,更是感觉不到对面还有人看着,便逐渐放飞自我。

    弹幕炸开一片,放眼望去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秦绝双手使劲搓了搓脸,耳朵一阵发烧。

    都年逾半百了,她不要面子的么!

    “咳!”秦绝用力清清嗓,严肃认真地盯着镜头,憋了半天,气势陡然一弱,捂着脸道,“抱歉……”

    虽然她粉丝就那么点儿,但还是有种已经丢脸丢到全国人民面前的错觉。

    这可怕的网络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揉揉小狼,太可爱辣】

    【萌死我了wwww】

    【放心你闭着眼睛唱歌的样子超帅的!】

    “别说了别说了。”秦绝虚弱地摆摆手。

    太耻了,她老人家受不起这个。

    弹幕笑得更猖狂了。

    【抱抱我们可爱小狼哈哈哈哈哈】

    【虽然你自我陶醉的样子很呆萌,但你唱歌的样子真的很靓仔.jpg】

    “哎呦我天。”

    秦绝撸了一把已经长了不少的头发,无可奈何道,“打住,快点打住,不要安慰我了。”

    【想多了,我们没有安慰你,我们在迫害你(狗头】

    秦绝念完这条弹幕,对着镜头翻了个白眼。

    “那您可够给我面子的。”她呵呵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晕了】

    【你搁这阴阳怪气谁呢哈哈哈哈哈可爱死了】

    【awsl更想欺负他了】

    【注意表情管理啊大兄弟#捶桌笑】

    “表情管理?没有管理。”秦绝喝了口放凉了的绿茶,破罐子破摔地再度翻了个白眼,“现在又没在演戏,我的脸我想怎么用管得着吗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秦绝歇了一阵儿,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忍不住笑。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笑着小声吐槽道,手在留有余热的脸庞附近扇了扇风,“哎,就,总之谢谢大家听我唱了这么久,辛苦你们了。”

    【你好乖哦——】

    【不辛苦不辛苦超好听的!】

    【真的好听,路转粉了已经】

    “谢谢谢谢,真的感谢。”秦绝还笑着,漂亮的凤眼弯出一道弧,虽然仍有些残留的羞愤和好笑,心情却非常明朗。

    “诶,怎么突然这么多人了。”弹幕密密麻麻,她瞥了眼在线观看人数,居然破了四位数,直逼两千。

    【感谢[月朗秋风]投喂的[火箭]!主播的人气又提高啦!】

    【感谢[月朗秋风]投喂的[摩天大楼]!主播的人气又提高啦!】

    【感谢[月朗秋风]投喂的[游艇]!主播的人气又提高啦!】

    突然直播间炸起一团显眼的特效,各种Q版动态图充斥在视频里,看得秦绝一懵。

    “等等。”

    她刚开口,这个送礼物的行为似乎提醒了直播间的其他人,一时间各种礼物飚飞,特效团团涌上,秦绝的脸都看不清。

    “不需要刷礼物,谢谢。不要浪费钱。”她眉头狠狠一皱,晃动鼠标,“这哪里可以关这个送礼的功能?”

    【没事呀朗狼喜欢你才送礼物的】

    【噗,小狼好耿直啊】

    【没关系啦你还要恰饭的嘛,是大家自愿支持你的】

    “别闹。”

    秦绝眉头皱得更深,语气很重,她找了半分钟,发现V博根本不能关闭送礼,咂了咂舌,径直关了直播间。

    弹幕和送礼列表戛然而止。

    秦绝点开V博客服,打了个电话。

    那边回复说直播礼物的收入会按比例打入用户绑定的收款账户。

    秦绝又问:“如果没有绑定收款账户呢?”

    客服:“钱款会在我方平台保留三天,如果三天之内您还未绑定账户的话,就会返回到支付的账户中。但是我方平台的手续费是会相应扣除的,这个没有办法返回去呢。”

    秦绝:“那有没有能够制止送礼的方式?”

    客服那边噎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她的问题这么清奇:“您稍等哦,我这边帮您问一下,请您不要挂断通话呢。”

    秦绝:“好,麻烦了。”

    隔了一会儿,客服才回答道:“您好,是这样的,V博这边是有一个拉黑名单的功能,用户被拉入黑名单之后是不可以进您的直播间的,也就不能送礼物了。”

    秦绝叹了口气:“好的,谢谢。”

    她挂断电话,给客服按了五星好评,特意隔了一会儿才重新打开了直播间。

    这次屏幕中间排满了几个显眼的大写加粗:直播间送礼物一律拉黑。

    秦绝重新出现在视频内,没打算掩盖自己的情绪,脸上写满不悦。

    V博直播有一个实时人气排行榜,许多路人就是从这个榜单点进来的,有些还没来得及点关注,秦绝突然关闭直播间,隔了十几分钟再打开,在线人数成功掉到了四五百人。

    “我先说好,我不需要礼物,我也没绑定收款账户,你们打的钱到不了我这里,只会被V博抽取手续费。”

    秦绝冷着脸,咬字略重,“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不需要。”

    【呃,小狼是真的生气了啊】

    【emmm不用这么认真吧】

    【??主播还挺清高呗,那爱要不要】

    【哇塞这是哪个糊星在凹人设啊】

    秦绝置之不理,认真说道:“我是一个演员,我挣的是片酬,仅此而已。粉丝和我,只是喜欢与被喜欢的关系,我不需要挣你们的钱,你们也不必给我花钱。”

    她句句重音分明,听着很是严肃,“我仅代表我个人的情况,你们给其他的明星或演员花钱送礼物,我管不着,但是其他人直播间里的惯例,也不用带到我这里来。别怪我讲话直接,我自己远比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挣得更多,你们也一样,不管你们的钱来得是轻松还是困难,是自己挣的还是父母给的,都不用给我花。”

    秦绝说着,在直播里拉黑了两个还在送礼物的粉丝,其中就有最早开始送礼的月朗秋风。

    “拉黑三天,等钱退给你们之后我再解除。”她闷闷地抿了口茶,仍觉烦躁。

    “我不论是回复评论,还是开直播跟你们聊天,都只是因为我想跟你们有互动而已。”顿了顿,秦绝继续说,“粉丝是我的朋友,好吗?如果你是到我这里做客,顺手给我带一兜子水果,那我无所谓,我还会切个水果拼盘跟你一起吃。但是我现在是在网络平台上,平台只是一个我和你们聊天见面的媒介,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这个平台自带的功能,就突然开始给我送钱。”

    她连着说了这么多话,又拉黑了几个人,终于没有再刷礼物的。

    期间有不少人在弹幕里阴阳怪气,也有一些半路人半粉丝觉得她这么较真没必要,有点无语,默默离开了直播间。

    【小糊星固粉还挺有一套,呵呵】

    “谢谢,阴谋论您自个儿慢慢论去吧。”秦绝不带笑意地弯了弯嘴角。

    “我这人讲话不喜欢唧唧歪歪没重点,说事就是说事,我不会委婉也不想委婉。”她仍然直视着镜头道,“如果有朋友或者有观众觉得我这个人跟您合不来,那这边建议您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可以现在离开直播间,取关,或者拉黑我,怎么都行。我们好聚好散就可以了。”

    【拍拍秦老师,我也觉得大家不要刷礼物比较好啦,秦老师只是想跟大家好好聊天而已】

    【刷礼物的特效那么多,刚才脸都看不清了,也不太好呀】

    许敬伊连发两条,她跟秦绝在评论里相互回复过很多次,有个“铁粉”的牌子,在直播间里的弹幕也更显眼。

    【没错,岑老板也经常提醒我们注意消费的】月上柳梢——柳鑫月立马附和自己室友。

    【也是哦,小狼都这么说了】

    【不送就不送呀又不是什么大事】

    【对啊刚才那些阴阳的想干嘛啊,我觉得小狼考虑大家的消费就很好啊】

    【就是啊,我承认我就是穷人,看一排排送礼的也有压力,觉得好像自己也必须花点钱】

    “对。就是这样。”秦绝念完弹幕道,“其一,送大额礼物的人会让其他好好看直播的朋友有压力,好像别人都在送礼,你不送,就显得很奇怪,这就是潜在规则形成的社会环境压力,一个小小的直播而已,根本没必要;其二,说句不好听的,我只是一个演员,也只想好好演戏,我没有什么人设,也不靠形象包装来吸粉。我不是说立人设和包装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只是我自己并不是这样的。”

    “我很理解,也很感谢大家通过送礼物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肯定、喜爱和认可。但是,一旦涉及到金钱关系,有些人送礼物可能没什么别的意思,但对我来说,我收了钱,就莫名多出了一些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回报这份收入的责任,那我图个什么呢?嗯?

    “我不是什么男友役,也早有对象了。我也不会成为你们心目中的那一类明星啊什么的,换而言之,就算你花钱,我也不会顺你的意思,变成或者保持着你想要的模样。那你花这份钱不也是白受罪么?对不对?”

    秦绝捧着凉茶,略显疲惫地叹口气。

    她是真觉得粉丝花这钱没必要,一个演员的基本收入不就是片酬么?顶多去拍个杂志,接个代言,签了合同做了工作,就能拿到签约费和分成。像这种直播被送礼物的,纯属多余收入,大可不必。

    “好了,最后说点事。”秦绝揉了揉太阳穴,难得刚有了好心情,却来了个高开低走,很是无奈,“我之前就说了,我没签公司,除了自己以外就有个生活助理而已,我要是在哪个娱乐公司了,可能确实还需要通过各种渠道给公司挣钱,回报公司在我身上投的各种资源。但我现在就一个人啊,我没有那么大的经济负担,也足够养活自己,你们真的真的不必替我操心。”

    “首先关注好自己的生活,学生党呢,就好好学习,累了的话,要是觉得跟我聊天能放松一下,就过来,我每一条评论都会看。工作党也是一样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照顾好自己才是最优先的,我只是一个一直都会在这里的朋友而已,又跑不了,你们在那担心什么呢?”

    她都把自己说笑了。

    “真的,照顾好自己行吗?我多大人了都,还能把自己饿死?”

    “哦对,刚才有不少未成年的吧?”秦绝眼睛多尖,礼物列表上的那些名字发了什么弹幕她都记得,“未成年你在这里给我花钱送礼物,好家伙,你父母要是问起来,说什么成绩下降啊,沉迷主播啊,乱花钱啊,这责任我可担不起,我也不想背这个锅,好吧?”

    “说了这么多,总之,我这人呢,人品就这样,脾气也一般,不会委屈自己说好话,该怼的一定会直接怼回去,希望大家不要给我在直播里教育你们的机会。”

    秦绝说完了,表示:“好了,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想怼的,想骂的,来,直接发弹幕。我一个人单方面骂了这么久,你们也有骂回来的权利,大家都是平等的。来吧。”

    一时之间,直播间的弹幕池都静了,两三分钟内毫无动静。

    直到突然出现一条弹幕。

    【艹!!我真的彻底路转粉了,请问这位演员是谁啊?三观好正!】

    秦绝愣了愣,念完弹幕一乐:“呦,是个明白人。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绝,刚当上演员没多久,在蒋舒明导演的《囚笼》电影里有个小角色。”

    她笑了笑:“如果你们还是特别想花钱的话,请带着亲朋好友去看《囚笼》,谢谢大家。”

    弹幕腾地热闹起来,有三分之二都在表白她。

    【秦老师!!!好喜欢你!!啊啊啊啊果然没粉错人】这称呼一看就是许敬伊。

    【真的太正了,我彻底进坑了】

    【小狼人很好很好的!我拿征信点发誓!!】这是柳鑫月。

    【你们知道吗,这个直播间刚才因为主播公屏教育粉丝又上榜了】

    【纯路人,刚进来没多久,这位小哥说得太好了】

    【就冲你这个态度我也要去看一看《囚笼》】

    【没错,真的好清醒一人,没想到居然是娱乐圈的,感觉挺难得】

    【我也是路人,我觉得主播说的话完全没毛病啊,明明就很语重心长】

    【对,之前有未成年打赏主播好几千块钱,都上新闻了】

    【的确需要一些正确引导】

    【转粉了转粉了】

    【前面这一群人说得太长不看,我没文化,就想说兄弟骂得好!听得真爽!】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觉得好爽哦,小狼再骂我一次】

    秦绝笑起来,直摆手:“你们弹幕刷慢一点,我来不及念了。”

    她忍不住吐槽道:“这V博直播怎么这么不人性化。”

    【噗,朗狼你在人家的地盘吐槽人家】

    【太嚣张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既然是面向公众的,那接受批评和建议也是应该的啊。”秦绝有点好笑,“说了这么多我茶都喝没了,大家等下哈,我去泡个茶。”

    说罢拿着保温杯起身走远。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扔下观众去泡茶】

    【秦小狼太有意思了】

    【简直是泥石流hhhhh】

    【嘶哈嘶哈趁小狼看不见我一定要说,他刚才起来时候的那个腰线好内个哦(捂脸】

    【啊啊啊前面的姐妹等等我,我也想说!!还有腿好长啊!】

    【对对对腿又长又细又直,妈呀太好看了】

    【色痞竟是我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被骂怕了吧只能趁朗狼不在的时候馋他身子(狗头】

    【快把监控拆掉!!】

    【竟然就是你在偷窥我的生活!】

    【有句话我憋了好久了,朗狼骂人的样子好A哦】

    【呜呜呜呜超帅的,虽然好凶但是好帅】

    【男人正经起来最迷人了诶嘿嘿】

    【为啥你们都觉得帅,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刚才他特像我爸吗】

    【草啊哈哈哈哈哈不要这样,我有画面感了啊!!】

    【真的真的,特别老父亲,我看着手机都下意识一抖】

    秦绝拿着保温杯回来坐下,一瞅弹幕,整个的表情:地铁,老人,手机.jpg

    “你们这都说了些什么……”

    她嫌弃中掺杂着三分费解,费解里带着几丝难以置信,扇形统计图印在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哥我球球你对自己的脸好一点】

    【表情包出现了hhhh】

    秦绝念了两条,念不下去了,对着镜头生动形象地展现出了一个字:噫。

    “是我老了,不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冲的什么浪。”

    她心累地摇摇头,把吉他拿起来,又突然想起什么,活动了下肩膀,身体前倾,快速敲打起键盘。

    【妈耶手速比我快好多】

    【咦,是在干什么?】

    “写个小程序。”秦绝一心二用,余光还能瞥见弹幕,“送礼物直接拉黑那种,省得我一会儿顾不上。”

    【?????】

    【奇怪的技能增加了!】

    【woc你不是个演员吗】

    【不……不想当程序员的帅哥不是好演员?】

    由于要实现的功能很单一,秦绝没过多久就搞定了小程序,模拟测试了两遍,没有bug。

    她满意地点点头,启动了小程序,又重新连上木吉他的拾音器,左手掐了个和弦把位,右手拨了下琴弦,弹出一串悦耳丝滑的吉他音。

    “好了,刚才那点不愉快希望大家别放在心上。当然了,也别全都不放心上。

    “再唱一个小时就下播了,如果有朋友想要歌曲音频的话,等结束后我先上传一个今天的live版本。”

    说着,秦绝凑近麦克风,轻缓温柔的低音响起。

    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刚才那一通直截了当不带情面的“教育”,她又火出圈了。